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温柔的妻子】(九)作者:水宁

发布日期:2015-06-13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水宁
字数:11726


             (九)结婚与洞房

  没有天生的淫乱荡,也没有,永远的清纯。

  第二天,赖在婉儿床上不起来。她也不赶我,洗漱好,在我唇上轻轻一吻,
走了。

  迷迷糊糊睡到九点多,爬了起来,头有些痛,或许是睡太多了吧。

  到外面吃过早点,便去了办公室,周五站长要我写的报告,明日一定要交给
他,开会要用。

  整个上午,都在写报告,脑中时常会想到婉儿与杨强,总也无法集中白精神,
修修改改终於在午饭前写完,再重抄一遍就好。

  起身伸个懒腰,瞥了一眼对面楼里婉儿房间,静悄悄的,杨强还没有来。

  吃过午饭回办公室,倒杯水喝了两口,倦倦地有些睡意,便趴在桌上睡。朦
胧中身子有些酸痛,换个姿势,指头打到什么东西,「砰」的一声,冰凉的感觉.

  「惨了」,猛地站起,杯中的水已经洒了一桌,报告也湿掉大片,慌忙拿起
稿纸,甩去茶水,放到一旁,又从抽屉中拿指头纸去吸干,再用抹布擦桌子。

  幸好本就还需再抄一遍,能看清楚就好。把稿纸晾到窗台,一张一张用东西
压住,擡眼间,看见了婉儿。

  她坐在床沿,旁边有个男人,仔细瞧去,应该便是杨强,正用毛巾擦着汗。

  两人轻声地聊着,虽只有三十米不到的距离,却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怕被
发现,我侧过身躲到窗角,偷偷地看。

  许是见杨强太热,婉儿起身,把桌上的风扇转下角度,让它对着他吹,屁股
再坐回去时,杨强已扔掉毛巾,将她搂到怀里,婉儿跌坐在他大腿上。

  被他抱住,婉儿扭着身子,杨强不肯放,婉儿停下挣紮,说了句什么,杨强
松开指头,也不说话,呆呆地满脸的委屈。

  婉儿站起来看着他,良久,又转身坐到了他怀里.

  杨强嘻笑着抱住婉儿,从背后亲吻她的脖子,一下一下地往上舔到耳根,婉
儿歪着头,闭着眼睛,扬起下巴微张小嘴,任他施为。

  舔了几下耳垂,他擡指头托起婉儿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去,和她吻了起来。

  婉儿垂着双指头,一动不动,慢慢地,似乎有些动情了,反过右指头,勾住杨强
脖子。

  杨强双指头移到婉儿胸前,分别握住婉儿的两只乳房,隔着衣服慢慢地揉捏,
抓了一会儿,指头往下移,一只伸到T恤里面,一只鉆进了短裤。

  婉儿夹紧双腿,摇了摇头,站起身,抓着他的胳膊拉他起来,拿起床上的毛
巾,递到他指头里,两只指头从背后推着他,笑着一起出了房门.

  我呆呆地看着,刚才的情景已经刺激得我口干舌燥,第一次亲眼看见婉儿和
别人亲吻、抚抓,让我心跳加速鸡巴充血。

  时间过得很慢,漫长的十几分钟,婉儿回来了,边走边用毛巾擦着头发和衣
服上的水,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起身把窗帘给拉了起来。

  我看不见房中的情形,心里很急,婉儿她好好的把窗帘拉上干嘛呀?刚才,
她象是把杨强推去洗澡了,莫非白天就要做么?强忍着激动坐下来抄报告,抄完
一页看看时间,已经二十分钟了。

  这么久,杨强应该洗完澡回房了,他们在亲吻吗?还是早已脱去衣物赤裸相
拥?脑子有些混乱,嘭嘭的心跳让我无法集中思想,靠到椅子上发了会呆,又站
起来到窗口看着对面,除了随风轻轻摆动的窗帘,什么也看不见。

  婉儿在帮他口交吗?,或许杨强的鸡巴,已经来到了婉儿的阴唇道口。这种幻
想产生的强烈刺激让鸡巴更加硬挺,胀得发痛。

  忍不住了,出门去到卫生间,性欲激发到让短裤在鸡巴上摩擦都会产生快感。
关好卫生间的门,短裤连同内裤一起褪下,我那根不大却坚硬异常的鸡巴,弹了
出来。

  用右指头食指和中指夹住,一边幻想一边指头淫乱。脑中杨强的鸡巴猛地抽插入婉儿
阴唇道中,引得她一声惨呻吟,停了一会,开始抽抽插,渐渐地越来越快,与他呼应的,
是我快速撸动的指头臂。

  「啊~啊~」,在持续了几十秒的疯狂后,我低吼两声,最大极限将屁股向
前顶起,挺着鸡巴,将一发发白精液,喷在了卫生间的地板上。

  喷完,拧开龙头洗了洗指头,清理干净鸡巴,拉起短裤,用角落里的拖把清理
那一滩滩白精液,双腿有些发软,慢慢地晃回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那边窗子,窗帘依旧拉着,他们估计还没有做完吧,婉儿的处女肯定没了,
心中隐隐有些不舍,她为我保留这么多年,终於还是被我送给了别人,后悔么?

  喝了杯水,冷静下来,想想,婉儿应该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和他做的,我安慰
自己。整理好窗台上的稿纸,继续抄录,全部弄完,已到三点,起身收拾东西回
家。

  拧开门,见婉儿趴在客厅的木桌上,应该是睡着了,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

  我轻指头轻脚地走到她房门口,只见杨强撒指头撒脚地睡在那里,微带酣声,短
裤中间好大一个突起。

  轻轻地坐到婉儿的对面,静静地看着。

  轻微的呼吸声,红扑扑小脸,长长的睫毛,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她了。

  嘴角微微一翘,在做梦么?伸指头抚开她嘴角的一缕秀发,婉儿睁开眼,擡起
头看着我:「哥,你回来啦」。

  「嗯,为啥不去床上睡?」

  「他在睡」婉儿指了指自己的房间,「你床上又乱七八糟的」。

  「怪不得改呻吟哥了哟,原来他来了。」

  「还不是你自己要的」,婉儿红着脸,斜着眼看我。

  「刚才,你们……」我一副猥琐表情,婉儿心虚地低下头,呢喃着完全听不
清,耳根红透,我拉起她到我房间,轻轻地带上门,搂着她亲吻:「告诉老公,
发生了什么,做了?」

  「哪有,我要他洗澡休息,他进了卫生间就央求着要我帮他吸,说是为了我,
和他女朋友都分指头了,这些天把他憋坏了,我看他那难受的样子,就帮他吸了…
…」

  「怪不得我看你身上头上都是水,现在衣服也换了,他故意淋的?」

  「淋着好玩的,你怎么会看见啊?」

  「我上班的地方就在对面」,我指了指办公楼:「我刚才在那边加班,正好
看见你们亲热」

  「啊!」,婉儿捂着嘴惊呼,瞪着大眼看着我,「嗯」地一声双指头捂着脸,
蹲下去不肯起来。

  我抓了抓她的脑袋:「你再不起来,等会他醒了,发现你在这里,会认为你
在和表哥偷情哟」

  「坏死了!」,婉儿起身在我胸前狠捶了一下,又踢了我一脚,嘟着小嘴对
我翻着白眼转身出去了。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把床铺弄弄干净,唉,以后啊,只能听着那边的
春情荡漾,自己孤枕难眠啦,恍惚间,鸡巴又有些硬了。

           ************

  杨强又送了我一堆小说,这次是小开本,可以放在口袋里,而且是真正的色
情小说,每一本都是一个专集,有乱伦、淫乱妻、暴虐等等,不知他从哪里弄来的。

  也不知婉儿是如何与他讲的,反正他对我这个合租「表哥」甚是亲热,而且
尊敬有加。我把那本我珍藏多年的《新婚夫妻必读》送给了他作为回谢,他捧着
书,一脸茫然。

  「好好看,将来大有用处」,我拍拍他的肩膀。

  晚饭当然是出去吃,在街边的一个小饭馆,炒了几个菜,呻吟了几瓶啤酒,婉
儿也喝了两杯,很快酒意上脸,甚是迷人。

  大家喝着酒,聊着分开这些年的人生的经历.

  杨强给我的感觉,是个实在又能吃苦的人。这几年存了些钱,他觉得现在跟
的这个包工头靠不住,所以想自己去包活做,准备从小的慢慢搞起,正学着如何
估价.

  酒足饭饱,三个人游荡在夏夜的街上,习习凉风,吹得人心旷神怡。

  杨强指了指不远处一栋高楼:「看,那就是我们这次包的楼」。

  「不是快做完了么?」,我疑惑地问,看起来,应该是县城第一高楼。

  「嗯,我们这次包的是外墙粉刷,要不要我带你们去那楼顶上吹吹风?保证
凉快」

  「好呀好呀」,婉儿开心地同意着。

  婉儿都说好啦,我自然也想去了,反正也是闲逛。

  那楼看起来不远,但是散步过去,却是花了挺长一段时间。

  工地很乱,四处是旧木板和其它杂物,杨强拉着婉儿的指头小心翼翼地在其中
穿行,婉儿时不时地看我一眼,走到二楼时,许是因为思想不集中,「呀」的一
声,摔倒在地。

  膝盖上皮有些破了,一些血丝,婉儿坐在那里揉着,杨强蹲下来,去背婉儿,
婉儿不肯。

  「干嘛不要人家背?等不痛了再自己走好了」,我看着心痛不已:「回家吧,
我们别上去了,太危险」。

  婉儿看了我一眼,默默地趴到杨强的背上,杨强抱着她的双腿,站了起来。

  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起下楼回家。

  这里到家,要走的话估计要半个小时,杨强虽然健壮,婉儿也算瘦弱,但背
着个人走那么远,且是夏末,天气依然炎热,只走到一半,他便浑身是汗了。

  快到家门口,我上前去用钥匙开门,杨强进屋放下婉儿,一转身,我俩全呆
住了。

  婉儿胸前被杨强的汗水湿了个通透,本就略带透明的白色衬衣,贴在肉体上,
和没穿差不了多少,粉红的胸罩,肚脐眼下内裤的边缘清晰可见,性感无比。

  婉儿看我俩盯着她发呆,有些不解,再看自己的肉体,惊呻吟一声,捂着脸鉆
进了自己房间.

  我和杨强尴尬地相视一笑,杨强转身去敲婉儿的房门:「婉儿,我一身的汗,
拿衣服出来我洗澡。」

  等了一会,没有反应,杨强推门进去,又把门带上了。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回房吧,心里又想知道他俩在干嘛,去
偷听么,又怕他们开门出来撞见。

  最后还是决定去洗澡,直到我洗好澡洗衣服时,杨强才开门出来,光着上身,
只穿着一条三角短裤,一身的肌肉让人羨慕。

  杨强一边傻笑一边烧水,我洗好衣服晾到厅里的绳子上,就回房了,拿着杨
强送我的小说,一边看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杨强洗好澡回房后,接着婉儿也出
来洗澡,然后洗衣服,最后,「啪」的一声,房门关上。

  我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外面没有什么声音,便轻指头轻脚地拧开房门,向外张
望,客厅的灯已经关了,由於窗外和我房间的光,客厅的一切还算清晰可见,我
一步一停地来到婉儿房前,把耳朵贴到破旧房门的门缝边。

  「嗯……嗯……」,象是亲吻的声音,偶尔有说话的声音,伴着床响,听不
太清楚。

  慢慢地,传出婉儿的呻吟,很轻.

  我擡指头把海报角上的图钉取下来,掀起海报角,透过那个破洞往里看。

  床是头朝窗户脚朝门摆放的,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两双纠缠在一起的脚,往上,
就看见杨强压在婉儿身上,全身只一件三角短裤,一指头扶着婉儿的头,另一只指头
在婉儿的胸前T恤下面,不停揉搓。

  婉儿的双指头勾在他的脖子上,嘴对嘴地与他忘情亲吻,不时地发出「嗯,嗯」
的呻吟。

  揉抓了一会乳房,杨强的的指头慢慢地滑到婉儿双腿之间,把她的裙子往上撩
起,伸了进去,婉儿的呻吟声大了起来。

  我把海报向上卷着用图钉压住,腾出右指头,伸进裤裆里,揉捏鸡巴。

  弄了一会儿,杨强把指头抽了出来,把沾满淫乱水的指头指放到婉儿眼前,笑着说
句了什么,婉儿羞涩地打了他一下,他把指头指放到婉儿嘴边,婉儿伸出舌舔了
一下,杨强把指头指伸直,对着婉儿的小嘴,塞了进去。

  指头指在婉儿嘴里一进一出地抽抽插了几下,杨强翻身坐起,扶起婉儿,把她的
T恤从头顶脱下,婉儿雪白上身就裸露出来,胸前一对乳房,丰盈挺拔。

  杨强绕去她身后,张开双腿把她包在怀里,双指头从她腋下穿过,握住那对乳
房,慢慢地揉搓成各种形状,时而用指头指夹住婉儿的乳头,拉扯,嘴巴在她脖子
耳下四处亲吻。

  婉儿歪着头,闭着双眼,哼哼着,杨强亲完左边又亲右边,婉儿睁开眼,看
了一下我这个的方向,又闭起眼睛。一只指头绕到身后,伸进了杨强的内裤中。

  抓了一会,杨强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婉儿面前,婉儿移动双膝跪好,挺直身
子,拉住杨强的内裤,褪了下来。

  於是,我第一次看见那根后来在婉儿肉体里无数次抽抽插的鸡巴。

  非常的巨大,比以前见过的任何一根鸡巴都要大,上面布满了青筋,龟头是
个标准的蘑菇形状,棱角非常鲜明。

  婉儿又斜了一眼我的方向,一只指头扶着鸡巴,张嘴用舌在龟头上舔弄。

  从婉儿小指头握在鸡巴上的状态可以看出,杨强鸡巴的直径和长度,至少是我
的两倍。

  婉儿舔了一会,张开嘴费力地把整个龟头含了进去,杨强「嗯」的一声,双
指头扶着婉儿的头,随着婉儿慢慢地吞吐,用鸡巴在她嘴里轻轻地抽抽插。每次抽插入,
杨强都会「噢」的呻吟一声,慢慢地越抽插越深,最后,在一次猛力地把大半支鸡
巴抽插入婉儿嘴中后,婉儿「饿」地一声,吐出鸡巴,满眼泪水。

  杨强蹲下来陪着不是,婉儿摇着头笑着表示没有关系,杨强翻身躺倒在床上,
示意婉儿爬到他的身上,屁股对着他的头,把她的裙子掀到腰间,露出圆圆的屁
股。

  看来,婉儿真听了我的话,晚上洗完澡后再不穿内衣了。

  他扶着婉儿的屁股,压低,估计是要将她的阴唇户放到自己嘴上,婉儿趴在他
身上,一只指头撑在床上,右指头扶住他那直挺的鸡巴,再次吞吐起来,我这里,看
不见杨强在对婉儿阴唇户做什么,只是从他发出的声音可以猜到,他应该在为她口
交。

  他们在互相地舔弄着,我也脱下短裤,掏出鸡巴开始撸动。

  忽然,婉儿吐出鸡巴,「啊」地一声,回过头对着杨强:「别,那里脏」。

  「没关系,你哪里都不脏」,他们说话的声音大了,我已经能听清。

  「啊~」,婉儿又一次地惊呼,然后整个肉体软了下来,小指头依然握着杨强
的鸡巴,头歪在他的大腿根,轻喘着呻吟:「嗯……,别……,啊……」

  那诱人的呻吟,对於我这个躲在门外打指头枪的老公来说,自是一种极强的刺
激,鸡巴迅速积累起喷白精的欲望,不敢太早爆发,我放慢了撸动的速度。

  「婉儿,起来」杨强拍了拍婉儿圆润的屁股,婉儿翻身滚到一旁,杨强蹲起
来把婉儿的裙子脱掉,拿起个枕头放在床中间,让婉儿起来跪在上面,他跪到婉
儿身后,推着婉儿的身子让她趴下去。

  要抽插入了,我心里狂跳着,杨强的肉体挡住了,看不到他的鸡巴和婉儿的阴唇
户。

  「关灯」,婉儿趴在那里,声音微微颤抖。

  「好」,杨强下床把灯关了,一下子,房间里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了。然
后听到杨强再次上床的声音。

  「这里」,婉儿的声音听得让我心都颤动起来,安静了几秒,然后就是他们
两个同时发出了悠长的呻吟,「啊~」。

  「痛,慢一点」,婉儿的娇呼。

  「咝~嗯~,好紧」。杨强的咝着气。然后又是十几秒的安静渐渐的,传出
一下一下的肉体撞击的声音,「啪,啪」

  很慢,但是两个人的呻吟声却明显地大起来,「嗯嗯啊啊」的,刺激着我的
神经。

  受不了了,我拉起短裤,把海报钉回原样,用脚后跟走路,慢慢地挪到卫生
间,关好门,把短裤褪到膝盖,将后背靠在墙上,顶起屁股,向前挺起鸡巴,用
指头握住快速在撸动起来,耳中,似乎还隐幽传来他们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和
「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很快,我便在极度的快感中,把白精液喷到了对面的墙上,喷完,靠在墙上,
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会,用卫生纸擦干净墙上的白精液,把鸡巴上和指头上的白精液也清理了
一下,轻指头轻脚地回房,路过客厅时,婉儿房间做爱的声音,依然在清晰地传来。

  倒在床上,一天两次喷白精,过度的劳累加上喷白精后的疲惫,渐渐地,我沈沈
地睡了过去。

           ************

  清晨,睁开双眼,面前是婉儿那清秀美丽的小脸,水汪汪的眼睛,静静地看
着我,我伸指头,去抚抓她的脸颊,婉儿甜甜一笑:「起床啦!」

  翻身坐起,头依旧有些昏沈,趿着拖鞋去洗漱,婉儿帮我整理床铺和房间.

  洗完脸回客厅,婉儿拿着两个桃酥饼和一杯温水:「昨天他带来的,当早餐
吧。」

  「他呢?」,我接过水和饼,吃了起来。

  「去工地了,他们开工早,路又远,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走时说今天要晚
回来,和工头一起陪人喝酒、唱歌。」

  「要不要去请假?」

  「昨天就请好了,我去拿户口本。」

  婉儿转身回房,我端着水到自己房间,从抽屉里拿出户口本和身份证一并交
给婉儿用个纸袋装着,吃完饼,出门.

  气温显然要比昨天要低得多,风吹到身上,丝丝的凉意。先去单位,把报告
交给站长,再请了假,便和婉儿指头拉指头走到民政局。

  来登记结婚的人已有好几对,我与婉儿坐在旁边等着。

  「体检报告呢?」,那个工作人员拿着户口本,问正在登记的一对夫妻。

  还要体检报告吗?我心里一慌,这个我们没有啊,看了一眼婉儿,她也不自
觉地抓住我的指头,面色忧虑.

  「忘带了,您帮帮忙,帮帮忙」,那个丈夫边说边陪笑着拿出两包中华的烟,
塞了过去,旁边的妻子,肚子微鼓,看起来似是怀孕了。

  看着他们顺利地办理了登记指头续,我和婉儿相视一笑,「你等我,我也去买
两包烟」,我悄悄地在婉儿耳边说.

  「嗯」,婉儿松开我的指头,捏紧那装着我们户口本的纸袋。

  顺利地办好了登记,出了民政局的大门,心情无比的舒畅,搂着婉儿的肩:
「亲爱的,你现在正式成为我的老婆啦」。

  婉儿挽着我的指头,头歪在我胳膊上,没有说话,红红的小脸,溢满幸福。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摆弄着指头里的结婚证,红红的甚是好看,翻开里面,照
片中我与婉儿头靠在一起,带着微笑。

  拿起结婚证,在婉儿面前摇了摇,「婉儿,呻吟句老公来听听,嗯,要骚一点,
呻吟得好听一点」

  婉儿忍着笑斜着眼看了我一会,转了转眼珠,然后做出一副从未见过的妩媚
表情,摇着我的指头臂,扭摆着身子,「老公~~」,那声音,骚浪无比。

  「啊~~」我浑身酥麻,捂着胸脯伸长脖子,一副享受无比的表情:「怎么
呻吟得这么骚?哪里学来的,以前有练过么?」

  「要死啦你」婉儿擡指头在我胳膊上捶了一下,白了我一眼。

  「昨晚为啥关灯哟,害我看不到,是不是被那个啦?」

  「没,我害怕,还没准备好……,还是后面……」婉儿低着头,捏着衣角,
小脸红红.

  「卖光盘啦,各种地方戏,流行歌曲,相声小品,卖光盘啦」,一个中年男
子蹬着一辆破自行车,抽插了个旗子,边吆喝边从我们面前骑过,那旗子上,好大
一个状元头像,还有一些小头像,都是些当红明星。

  「婉儿,我们晚上拜堂吧」,看着那个状元头,我脑中灵光一闪.

  「拜堂?」,婉儿一脸的不解。

  「那」,我用嘴努了努那个卖光盘的:「就象以前时代的人那样,拜堂成亲,
送入洞房啊,好歹也算是个结婚仪式嘛,而且,我们还可以洞房花烛夜,嘿嘿…
…」

  「好呀好呀」,婉儿一下子来了兴趣,又想到了什么,低下头脸更红了。

  「就是不知道杨强什么时候回来,万一碰上我们正在洞房,就惨了」,我自
言自语.

  「他早上说要喝酒唱完歌才会回来」,婉儿呢喃着,头都不敢擡.

  「这样,我们先把门反锁了,等洞完房,清理干净,再打开」,看着婉儿羞
涩的表情,想那洞房花烛的温馨,而别人破处前禁止抽插入,那种性欲沖动鸡巴发
热时才会讨论的事情,已经不再重要了。

  「现在还早,你先回店里上班,我来准备一下,下午下班我去接你,我们在
外面吃顿好的,然后回家洗澡,接着就可以拜堂洞房哟。」

  看着我喜形於色、指头舞足蹈的样子,婉儿捂着嘴一直笑。

  「老婆,小心台阶,慢点」,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扶着一个孕妇从台阶下
走了上来,看着那孕妇一摇一摆,我轻轻地问婉儿:「婉儿,你上次身上来是啥
时候?」

  「嗯,好象是上上个星期天,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关心一下你」,我心里盘算着,看来还要多准备一样东西了。

  婉儿上班去了,我把婉儿交给我的纸袋放回家。再去百货店买了块绸布,一
对新郎新娘胸花,几个红喜字和一对红蜡烛,再去药店买了盒避孕套,其它的也
不舍得再花钱了。

  下午继续去单位上班,临下班碰到个老人家来办事,陪他折腾了半天才帮他
办好,一看时间,婉儿快要下班了。

  一路小跑到婉儿店前,她已经等在那里了,看见我,开心地迎了上来,我们
边走边讨论在哪里吃,最后决定到家附近的那家炒菜馆,因为那里的炒田螺味道
超好。

  点了三个菜,一盘炒田螺,两瓶啤酒,田螺份量很足,吃得过瘾辣得过瘾喝
得过瘾,婉儿心情也好,连喝三杯。

  两瓶啤酒喝光时,婉儿已微有醉意,田螺还有一小盘.

  「怎么办?」,我指了指剩下的鸡杂和田螺,「再喝一瓶?」

  「好呀,我只一杯,剩下的你喝」,婉儿笑着,脸上一片红云。

  当那瓶啤酒喝完时,她已是半醉了,话也多了起来,我结好帐,背起婉儿,
走回家去。幸好不远,估计七八分钟就到了。

  「老公~」,婉儿趴在我背上,搂着我的脖子嘟囔着。

  「嗳~」

  「老公~」,婉儿又呻吟了一句。

  「嗳~,亲爱的老婆」,我大声地回答。

  「我是你的,整个都是你的」

  「我知道,宝贝」

  「我的心是你的,我的身子也是你的」

  「当然啦」

  「你喜欢用,我就让你用,你喜欢别人用,我就让别人用」

  婉儿的这句话,让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心中满满地怜爱与感动,更有一丝的
罪恶感,一个爱了我十几年,把整个的身心都托付予我的女孩,我又给了她什么?
还总是想看她被别的男人蹂躏.

           ************

  到家把婉儿放到她的床上,她似乎已要入睡,我帮她摆好枕头,找出一件薄
床单,盖在她身上。

  坐在床边,把她的小指头握住,轻轻地抚抓,婉儿微睁着双眼,温柔地看着我,
然后闭上,微微一笑。

  我俯身,抚起她的刘海,轻轻地吻上她的嘴唇。

  吻了一会,舌鉆进她嘴里搅拌,婉儿擡起双指头搂着我的脖子,摆动舌尖和
我廝磨,我腾出一只指头到她胸前揉捏。

  良久,我擡起头,轻轻地问:「要不要去洗澡?」

  「头有些晕,不想洗」,婉儿笑着摇了摇头.

  「那我先去洗,洗完打点水来帮你擦擦?」

  「好」,婉儿撒开双指头,闭上了眼睛。

  我烧好水,先自己洗了澡,再用盆掺些温水,端到婉儿房间,出去把大门反
锁,回房把婉儿的衣服脱光,用毛巾帮她全身擦一遍,盖好被单,又把两人衣服
洗好晾起。

  一切弄好,回到婉儿房间,看着她半醉的模样,心里无限怜爱,堂是拜不成
了,直接洞房吧,脱光衣服,掀开婉儿身上的被单,挺着半硬的鸡巴,压了上去。

  嘴巴在婉儿的乳房上来回地舔着,粉红的乳头实在惹人痛爱,一边揉搓一边
吸吮,婉儿时不时地呻吟着扭动娇躯.

  我曲起身子慢慢地往下移,分开婉儿的双腿,最喜欢舔的,还是这里.

  没洗澡,味道更加的浓郁,先在两边的大腿内侧轻轻地亲吻几下,再移到阴唇
户,舌在大阴唇唇挤成的缝隙上,从下往上的舔了上去,婉儿一声闷哼,轻擡屁
股。

  扒开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唇,里面小阴唇唇已是晶莹欲滴,对着那粉嫩的洞口猛
吸一口,用舌在那里打转乱搅,婉儿的身子随着我的搅动,扭来扭去。

  只一会儿,阴唇户处便被我搅得一片泥泞,停下来看时,洞口淫乱水潺潺。

  「啊……,老公,操我……」婉儿扭着娇驱,诱人无比的呢喃。

  鸡巴耐不住了,爬上婉儿的肉体,摆正姿势,鸡巴对准那肉屄洞口,为啥感
觉好象少了点什么,我挺在那里,想着。

  「对了,避孕套!」,我心里一惊,惨了,下午因为着急下班,把买好的东
西忘在办公室,「我靠了!」,心里暗骂,起身穿衣服时,婉儿抱着我的屁股,
不让我离开.

  「婉儿,我去拿样东西,很快回来,你等我」,我掰开婉儿的指头,在她小嘴
上亲了一下。

  婉儿不情愿地松开指头,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又把被单给婉儿盖好,轻
轻地带上房门,拿起客厅里杨强带来的一只充电电筒,出了大门,回身把门关好。

  小跑着下楼,鉆过围墙的破洞,跑到办公楼下,掏出钥匙打开铁门上楼,路
过卫生间时,撒了泡尿。

  办公室的锁有些旧了,很难拧,费了很大的周折才弄开,推门进去找到装避
孕套的方便袋,一阵风从窗口吹开,邻桌上文件被吹得四散,我赶紧放下东西,
去关窗户。

  窗户关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楼对面婉儿的房间,怔住了。

  杨强坐在婉儿床边,正呆呆地看着她。

  我赶紧躲到墙后,慢慢弯下腰,收捡好文件,再移到门边关掉灯,又悄悄地
回到窗边,一看,杨强已上了床,压在婉儿身上。

  怎么办?回去吗?现在回去,我想也已经无法改变什么,婉儿欲火正炽,杨
强自是以为婉儿这一切都是为他准备,我总不可能跟杨强说婉儿是因为被我舔弄
才会动情,你不要操她,更何况,亲眼看到另一个男人将鸡巴抽插入婉儿的阴唇道,
不正是我多年来的幻想吗?

  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的那种隐隐期待,使我心慌意乱.

  杨强用右指头抚抓着婉儿的乳房,婉儿闭着眼睛,双指头勾住杨强的脖子,把他
抱向自己,张开嘴和他亲吻,或许是感觉不是我,亲了几下,睁开眼睛,呆呆地
看着杨强。

  杨强擡起头,傻笑着,看着婉儿。

  半醉的两个人,那样傻傻地互相註视着,良久,婉儿微微一笑,又闭起眼睛,
双指头搂住杨强的脖子,把他的头抱向自己。

  看见婉儿再次与他动情地亲吻,我知道,他身下那支巨大的鸡巴,很快,就
会抽插进婉儿的阴唇道了。

  半硬的鸡巴迅速地充血,下意识地把指头伸进了内裤里,酒白精的作用和对面窗
口刺激的画面让我的鸡巴异常的敏感,轻轻的揉搓,我已是哼声连连,睁大眼睛,
紧紧地盯着对面,四周的黑暗,让我可以看清他们的每一个动作。

  那边,杨强坐起脱光衣服,爬到床头,一只指头托起婉儿的脑袋,把鸡巴放到
她嘴边,婉儿微微睁开双眼,看着那支巨大的鸡巴,嘟了嘟小嘴,伸出舌在他
鸡巴上舔了一下,便一口含了进去,杨强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婉儿嘴里进进出出,
不时地用另一只指头去揉那雪白的乳房。

  或许感觉差不多了,杨强翻身压到婉儿身上,双指头撑起上身,用双膝分开她
的双腿,屁股在婉儿的两腿之间来回移动,似乎是在用鸡巴寻找着婉儿的桃源洞
口,上下轻微地挺动了几下,便开始慢慢地往下沈,婉儿双指头紧紧地抓着他的双
臂,闭着眼睛,咬着下唇,忽而小嘴微微张开,越张越大,眉头皱紧.

  猛她双指头推住杨强的胸膛,杨强赶紧缩回屁股,僵在那里.

  漫长的十几秒,婉儿擡起撑在杨强胸前的双指头,一左一右搭在杨强的肩膀上,
轻轻地说了句什么,然后咬住嘴唇,杨强再次轻轻地擡起屁股,突然向下一沈,
婉儿猛地张开嘴巴,双指头又去推他的胸膛,那「啊」的一声惊呼,我都能听到。

  一种撕裂的感觉,从心里慢慢散溢开了,终於抽插进去了,婉儿的阴唇道里,迎
来了人生第一个客人,那是一根巨大无比的鸡巴。

  现在,我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感受到婉儿的处女阴唇道有多么紧凑了。

  杨强停了一会,慢慢地继续往下沈屁股,直到极限,婉儿的小嘴,已随着杨
强鸡巴在阴唇道里的深入,张成了O型。

  我脱下自己的短裤和内裤,圈起指头掌,套在龟头上,闭着眼睛一边回想着杨
强的鸡巴慢慢抽插入婉儿阴唇道里的情景,一边将指头掌套到鸡巴根部,然后慢慢地来
回的撸动。

  极强的快感,似乎就要喷发,我只得松开指头停下来,再看那边时,杨强已将
胸膛压在婉儿的乳房,双指头捧着她的小脸,和她疯狂地亲吻,下身的屁股,不停
地在婉儿双腿间耸动着,婉儿也双指头搂在杨强的背上,轻轻抚抓。

  几分钟后,或许是觉得那样的姿势不太能尽兴,杨强跪起来,把婉儿的双腿
扛到肩上,,然后慢慢地往下压,直到她的双膝压到自己的乳房,然后两指头撑婉
儿两边,挺直肉体,把鸡巴挤进婉儿的肉屄里,开始一弹一弹的抽抽插,婉儿被压
成对折的肉体,随着他的抽抽插上下摇动。

  这个姿势我能非常清楚地看见杨强的鸡巴在婉儿肉屄里抽抽插的情景,沾满淫乱
水的鸡巴上丝丝血迹似乎都能看见,我悄悄地推开窗户,让自己可以看得更加清
楚。

  太过强烈的刺激,我的指头又不自觉地抓住起胀到极限的鸡巴,撸动起来。

  或许是这种姿势抽插得太深让婉儿有些难以承受,也可能是压得太狠让婉儿难
以呼吸,婉儿推了推杨强的指头,摇晃着脑袋。

  杨强起身放开婉儿,让她伸直双腿,然后再次压了上去,左指头指头肘撑在婉儿
耳边,指头掌压住婉儿的头顶,右指头撑在她的腋下,将鸡巴顶进婉儿阴唇道后,抽抽插
了两下,然后屁股开始转圈。

  婉儿好象对这种搅动特别的敏感,几下后她的肉体便随着杨强的搅动开始乱
扭。

  几分钟后,杨强的屁股转圈的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渐渐加大,忽然婉儿绷
起肉体,双指头紧紧抱住杨强的屁股,似乎要让他的鸡巴更加地深入自己的屄内,
几秒钟后,猛地挺起胸脯,头往后顶,张大着嘴巴,一声悠长的,极致消魂的叹
息:「啊~~」,我在另一栋楼里,都能听见。

  高潮了,婉儿终於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那是,另一个男人的功劳。

  看见婉儿高潮了,杨强稍稍停住了搅动,放低身子抱着她的小脸亲吻,休息
了一分钟,便再次开始抽抽插,一下一下耸动的屁股,在婉儿的下身,撞击出淫乱靡
的「啪啪」声。

  那个姿势,一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慢慢地,杨强抽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最后如同疯狂一般,终於在他发出几声沈闷的吼呻吟,屁股死死在顶在婉儿的两腿
之间,从他那一声声的呻吟喊,我知道,一股股浓浊的白精液,正从他的阴唇茎中喷出,
喷进婉儿纯洁的子宫里,和即将到达那里的卵子结合,生根。

  伴随着杨强喷白精的吼呻吟,我的快感也同样地达到了巅峰,痛快淋漓,只是我
喷喷而出的白精液,尽数落到了窗口下的墙上。

  喷完,两腿发软,大脑一片空白,无力地坐倒在椅子上,喘着气,缓了一会,
从抽屉里抓出指头纸擦了擦指头上和鸡巴上的白精液,墙上的不管了,看不见也没法擦,
站起穿好短裤,看了一眼那边,杨强已侧躺在婉儿身后,一只指头在抚抓她的乳房,
婉儿闭着眼,似已睡去。

  从抽屉里抓出几本书当枕头,翻身躺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渐渐地睡意朦胧,
恍惚中,似乎又听到婉儿销魂的呻吟声,只是我已无力起身看了。

  半夜,被蛟子咬醒,翻身坐起,那边的灯已熄了,抓到门边开了灯,把墙上
的白精液擦了擦了,关好窗户和门,回家。

  新婚之夜,婉儿从一个少女变成了少妇,只是,那根将她处女膜顶破,在她
阴唇道里抽抽插成百上千次,把一发发浓白精喷进她子宫里的鸡巴,不是我的。

  阴唇户被我舔得湿滑无比,抽插入的鸡巴却属於别人。

  洞房里,另一个男人与她云雨缠绵,我却只能在另一栋楼的窗口,偷窥着,
打着指头枪。

  他的肉体享受着婉儿的初夜,而我的肉体,喂了一晚的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