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新婚之夜】【完】【作者:fkmomo】

发布日期:2013-11-29  来源:美国大色狼  阅读:加载中


  王娜来自农村,长得有些土气,身材也不是很好,身高1米61左右,农村女孩子身材都很结实,两个乳房不大不小,并不是坚挺耸立,但也没有下垂,她的年龄不是很大,腰身还是非常柔嫩曲线也不错,屁股很宽大,但是不后翘,是一个扁平的大屁股。

  其实这样的女孩子是很难进入我的狩猎范围的,不过最让我吸引的地方是她有着两条结实粗壮的小腿。

  可能从小干活的原因,王娜的两条小腿满是肌肉,而且很是粗壮,平时看到她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搭上的一条腿完全放松,小腿上肥厚的嫩肉完全摊平,让整条肥嫩的小腿显得非常粗肥性感,而另一条小腿则搭在椅子腿上,肌肉紧绷,整个小腿肚子上都是结实肌肉,这个粗腿的农村女孩真实我鸡巴的猎物。

  张静长得一点都不漂亮,不过我还是想把鸡巴插进张静的浪屄中,她是一个高挑的女人,身高接近170CM,是我最理想的高度,她今年29岁,因为长得不好看而没有男朋友,她们都是很本分的女人,可是没想到却被我大鸡巴插了个够。

  王娜就这么结婚了,和她那个瘦小丑陋的丈夫,如果不是靠房子,相信没有人会嫁给他,王娜是来自农村,不过嫁给那个土气又丑陋的男人还是很遗憾的。
  王娜和公司人都不熟,所以婚礼派我和张静作为代表参加,婚礼上都喝了一些酒,天太晚了,我和张静只能住在王娜的家里。

  王娜的家只有两居,一间是王娜和老公的新房,我和张静就被安排在一间客房中,彼此都有点尴尬,由于是要过夜,空气中却也弥漫着一丝性欲的味道,张静长得不好看,所以一直没有男朋友,我这么一个强壮的男人和她共处一室确实很尴尬。

  夏天,张静穿的不多,今天她穿了一条牛仔的七分裤,修长的大腿紧绷着,而下面却露出了雪白而笔直的小腿。张静最近锻炼了,她本来已经瘦下去的小腿现在有些粗壮,浑圆粗壮的小腿肚子把七分裤绷得紧紧的。

  我和张静在房间里无所适从,很尴尬的坐着,而另一个房间里,这对新婚夫妇,王娜那个丑陋的丈夫开始不安份了。

  「王娜,你现在是我老婆了,你的身子也该给我了吧。」

  「别动我,不知道我的同事还在呢嘛。」

  「你说说,怎么还留他们在家,你快点,你是我的女人了,我早就看中你的大屁股了,快点吧,老子要干你了。」

  「别动我,我还没准备好。」

  「有啥准备的,把裙子脱了,大腿一叉就中了,快点,以前没结婚,我也不动你,现在你是俺的女人了,就由不得你了。」

  紧接着,那边房间传来了撕扯的声音,王娜因为房子而嫁给了这个粗鲁丑陋的农村男人,此时肯定已经后悔了,她不知道,房间这边的我也想把鸡巴插进她这个农村女孩紧皱的浪屄当中。

  「王娜,你看这是啥?」

  「你太讨厌了,快拿开。」

  「妈的,我同事说人家老婆都给自己的男人舔鸡巴,你咋就不行,快点,给我放到嘴里。」

  「你也不洗,这么臭,我不舔。」

  「妈的,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老子让你干啥就得干啥。」

  「你别把你那骚臭的玩意放在我脸上,以前我咋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恶心的男人。」

  「臭婆娘,你说啥呢?你嫁给我不也是图我有个好工作,好房子,操,从小就没人看得起俺,俺就拼命学习,考大学,从山沟到北京,妈的,老子混出个模样,也要操像样的女人。你知道为啥介绍你嘛?我告诉我朋友,给我介绍个大屁股的,老子就喜欢大屁股的,以前我就看到我妈脱衣服,那大白屁股,肥极了,我就喜欢我妈那样的大屁股,又宽又平,两瓣大肥屁股蛋子,我找老婆不要什么张相、户口,就是大屁股,妈的,毫不容易找到你这个大屁股,结婚之前愣是不让我碰,老子忍了,操,婚也结了,你这骚屄给谁留着,还不得让我操。」

  「你怎么是这么变态的人。」

  「老子就变态了,妈的,看你不从,快让老子干,我要像俺爹干俺娘一样,扶着大白屁股,鸡巴一抽一抽的。」

  紧接着,房间里传出了撕扯的声音,「你不要把那东西放在我脸上。」

  「给老子舔鸡巴,快,别人能,你咋就不能。」

  「你和我之前还根谁了?」

  「操,这么多年没女人,你以为老子忍得住吗,操,找俩鸡也玩过,妈的,人家小姐舔肌八都愿意呢。」

  「你这个肮脏的男人,快拿走。」

  接着王娜的声音变得模糊,嘴里像插进了东西,没过多久,她丈夫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

  「阿,操,你这个婆娘,敢咬老子,打死你个骚屄。」

  屋子里传出大骂的声音,王娜为了房子嫁给了这个男人,不仅丑陋而且猥琐,有乱伦情结还干过别的女人。此时,王娜被自己的丈夫打骂着,「老子就要操你,臭逼。」

  王娜大叫着,挣扎着,可惜无可奈何。我倒是想帮助她,可是现在她一定被丈夫扒光了,过去一定很尴尬,而且我又算是什么呢。

  「不要,求求你,不要。」

  「你为啥不让我干,你这骚屄想留着给谁。」

  「我就是不想。」

  「妈的,什么不想,老子鸡巴捅进去啥都舒服了。」。

  王娜继续反抗着,可惜声音越来越小。

  「妈的,不让老子操,你这臭婆娘的浪屄都被老子扒开了,你还想反抗。」

  紧接着传出的不是王娜的叫喊,而是她丈夫的叫声,「阿,操,你妈的,把老子鸡巴都咬烂了,疼死老子了,你这个烂贱货。」

  说着,王娜又是一阵毒打,「你妈的,老子今天是干不了你了,给我滚。」

  说着,房门一开,我和张静这个屋子的门没关,我眼睁睁的看着王娜白花花的裸体跑了出来,躲到厨房里,这个男人至少眼光没错,王娜的大屁股真的是又宽又肥,而且真的是个大白屁股。

  房间里传来了她丈夫的谩骂,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恶了,虽然我图谋不归,虽然我也希望把鸡巴插进他老婆的浪屄里,但是我毕竟是女方的代表,这么就打老婆,简直太恶了。

  慢慢的,她丈夫不骂了,屋子里传出淫荡的叫声,然后她丈夫低声的呻吟。

  靠,这个恶男正看在黄片手淫呢,片子还是国语的,女生淫荡的声音和一声声大肌八肏我的话语刺激着屋子里的每个人。一会,她丈夫出门,进厕所,冲水,回屋,黄片的声音没了,丫射了,睡了。

  这边厨房传着王娜阵阵的抽泣声,她可能只是因为我们在而不好意思让我们听到自己被干,没想到却发现了丈夫这么猥琐的一面。

  慢慢的,声音都没了,我和张静就尴尬的躺在一张床上,一切静得出奇,我看着身边的张静,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她还算丰满的胸部不停的起伏着,两条修长的腿紧紧的夹着,我知道,没有男人滋润的张静已经起性了,她希望男人进入她的身体,只不过她还没有准备好而已。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也没睡,但是看着像睡了。张静起身上厕所,回来后坐在床上,她可能不习惯穿衣睡,她借着月光慢慢的脱下了外衣,只留着一件蕾丝的胸罩,她的后背很美,很顺滑,很修长,腰部向里收起,形成了一个柔美的曲线,不过,腰部两端还是稍微有一点点的赘肉,这个妩媚的女人,我真想抱在她在怀里。

  然后,张静把衣服叠在一旁,更过分的是,她竟然站起来,然后脱下了自己紧绷的七分裤,霎时间,她的肥大宽肥的屁股露了出来,从腰身的收回,到髋部的散开。

  张静拥有每个女人都会有的完美腰臀曲线,她的屁股不是肥大型的,微微的向后翘着,却也很丰腴,屁股上套着一条很普通又非常成熟感觉的蕾丝内裤,好像是黑色的,趁着张静洁白的大屁股显得非常的性感。

  张静的大屁股很宽,一看就是生男孩的好料,低腰的蕾丝内裤竟然不能包住她的大屁股,张静雪白的大屁股和他柔美的腰身、修长的后背趁着月光展现在我的面前,这是我渴望得到的女人,张静背对着我,蜷起腿坐在床边,我看着她后背柔美的腰臀曲线,想象着厥起大屁股被我骑在身下的时候,她雪白修长的身体一定会让我满足的。

  张静弯起她洁白的腿,将裤子脱下,我看到她两条美丽的腿,张静的腿不是很长,但是非常笔直洁白,她的大腿很直,小腿很粗壮,几乎和大腿一样粗,腿肚子上洁白发亮,粗壮的肌肉稍稍形成条条的肌肉线条,她的脚很白,很嫩,这个并不漂亮的女人在身体上完全符合我的要求。

  张静将裤子叠起,躺在床的那端,离我有段距离,张静的身体几乎裸露,除了胸罩和蕾丝性感的内裤外,她洁白的身体全都裸露着,身边又躺着一个男人,她可能从来没有和男人这样共处一室,紧张是自然免不了的。

  刚才王娜和丈夫的争执让张静受到了刺激,再加上我也躺在她的身边,张静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她亲耳听到了男女性交的过程,自己半裸的躺在男人的身边,她自己又是久未得到男人的慰藉,张静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耸起的乳房高低起伏,稍稍隆起的小腹也是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她悄悄将手夹在双腿间,两条结实的大腿紧紧夹着自己的手掌,宽大的胯部不停的轻轻扭动着。

  我知道她的手掌在尽可能的接触到自己湿润的阴部,隔着性感的蕾丝内裤刺激着肿胀的阴蒂,刚刚王娜和丈夫的对话和身边男人的体味已让张静性欲高涨,她竟然静悄悄的在我的身边隐秘的手淫着。

  张静躺在床上,借着月光我看到身边这个修长身形的女人双腿紧紧的夹着手掌,臀部轻轻扭动,淫荡的动作甚至让我几次想要扑到她的身上,用我的大鸡巴来慰藉张静湿润的浪屄。

  张静不敢动作太大,体内的欲望又进一步的释放,她有些忍受不住了,她慢慢的起身,然后站起来,我看着她修长的背影,几乎全裸的身体,修长的后背,收拢的腰肢和宽大的屁股都是那么诱人,而两条洁白笔直的双腿以及粗壮肥嫩的雪白小腿更是让我神往。

  张静起身走了出去,进到厕所了,我知道她受不了,去厕所里手淫去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大约过了一分钟,我脱掉身上的衣服,挺立着粗大的鸡巴悄悄走到王娜家的厕所边,张静紧张的竟然没有关门,让我看到她外泄的春光。
  张静此时坐在马桶上,胸前的乳罩已经被拽到一旁,两只雪白的大乳房肆无忌惮的暴露着,张静的乳房很丰满,奶子属于不很大的那种,但也绝对不小。
  虽然几乎没有男人的慰藉,不过乳房还是有些下垂,两个乳房就像是两个洁白而巨大的水滴一样耸立在胸前,乳房上粉红的乳头不是很大,却已变得坚挺,张静昂着头喘着粗气,一只手放在她自己的乳房上不停的揉捏着,乳房被张静自己的手揉得变形。

  她的两条粗壮雪白的小腿已经叉开,内裤从一只腿上脱掉,垂在另一腿上,平时矜持而正派的张静此时竟然摆出了女人最淫荡的动作,她两条修长的小腿叉开,腿上丰富的肌肉因为紧张而绷起,显出了肌肉的脉络,我非常喜欢小腿肥美的女人,而张静两条洁白的小腿更是让我非常受用。

  张静此时的下体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下身唯一遮羞的内裤被她脱下,我顺着她洁白的大腿,毫不费力的看到了张静神秘的私处。张静的小腹还是有些赘肉。
  她的阴阜很厚,上面呈倒三角型长着乌黑的阴毛,在阴毛的底端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皮肤渐渐变成褐色,她的大阴唇很肥厚,在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隆起两条柔嫩褐色的肉沟,在大阴唇的包裹中间是两瓣已经翻出的肥厚的小阴唇。

  张静的小阴唇不是很大,但也像两片肉片一样,阴唇的外部是褐色的,靠近阴道的地方慢慢变成粉红色,她的阴道已经涨开,从阴道口里流出透明粘稠的淫水,沾在张静的手上。

  张静两条大腿叉开着,她的阴部暴露无遗,她的手熟练的在自己挺立的阴蒂上来回揉搓着,阴蒂慢慢变得通红而肿大,在张静的刺激下,她私处最隐秘的阴蒂不停的跳动着,随着跳动,阴道里的淫水也是分泌越来越多。

  张静这时把两条雪白浑圆的腿叉开的更大,伸出两根手指,另一只手轻轻扒开自己的阴唇,用两根手指对准自己的阴道口,轻轻的插了进去,可以看出,几乎没有男人的张静长久以来一直靠手淫来发泄自己的性欲,男人看到她不漂亮都对她敬而远之,谁又知道张静的身体是这么的雪白而性感呢。

  她很熟悉自己的阴道,一根手指已经满足不了她,张静微闭双眼,平滑的小腹随着粗气而大幅度的起伏着,而她丰满的乳房仍然被自己揉捏着。

  张静很熟练的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两瓣肥厚的阴唇紧紧包着她的手指,手指在张静自己的阴道里进出,丰富的淫水润滑着,她手指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浑身也慢慢的颤抖,她像水滴一样有些下垂的乳房开始慢慢肿胀,变得更加丰满,她手指进出带出很多淫水堆积在阴道口旁,又慢慢变成了白沫。

  她的动作开始野蛮起来,手指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阴道里抽动,她两条洁白的大腿紧紧的并拢,手指在自己的浪屄里抠着,两只大奶子不停的颤动着,张静闭着眼睛享受着自己手淫带来的快感。

  她今晚要睡在一个男人的身边,她必需要释放出自己的欲望,否则会非常危险。

  她洁白而丰满的裸身不停扭动着,肥大的屁股坐在马桶上,两条大腿并拢,小腿上的肌肉因为紧张而更加明显的显出肌肉线条,小腿变得更加肥美。

  我看着眼前这个洁白裸体的女人,她已经半躺在马桶上,双腿间夹着自己的手,而私密的阴部已经变得湿润无比。张静开始轻声的呻吟,她不停的重复说着「肌八,大鸡巴,啊,大鸡巴!」。此时张静不仅赤身裸体,而且变得非常的淫荡。

  我这时的鸡巴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看着眼前的春光,也实在忍不住了,我突然推开门,还在手淫的张静看到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挺着大鸡巴,赤身裸体的男人简直吓呆了,她的手指还插在阴道里,另一只手还在揉搓着自己丰满下垂的大乳房。

  突然,她看到这个男人就是我,挺着大鸡巴是如此的强壮,张静从来没有过男人,也就没有见过真正的鸡巴。看到眼前的景象,马上从马桶上跳起来,躲在厕所的一角,把插在阴道里的手拔出来,当在自己丰腴鼓起的阴阜上,遮住她浓黑的阴毛,另一只手则拼命的遮挡住她丰满的乳房。

  我看到她挡在阴阜上的手已经被淫水浸湿,湿滑的手挡在她隆起的阴阜上,显得那么的淫荡,而在她刚刚坐着的马桶圈上,也已经流满的淫水,张静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我走到她的身边,她浑身颤抖着,实在想像不到怎么我会突然出现,我抱住她的裸身,她湿润的手指接触到我粗大的鸡巴上,滚烫的温度让她浑身又一次颤抖。我低下头,看到她两条粗壮雪白的小腿稍稍分开,她的阴部已经完全湿润,被淫水泡得湿乎乎的,大腿中间一定非常难受。

  张静想叫,却被我捂住嘴,我说,「这是别人得家,你怎么这么大胆呢,咱回屋吧!」

  张静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点点头,她木然的跟着我,暗骂自己怎么忍不住,身边有个男人,还在别人家手淫,疯了吧。自己的身体一定要在今晚被男人占有了。

  我轻轻的把手从她的腰肢上放在她丰满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非常的白,两瓣臀肉又结实又丰满,手感非常好。

  她竟然顺从的走在我的身前,向屋子走去,我在她的身后,看到张静全裸的身体,修长的上身,顺滑的后背、收拢的腰肢和雪白肥大的屁股,她的屁股并不像黑种女人那么的后翘,而是典型东方女人的屁股,雪白,丰腴。

  刚才坐在马桶上,肥嫩的屁股蛋子上竟然深深的印上了马桶圈的痕迹,很可笑。我看着她紧闭双腿慢慢走向屋子,她的小腿修长而浑圆,洁白而笔直,她蕾丝黑色性感的内裤已经拴在她同样肉感十足的脚踝上,显得无比性感而淫荡。

  我和张静都回到屋子,没有开灯,毕竟张静是一个害羞的女人,一直没有过男人,自己手淫又被我发现,已经非常尴尬了。她赤裸的站在地上,脚踝上套着黑色蕾丝内裤,而胸罩刚刚已经掉在地上,我借着月光看着她美丽的身体轮廓,她不是特别瘦,这让她有着很完美的女性曲线,她将近170,高个子的女人很少有身材不好的。

  张静离我很近,我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流出淫水的味道。我说:「你这是何苦呢?」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用温柔而细声细语的声音说:「你刚才全看到了?」

  「是的。」

  「你为什么要偷看我?」

  我也没有回答,「你一直是这样解决吗?」

  张静点点头,胸前丰满的两团肉丘也不停的颤抖。

  「为什么?」

  「我一直没有男朋友,从小就张青春痘,我又不漂亮,从来就没有男生喜欢我,我又不知道怎么的,性欲很旺盛,几乎每天都要用手到高潮之后才能睡觉,今天听到王娜和她丈夫,你又睡在我身边,我实在忍不住了。」

  「那你怎么没想到我,我就在你的身边。」

  「我这么丑,你不会喜欢我的。」

  「你怎么知道。」

  「公司樱瑛和方玫都围着你转,樱瑛特意从国外回来和你做爱,方玫也是勾引你,她们两个之前就议论过你,说你多么强,我知道你和她们两人都有关系,你有这么漂亮的女人玩,怎么会喜欢我。」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

  「我到底哪里好。」

  「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声音,你丰满的大乳房、浑圆宽阔的大屁股,还有你两条浑圆的小腿。」

  「我的腿这么肥,有什么好的。」

  「我就是喜欢腿粗的女人,不要折腾自己了,让我为你服务吧。」

  「我的小腿这么粗壮,一直就没有男生喜欢,我从小个子就高,小腿比一般女孩子就粗,后来在学校又进入了体育队,小腿变得更粗了,虽然我的腿很直,但是小腿上这么明显的肌肉还有粗壮的小腿,从来没有男人喜欢小腿这么粗壮的女生。」

  「我就是喜欢你粗肥的小腿,让我证明给你看把。」

  「不行,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虽然我天天手淫,但是我的身体从来没有被男人占有过。」

  我站起身,紧紧的抱着张静,她反抗着,但是已经毫无力气,我紧紧的抱住她,热烈的双手在她赤裸柔嫩的身体上不停的摩挲着。

  过了好一阵子,张静慢慢的被我屈服了,她不再说话,只有轻声的喘息,她柔细的声音呻吟起来格外的性感。我把身体紧紧贴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张静的身体柔软,皮肤细嫩。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张静喘息着任由我在她的身上抚摸我亲吻她的嘴唇,然后她轻轻抬起头,闭上眼睛,我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张静的脖子很长,很美丽,她被我亲的已经完全顺服,开始紧紧的攥住我的胳膊。

  我慢慢的从她的脖子往下亲,然后来到了张静丰满的胸前,我抓住她两只丰满的乳房,一只手揉捏着她已经挺立的乳头,另一只乳头则被我含在嘴里。张静除了她并不漂亮的脸,简直就是完美的女人,洁白柔嫩的皮肤,高挑的身材,不算纤细但也不是那么粗壮的双腿,修长而笔直,屁股很丰腴,乳房很丰满。

  我忘情的抚摸着她,虽然张静经常手淫,但都是幻想着男人的爱抚,这下真有一个强壮的男人就在她身边,张静忍受着勾引,但过了一会,她再也忍受不住了放开一切,双手抱住我的头,浑身颤抖着,说:「曹少弼,你是我的男人,好好对我。」

  我没有说话,她丰满洁白的乳房被我抓在手里,她的奶子又大又美,虽然有些下垂,但是更加的柔软,我含住她的乳头,轻轻的用舌尖摩擦着,张静的呼吸更加急促了,双手抓住我的头发,肥大的屁股带动着柔美的腰肢开始不停的扭动着,「曹少弼,你好棒,快弄我。啊,好舒服。」

  我紧紧握住张静肥大丰满的乳房,不停的揉着,亲着,她被弄得开始轻声呻吟,然后我又继续向下亲,我亲到她丰腴隆起的小腹上,她小腹的皮肤也是洁白柔嫩,腹部隆起的嫩肉更显示出张静身体成熟的美感,她始终抱着我的头,任由我在她的身体上亲吻。

  我慢慢蹲在她身前,我梦寐以求张静的阴部就贴在我的脸上,她的阴阜高高隆起,阴阜形成了丰腴的肉丘,上面稀疏的长着卷曲的阴毛。

  我轻轻的玩弄着她的阴毛,然后舌头在她的阴阜上亲吻着,她的阴毛上沾满了我的唾液,我贪婪的亲吻着她隆起的阴阜,上面的嫩肉非常的肥嫩,她的柔嫩的阴阜下隐约有一条浅浅的肉缝,直通她最私密的阴部,我继续向下,手轻轻揉搓着她柔嫩丰腴的阴阜,上面的阴毛非常柔嫩,顺滑,我的舌尖顺着张静阴阜下的肉缝向她的阴道部分舔去。

  张静竟忘情的叉开自己的大腿,然后把自己浑圆雪白柔嫩的小腿蹬在床上,把自己湿润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我更加疯狂了,抱住她肥大丰腴的大白屁股,把头钻到张静的大腿之间,张静这时突然抱紧我的头,说:「不要舔那里,我刚刚那啥了,下面很脏,我刚才撒尿了,没擦,很骚。」

  我抬头看着她,「我就喜欢你的骚味,来吧!」

  说着我继续向下舔,张静已经被我弄得性欲高涨,轻声的呻吟着,竟然使劲叉开自己的双腿,站在地上并且稍稍弯曲,呈半蹲的姿态,她褐色的阴部就在我的眼前,我先用舌尖轻轻舔她的阴蒂,她被我刺激的已经完全起性了,阴蒂大大的肿胀起来,像柔嫩的肉核,我舌尖每一次出动张静都会用她细嫩的声音发出销魂的浪叫。

  我的眼前是完全暴露着张静的阴部,雪白的大腿间是两个隆起的肉丘,上面的嫩肉呈粉褐色,这是她的大阴唇,张静的大阴唇上稀疏的长着一些阴毛,但是很稀少,整个阴部显得很干净,在两个肉丘一样的大阴唇中间,探出两瓣细窄的肉片,这是她的小阴唇,两片嫩肉已经是湿乎乎的,她的淫水还在两瓣阴唇上,她的阴唇也是粉褐色的。

  成熟的女人的阴唇都会向外翻开,张静的并不算很肥大,她虽然没有被男人的肌八捅过,不过经常的手淫还是让她的阴道很自然的打开,张静的阴道里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淫水,粉红色的阴道里不停的缩紧,像是迎接我鸡巴的插入,我赶忙伸出舌头,把整个舌头都伸到她的阴道里。

  而张静的阴唇马上将我的舌头全部包住,她阴唇非常细嫩柔滑,包在我的嘴唇上,我的舌头开始在她的阴道里反转,张静突然啊的一声呻吟,然后浑身瘫软下来,从来没有男人进入过张静的阴道,更没有男人亲吻过她最私密的生殖器,她已经不行了,喘着粗气。

  我看到她浑圆雪白的小腿不停的颤抖着,从阴道里传出的阵阵快感散布到全身,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支撑自己修长高挑的身体,我一双手在她肥大的屁股上抚摸着,伸出舌头使劲的舔着她的阴道,然后又把舌头从张静的阴道里拔出,舌头上沾满了她分泌出来的淫水,我用舌尖又刺激她的阴蒂,张静开始使劲抱着我的头,柔美的腰肢不停向前挺着。

  「曹少弼,你好棒,快,使劲的弄我,啊,我好舒服,快弄我,我把一切都给你了,我叉开大腿让你舔,你好棒,我要你,你快啊。」

  我也毫不怠慢,张开嘴,把张静柔嫩的阴唇含在嘴里,用嘴唇包住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阴唇,这下子张静更是受不了了,张开自己雪白大腿,按住我的头,竟然一屁股坐在我的头上,我的鼻子连同嘴一下子被紧紧贴在张静的生殖器上。

  我亲吻着张静湿润的阴唇,伸出舌头再次插进张静柔嫩的阴道中,她阴道里阵阵紧缩一下下夹着我的舌头,她紧紧抱着我的头,大屁股不停扭动着,我的鼻子正顶在她的阴蒂上,她整个阴部都在享受着我的刺激,她抱着我的头大屁股一下下有节奏的向前顶,就像肏屄一样。

  我抓住她的大屁股,整个脸都压在张静赤裸的大腿中间,紧紧贴着她湿润而充满淡淡骚味的阴部上,她不停的顶着自己大屁股,让阴部充分接触到我的脸,速度渐渐加快,嘴里含糊的呻吟着,「啊,曹少弼,我下面好痒,快,快弄我,啊,我是张静,我的浪屄让你舔,快弄我,我张静是个骚女人,她的身体让人玩了,啊,快弄我。」

  我万万没有想到张静的性欲竟然这么强,此时她站在地上两条腿叉开,雪白的小腿紧绷着,充分张开的阴部下面是男人的头,她正主动的让男人对她最私密的部位侵犯。

  我赶忙伸出两只手指,在舌头抽出的一刹那把手指插进张静湿润的阴道中,她的肥厚的阴唇紧紧包住我,然后肥大的屁股不停的顶着,我开始亲吻她的大阴唇,然后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慢慢向下亲。

  张静的腿非常的结实而且洁白,大腿笔直,小腿更是圆润,张静的小腿是我最喜欢的,不是那么的粗壮确是肉肉的,软软的。

  我毫不犹豫的亲到了张静的小腿上,我伸出舌头一下下的在她的小腿上从上到下的舔着,小腿肚子上的肌肉因为紧张而绷紧,我的双手在张静的小腿上抚摸着,摸着她的小腿,雪白,笔直修长,而且圆润,我两只手张开想要抓住她的的小腿,竟然都抓不住,非常的软,非常的肥,而且柔嫩而光滑。

  我慢慢的转过身,开始亲吻她的腿肚子,张静的小腿就像巨型白萝卜一样,张静的小腿是我最喜欢的,又粗又白,我终于得到了这个梦寐以求的女人,张静粗修长笔直光滑雪白的小腿成为我的玩物。

  我从张静赤条条的粗肥小腿上慢慢向上亲,亲到了她的大腿上,然后又亲到了张静宽大肥嫩雪白的大屁股上,我此时跪在张静的身后,看着她诱人的身子,她的屁股非常的宽大,两瓣浑圆的臀肉结实而白嫩,我扒开她的屁股,然后伸出舌头用舌尖舔张静的屁眼。

  她当然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竟然高声的浪叫起来:「曹少弼,你怎么舔我的屁眼,那里脏,不要,啊,好痒,我好痒。」

  说着,张静向后厥起她大肥屁股,水蜜桃一样浑圆的臀丘在我的面前不停的扭动着,我包住她柔美的腰肢,舌尖不停的扫着她深深的屁眼,我从她的屁股上端一直舔到两瓣大屁股下端,张静浑圆的大屁股不停的向后挺着,让我为她服务。

  我双手紧紧抓住她柔嫩结实的大屁股蛋子,使劲的揉着,然后又慢慢起身亲吻着她修长的后背,然后站起身来紧紧的抱住她。

  张静此时已经被我玩弄的浑身酥软,张开嘴大口的呼吸着,双眼微闭,面带桃花,双颊潮红。她被我折腾的已经不行了,我从后面抱着她,然后手伸到张静的阴阜上,她马上又叉开双腿,我伸出一根手指毫不费力的伸进她的阴道里,轻轻的抠着,她柔嫩湿润的阴道不停的缩紧,包着我的手指。

  「曹少弼,你真的是太棒了,我第一次被男人玩弄,就遇到了你这么强的男人,弄得我好舒服。」

  张静浑身酥软的靠在我的身上,轻声的说着。我把张静的身体转过来面对着我,她已经没有顾忌了,我已经把她的身子玩弄了,她已经认定我就是她的男人。
  张静犹豫了一下,然后用她纤细的手握住了我早已挺立的大鸡巴,低头向下看,说:「你的,这么长,怪不得樱瑛和方玫心甘情愿让你干。」

  「你想不想让他进入你的身体里?」

  「我害怕。」

  「怕什么?」

  「太大了,我那里从来没有被这个东西进去过,都是我的手指头,这东西太粗了,太长了。」

  「那你就先适应一下好不好。」

  「怎么适应?」

  「舔舔他,让她适应一下你。」

  「我不会啊,从来没有做过。」

  「你平时不也想像过吗,现在一切都要成为现实了。」

  张静高挑洁白的身体,就要第一次真正接受男人的爱。我也没想到,无心插柳的能和张静如此快的到达这一步,在办公室里,我无数次看着她高挑的身姿,她裸露在裙摆下雪白柔美的小腿,看着她紧绷在衣服里美丽的双乳,看着她纤美的腰身和丰腴的美臀。

  我甚至不怕同事发现而偷拍她,然后,看着被我偷拍下的裙下春光,看着她雪白美腿间若隐若现的内裤自慰,幻想着我粗大的鸡巴能够有朝一日进入到这个女人的身体深处,一切都是幻想。而此刻,她隐秘的私处就在我的面前,我见到了她暴露的阴部,见到了她美丽的阴唇,亲吻着那充满诱惑气息的嫩肉。而马上她的嘴巴里也将插入我的鸡巴,这将是多么美好的邂逅啊。

  (B)

  张静已经完全被我征服,她也不说什么了,慢慢的和我接吻,然后头慢慢低下,慢慢蹲下,最后是跪在我的面前,她手握着我粗大的鸡巴,有些害羞。
  我鼓励她,「张开嘴,慢慢的含着,你会喜欢的。」

  张静很听话,慢慢张开嘴,然后伸出舌头,用手轻轻的扒开我的龟头,用舌尖轻轻的舔着。「曹少弼,樱瑛和方玫舔过你这里吗?」

  「她们都舔过,不舔我可不插她们那里。」

  「谁的功夫好一些呢?」

  「都还不措,樱瑛更好一些吧,她长得就很让人有去凌辱她的冲动,她有174那么高挑的身材,腰很细,屁股却很大,跪在我身下厥起大屁股简直太诱人了,她让我干的时候就希望我折磨她,我把鸡巴都插进樱瑛的嘴里,弄得她直恶心,抬起头眼睛含着泪水看着我,我使劲的干她,有好几次她在我干完她下面的时候又把鸡巴含在嘴里,然后让我在她的嘴里射,她那么诱人的脸蛋,嘴里含着我的精液非常刺激。不过,樱瑛的乳房太小。」

  张静用舌尖刮着我的龟头,轻轻的张开嘴,把鸡巴含嘴里,然后又吐出来,说:「那方玫呢,方玫奶子倒挺大的。」

  「方玫别看平时霸道,真干起来特别淫荡,她特别喜欢给我口交,天生就是喜欢舔鸡巴的女人,她奶子很大,还给我乳交。」

  「什么叫乳交?」

  「就是用奶子把我的鸡巴夹起来,我的龟头正好在她的嘴上,她就给我舔鸡巴。」

  张静握着我的鸡巴想了想,说:「她们都是那么漂亮,我长得这么丑,你愿意我给你舔吗。」

  「我当然愿意,我就喜欢丑女人,你平时看着这么端庄,给我舔鸡巴会更刺激。」

  「我一定会好好给你服务的。」

  说着,张静轻轻的张开嘴,然后扒开我的龟头,把鸡巴含在嘴里,轻轻的套弄着,她今天没有把头发散开,而是扎成了马尾辫,这是我最喜欢她的发行。
  她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慢慢的套弄着,她小小的头前后不停的运动着,我看着张静不漂亮但是端庄的面庞此时就在我的身下,她的嘴里插着我的鸡巴,用力的含着我的阴茎,恐怕她几小时前都不会想到,此时张静会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忘情的给我口交。

  我轻轻的抱着张静的头,抚摸着她的头发,张静在我身下,把鸡巴含在里,用舌头在嘴里轻轻搅动我的龟头,还不停的用舌尖顶我的马眼,她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就这么的出色,看来女人性交的本领真是天生的。

  张静嘴里塞满了我的大鸡巴,尽心尽力的为我口交,鸡巴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舌头搅动着我的龟头,她还不停的刺激着我,轻轻扭动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她蹲在地上,两条小腿被挤得又宽又粗,更加的诱人,她这时伸出自己的手指,再次插进她湿润的阴道里,这次手淫可和以往都不一样,她正在用嘴含着男人的大鸡巴,张静这个端庄的女人此时正在坐着最淫荡下贱的动作。

  我看着身下淫荡的张静,性欲也不禁更加旺盛,我紧紧抱着张静的头,把大鸡巴一下下的使劲向前顶,鸡巴深深的插进张静的嘴里,她感觉到鸡巴插到了自己的喉咙里,让她一阵阵的恶心,我的鸡巴上沾满了张静的口水,大鸡巴在张静的嘴里进进出出,她被我干得流出了眼泪,但是并没有吐出来的意思。

  张静配合着我,嘴拢成O型,运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我的鸡巴飞快的在张静的嘴里抽动着,这么干了将近一分钟,我甚至有了射精的感觉,她才把我的肌八吐出来。

  张静大口喘着粗气说:「你的鸡巴太大了,你说,我的乳房大还是方玫的乳房大?」

  「方玫的乳房更挺一些,但是你的更大。」

  「我也不知道,可能从小就运动,我的乳房虽然很大,但是有点下垂。」

  「没关系,你的乳房也很漂亮,更有熟女的感觉。」

  「你玩过很多女人吗?」

  「很多,从我妈妈、姑姑,到老师,同学,还有邻居,都玩过。」

  「你是怎么干这么多的女人的?」

  「就凭你嘴里的大鸡巴。」

  「好像很多都是有夫之妇了。」

  「没错,都是身材高大的妇女,大屁股大粗腿,我喜欢这样的女人,她们的乳房都很大。」

  「你喜欢大乳房的女人,是不是她们都给你乳交。」

  「没错,你想试试吗?」

  张静点点头,然后稍稍挺了挺身子,把乳房贴在我的鸡巴上,张静握着我的鸡巴,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乳房,然后用乳头轻轻触碰我的龟头,又慢慢的把我的大鸡巴夹在乳房中间,身体上下扭动,我的肌八就在张静乳房中间抽动起来,她又张开嘴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非常熟练的给我口交。

  我享受着身下这个端庄的女人给我乳交,张静的乳房柔软而丰满,鸡巴夹在中间非常舒服。过了好一阵子,她站起身来,然后紧紧包着我说:「曹少弼,我也为你服务了,你的鸡巴好大,我真的不知道他适不适和我。」

  「那咱们就试试好了。」

  说着,张静躺在了床上,雪白而高挑的裸身,略显丰满,两只大乳房摊在胸前,她的小腹平滑,鼓鼓的阴阜躺着更显得丰腴。她两条洁白的大腿微微叉开,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我也上了床,分开张静的两条雪白粗壮的大腿,跪在她的腿中间,20厘米长的大鸡巴坚硬的耸立着,张静一脸淫荡的表情,刚才已经给了她足够的刺激,此时她如果没有鸡巴的插入已经不能满足了。

  我分开张静的洁白的大腿,她顺从的把自己的腿叉开,露出和男人第一次交媾的阴部,她从来没有这样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此时张静也显得很害羞,她叉开自己的双腿,把手伸到大腿中间,轻轻扒开湿润的阴道,然后轻声对我说:「曹少弼,我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过,你要好好的待我。」

  说着她用纤细的手指扒开自己的阴唇,闭上双眼,等待我鸡巴的插入。我跪在张静赤裸的身子下,看到张静叉开的大腿中间那条粉褐色的肉缝,我的鸡巴终于要插进去了。多少次的梦寐以求终于要实现了。

  我扶着自己的鸡巴,用龟头轻轻的在她阴唇上摩擦着,然后又轻轻顶着张静挺立的阴蒂,她一把抓住我的鸡巴说:「你的那里好烫,让我自己插进去吧!」
  我点点头,张静扶着我的大鸡巴,扒开自己的阴唇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然后把屁股轻轻抬起,我稍稍使劲,她啊的一声浪叫,我的半个龟头就挤了进去,她刚才已经被我弄得性欲高涨,阴道里分泌了大量的淫水,把她的阴道滋润的非常柔滑,再加上她几乎每天都要手淫,阴道自然不像一般处女那么的紧皱,我再一使劲,龟头整个就插进了张静的阴道里。

  在我鸡巴插进去的一刹那,张静松开了手,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住我的鸡巴,我再一使劲,半个鸡巴已经毫不费力的插进了张静的阴道中,她扬起头,轻声的叫起来,「好热,我的下面好涨,这就是被男人玩弄的感觉啊,好热,好烫。曹少弼,慢慢的插我。」

  我伏在张静雪白的身子上,抱着她的脸,亲吻着她,身下的鸡巴开始慢慢的抽动,张静的身体马上有了反应,她紧紧抱着我,两条粗壮肥嫩的小腿也紧紧夹着我,柔嫩的腰肢慢慢的向上一下下的挺着,任凭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动。

  「啊,好烫,曹少弼,你的鸡巴好大,好粗,我手淫时想象的鸡巴都没你这么大。快插我!」

  我的鸡巴不停的抽动,慢慢的更深的插进张静湿润的阴道里。

  一会,我的鸡巴已经完全被包裹在张静的浪屄里了,她的阴道虽然经常被自己的手指捅,不过仍然非常的紧,这是我所干过的妇女所没有的,她紧皱而温暖的阴道包容着我的鸡巴。

  我亲吻着她的脖子,张静的身体慢慢的变得柔软了,柔软的肉体被我压在身下,她雪白的身体迎接着我,肥厚的阴唇包住我的阴道,我的鸡巴一下下的插在她的浪屄里。张静轻声的呻吟着,她的声音很细嫩,叫起床来非常的诱人,我双手紧紧抓住张静雪白丰满的大乳房,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动,手肆无忌惮的揉着她的奶子,然后我又把她的乳房含在嘴里,大肌八开始更加快速的抽动。

  张静享受着我的性爱,她紧紧抱着我,大屁股不停的向上顶着,轻声的浪叫着:「啊,曹少弼,干我,好舒服。」

  我鸡巴开始快速的在张静的阴道里抽动,她的阴道变得更加紧皱。

  「曹少弼,我的身体让你玩了,我和樱瑛和方玫谁的更好?」

  「你的最好。」

  「啊,啊,我没有她们漂亮,也没有她们的身材好,你为啥要干我?」

  「你的阴道最紧了。」

  「我从来没有让男人干我,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好好的玩我,啊,啊,好舒服,你的鸡巴好大。」

  张静包住我,两条粗壮的小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身体,然后把自己肥大的屁股不停的向上顶,她的阴道一下下的吞没我的鸡巴。

  张静真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樱瑛和方玫之前都被很多男人干过,和我性交也只是不同的男人而已,而张静却是第一次被男人干,她的身体强烈的颤抖着,阴道一阵阵的紧缩,从阴道里源源不断的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我的鸡巴在张静的阴道里抽插,发出了叭叽叭叽的声音。

  「啊,啊,我好舒服,曹少弼,张静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吧,快,快揉我的乳房,使劲!」

  我鸡巴仍然一下下的捅着张静,双手使劲的揉着她的乳房。就这样干了20分钟左右,我感觉张静的阴道开始快速的收缩,她的胸前泛起了虹潮,张静张开她的嘴,大口的呼吸着,她就要到高潮了。

  我直起身子,把张静两条柔软雪白的小腿扛在肩上,让她的大腿并拢,这样她本来已经非常紧皱的阴道变得更加的紧。

  我清楚的看到张静雪白的身体,两只大乳房随着我鸡巴的插入不停乱颤着,她隆起的腹部随着呼吸而起伏着,两条雪白的大腿根部汇总到一起是她无比宽大的屁股,两条大腿中间褐色的阴唇紧紧夹在一起,两瓣小阴唇紧紧包住我鸡巴,阴道口沾满了她的淫水,随着我的肌八抽动变成了白沫,她的淫水顺着深深的屁眼流到了床单上,转眼床单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

  张静雪白粗壮的小腿勾着我的肩膀,她肥嫩的小腿肚子压在我的肩上,变得又粗又嫩,比平时她白萝卜一样的小腿更是粗了将近一倍,我紧紧抱住张静的雪白的大腿,然后把鸡巴狠狠的插进她的阴道里。

  张静马上像发疯一样使劲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曹少弼,我要你使劲干我,快,把我捅死把,我受不了了,快干我啊,使劲干我,我要让玩过樱瑛的大鸡巴干我,快干我,我是个女人,我要大鸡巴。」

  平时端庄的张静在我的鸡巴抽动之下变得无比淫荡,我把鸡巴不断的全部拔出,然后又全部插入,一下下狠狠的插着张静,20多厘米长的大鸡巴就这样一下下蹂躏着张静柔嫩的身体。

  她此时把脚踩在我的肩膀上,两条粗壮雪白的小腿腾空在我的面前,小腿上的肌肉完全放松,肥嫩的小腿上的肉随着我的抽动而颤动着,张静粗肥柔软的小腿刺激了我的性欲,我的大鸡巴狠狠又快速的干着张静,每一次都全部插入,张静被我干得死去活来,只剩下大声的呻吟:「啊,啊,曹少弼,你的大鸡巴,我要大鸡巴。」

  我看到身下的张静,雪白的身体完全赤裸,丰满的大乳房柔嫩的腰肢和隆起的小腹,她不漂亮的脸泛起虹潮,双眼微闭,满脸淫荡的表情,她轻声的呻吟,阴道里的抽动也是越来越强烈。

  我把张静的小腿蜷起,两只本来很肥美的小腿显得更加的粗壮无比,张静的浑身洁白,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更是细嫩白皙。我看着张静蜷起无比粗壮的小腿,然后抱住她宽大性感的大屁股,紧紧抓住她的屁股蛋子,用鸡巴飞速的抽动着。

  我的鸡巴每次都全部拔出来,然后又狠狠的插进去,飞速的抽动,粗大的鸡巴在张静湿润细嫩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她两条被挤得粗壮无比的小腿开始痉挛,浑身也开始抽动起来,随着我大鸡巴的抽插张静被干得死去活来,我压在张静雪白粗壮的小腿上,抱着她宽大雪白的屁股,大鸡巴使劲的干着身下这个丑陋的女人。

  张静被疯狂的抽动弄得已经昏迷,两只大乳房飞快的颤抖,我的鸡巴就像飞速运转的活塞一样疯狂的干着身下赤裸的张静。

  她大声的浪叫着:「大鸡巴,大鸡巴,啊,干我,干我,爸爸,妈妈,我让男人干了,你们的女儿让男人干了,啊,啊,曹少弼,使劲干我,我下面好痒,我快,我快到了,啊,使劲,我不行了,啊,张静是个骚女人,张静脱光身子让男人干,下面让男人捅,快,使劲,干我,使劲干我,我快到了,啊,啊,啊,啊!」

  张静马上就要到高潮了,我的鸡巴更加飞速的抽动着,张静白皙的裸体,丰满的身体开始变得粉红,两只大乳房坚挺的耸立起来,乳房上两只粉褐色的乳头也完全挺立起来,张静使劲的叉开自己的两条粗腿,双手抱住她的膝盖,粗壮的小腿完全放松,上面粗肥的腿肉不停的颤动。

  她把整个阴部最大限度的暴露在我的面前,张静赤裸而私密的大腿中间,褐色的阴部中插着一根粗壮的大鸡巴,她的大阴唇完全张开,肥厚的小阴唇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每次鸡巴的抽出都会带出大片的淫水,顺着她的屁眼流到床上,她肥大屁股上的床单已经完全湿了一大片,她的整个阴部已经被淫水浸湿,雪白的大屁股不停的扭动,浑圆宽大的屁股上也沾满了张静自己的淫水。

  我的鸡巴在张静的身体内飞快的抽动着,张静被我干得已经不行了,挺起雪白的大屁股,浑身颤抖着,她的阴道开始狠狠的紧缩,一股股淫水从她的阴道里不断的冒出,张静雪白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大乳房和肚子上的嫩肉也开始不停的颤抖,雪白粗壮的小腿开始绷紧,她的小腿上肌肉的线条又显现出来,粗壮的小腿腾在空中,阴道中紧紧夹着我的鸡巴。

  张静高声叫着:「曹少弼,我到了,我到了,啊,快捅我,我到了,樱瑛,干过你的大鸡巴现在就插在我的阴道里,樱瑛,插过你阴道里的鸡巴就干着我,樱瑛,曹少弼干我,樱瑛,你的男人在干我,樱瑛,樱瑛,樱瑛,曹少弼的鸡巴好大,啊,啊啊啊。」

  我的鸡巴变得更加粗壮,樱瑛是我在公司里的炮友,长得很漂亮,无论身材长相都很像吴佩慈。我平时和樱瑛调情,张静都看在心里,她内心里希望我能够抚慰她,但樱瑛的漂亮让她感到很自卑。

  张静认为我的鸡巴只适合那样高挑漂亮的女人,而此时,我插入过樱瑛身体的鸡巴整在张静她的阴道里飞速运动者,她无比的满足,竟然泄愤似的一遍遍叫着樱瑛的名字,而我听到身下这个女人叫着别人的名字让我干,更是感到无比的刺激。

  我伸出一只手,使劲的按在张静挺立起来的阴蒂上,使劲的揉着,我的大鸡巴更是一下子深深的插进张静的阴道,整个20多厘米长的鸡巴全部捅了进去。
  张静被我的刺激更是一下子冲到了高潮的顶端,她粗壮的小腿完全绷紧,我清楚的看到张静肥嫩白皙光滑的小腿上布满了肌肉的线条,她的小腿像巨型的白萝卜一样变得结实而粗壮,她啊的一声大叫起来,然后整个屁股使劲向上顶出,我的鸡巴紧紧插进了张静的阴道里,深深的全部插了进去,张静的阴道里突然完全的紧缩,紧紧抱住我的鸡巴。

  我干了这么多的女人,包括从来没有被丈夫好好玩过的于海燕,都没有张静阴道这么的有力,不愧是没有被男人真正插入过的处女地。

  她阴道紧紧缩着,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纤美的腰身挺起,带动着肥大雪白的屁股高高举起,她一下子大叫起来,「啊,啊,啊!」

  然后从她的阴道里一下子涌出了一股暖流,使劲的冲刷着我的龟头,我感觉她的阴道里一股强烈的水流喷出,阴道一下子又松弛了下来。

  我赶忙抽出鸡巴,张静抱着自己的双腿,肥大的屁股完全张开,她的阴唇被我干得翻起,像两个粉褐色小翅膀一样像两边翻起,阴道完全张开,因为被我的大鸡巴疯狂抽动,形成了一个圆洞,一股温暖有力的淫水从张静的阴道里喷射出来。

  我看着眼前身子下面的女人,张静不漂亮的脸被涨得通红,嘴大大的张开,眼睛也张开了,从脖子到乳房已经变成了潮红色,两只粗壮雪白的小腿大大的分开着,肥大的屁股完全被打开,显得更加宽大,从阴道中间射出一股淫水像撒尿一样喷射到空中,一连喷了差不多10秒钟,身下的床单都被淫水弄湿了。

  然后她的身体开始瘫软下来,淫水也像尿液一样慢慢缩小,然后又源源不断的从阴道里流出,此时张静的阴道已经不是一个肉缝,而变成了圆圆的肉洞。
  张静慢慢的瘫软下来,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第一尝到了被男人干得上天的快感,强烈的刺激感觉从阴道发出散布到全身,从阴道里射出大量的淫水,疯狂的快感持续好几分钟,这样的快感是很多女人一辈子都没有达到过的。

  我挺着粗大坚硬的鸡巴向前爬,跪在她的面前,张静紧紧抓住我的大鸡巴张开嘴把沾满她淫水的鸡巴含在口中,不停的吸吮着,从她的眼角里流出了泪水,张静的处女之身就这样被我占有了,自己第一次和男人的性交就达到了顶点的高潮,这种大鸡巴抽动散发自全身的快感是她手淫从来没有过的张静舔着我的粗硬的鸡巴说:「曹少弼,谢谢你!」

  过了好一会,张静才从高潮中度过,她的整个下体已经完全湿润了,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你看,我这么脏,弄得床单都湿了。」

  我紧紧的抱着她问道:「张静,你满意吗?」

  「我很满意,你是真正的男人,怪不得樱瑛一直忘不了你的大鸡巴,总是问我。」

  「可是我还没有到呢。」

  「那好,我再让你干一次,我要让你干,好不好?」

  「好啊,这次我要你厥着大屁股,我从后面插你。」

  张静以前听说过这么干更爽,而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自己也不止一次幻想过,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身后男人飞速的干着自己,每次想到这个动作,阴道就一阵紧缩,如今终于成为现实,连忙毫不犹豫的坐起来,然后厥起她肥大的屁股,修长的身体向下压低,整个肥大宽大的屁股就像一个水蜜桃一样展现再我的面前,我的鸡巴一下子变得更硬了。

  「曹少弼,我准备好了,大屁股已给你准备好了,快干我吧。」

  张静已经被我干得完全放开,她不知道,她厥着屁股跪在床上是女人最淫荡的姿势。「曹少弼,我是不是很淫荡,你就干我吧。」

  我跪在张静的身后,看着她厥起的裸体,她肥大雪白的屁股浑圆无比,比起平时更加的肥大,她把屁股高高厥起,阴部完整的暴露再我的身前,我扶着大肌八,对准了张静雪白浑圆的大屁股,在她的阴道口上轻轻顶了一下,然后使劲全部插进了她非常湿润的阴道中。

  张静的性欲又被我唤起了,她修长的双臂支撑着身体头低垂下来,低声的呻吟着,我抱着张静肥大雪白的屁股一下下把鸡巴使劲的插进张静的阴道里,我的鸡巴撞击着张静的屁股蛋子,她肥大的屁股被撞得泛起一阵阵波澜。

  张静的上身修长,从后面看是非常美丽的女性曲线,修长的后背,柔软的腰肢,下面却是肥大的大白屁股,我的鸡巴使劲的插着张静湿润的阴道,她也开始浪叫起来:「曹少弼,从后面干我,啊,啊,好舒服。」

  我扶着张静雪白宽大的屁股,把鸡巴狠狠的插进张静的阴道里,肥大的屁股被我撞击着,她微微叉开自己的双腿,我用手抓住她雪白的小腿使劲的揉捏着,另一只手揉着她的大屁股,张静把自己的大屁股完全厥起,深深的屁眼露出来。

  我用手伸到张静的屁眼里使劲的按着,大鸡巴不停的在张静的大屁股后面干着她湿润的阴道,张静被我刺激的又越发淫荡起来,她柔美细嫩的轻声叫着,柔嫩的腰肢和肥大雪白的屁股不停的扭动着。

  我在身后干着她,看着身下张静修长的上身和雪白浑圆的大屁股,我把鸡巴再次使劲的插进去,张静马上啊的大声叫起来,然后我扶住她的大屁股,用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扭动着,张静的大屁股淫荡的扭动着,修长的身体也蠕动着,我看着这么肥大的屁股,能被我干,真是非常的幸福。

  我把鸡巴抽出来,然后让张静爬得更低一些,她得脸贴到床上,后背形成了柔美曲线,她得大屁股使劲向上厥起,显得更加肥大浑圆,我扶住大鸡巴,使劲得插进张静的阴道里,她大声的呻吟着:「啊,曹少弼,我厥着屁股让你干,使劲干我,啊,我的屁股大吗,我的屁股肥吗,干我啊。」

  我不再顾忌了,紧紧抓住张静肥大的屁股,把鸡巴一下下快速的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动着,她肥大的屁股被我撞击着,我的鸡巴一下下捅着她,张静浑身变得松软,修长的身体瘫软在床上,只有雪白的大屁股还高高的厥起,让我的鸡巴尽情的抽插,我拽着她的大屁股使劲的干,我的鸡巴也一下下全部插进张静的阴道里,她的阴道开始收缩。

  「曹少弼,使劲干我,樱瑛,你不是说曹少弼从后面干得你死去活来吗,我现在正厥着大屁股让他插我,他插的好深,我的阴道快被他干烂了,曹少弼,抓着我的大屁股使劲干,啊,啊,啊,曹少弼,啊,使劲,啊,我要,啊,啊,到了,啊,使劲!」

  张静的阴道里紧紧的收缩,包裹住我的大鸡巴,他肥大雪白的屁股,浑圆的臀肉被我干得一阵阵的扭动。

  最后,我的鸡巴速度加快,张静的阴道里一阵阵的像嘴巴一样吞食着我的鸡巴,我跪在张静雪白裸身的后面,她浑身赤裸的厥着她肥大浑圆的屁股,让我尽情的抽动,我抱着她的大屁股,鸡巴紧紧插进她的阴道里,阴道一阵阵的痉挛,她又到高潮了。

  张静大声的叫着:「啊,啊,曹少弼,你太厉害了,我又到了,啊,啊,快干我。」

  我此时也感觉到龟头渐渐的发麻,我抓着张静的屁股开始最后的冲刺,「张静,你的屁股好大,好肥,你的身体真的太好了,我要射了,啊!」

  张静也和我同时到达了高潮,她使劲扭动着肥大的屁股,阴道一阵紧缩,我的鸡巴在她的包裹下,使劲抽插了几次,然后向前一顶,鸡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都射进了张静的浪屄里。

  张静的阴道被我的精液射进,刺激得她再次到达了高潮,她肥大得屁股使劲得绷起,跪在床上粗壮得小腿也绷起丰厚得肌肉,我得鸡巴使劲得往里顶着,精液全部射进了张静的身体里,我无力的趴在了张静的身上,抚摸着她肥大浑圆的大屁股,亲吻着她柔嫩修长的后背。

  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插了好长时间,才翻身从张静赤裸雪白的身上下来,张静无力的躺在床上,两条粗壮的小腿蜷起,雪白笔直的大腿使劲叉开,她的阴道已经被干得翻了起来,两片肥厚的阴唇湿乎乎的粘在大腿内侧。

  张静的阴道被捅成了一个圆洞,她隆起的小腹和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上下波动着,而粉红湿润的阴道也随着呼吸一松一紧,我的精液混合着张静自己的淫水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

  张静伸手抓住我的鸡巴,然后把鸡巴放到脸上,又张开嘴含到嘴里,把我剩余的精液混合沾满鸡巴她淫水全都吞到肚子里,然后她握着我的大鸡巴说:「曹少弼,你太棒了,我第一次和男人做爱就遇到了你,你和樱瑛做的时候也是这么疯狂吗?」

  「她和你不一样,樱瑛的阴道早就被很多人干了,还有很多外国人,她在国外经常参加淫乱Party,经常被十几个老外干,她的阴道比你可差远了。」
  「曹少弼,我真的爱上你了。」

  我们各自洗了澡,重新回到床上,彼此都一丝不挂,张静依偎在我的身旁,纤细的手握住我的鸡巴,丰满的大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身体,我们看到窗外已经蒙蒙亮,原来我和张静干了整整一个晚上。

  张静趴在我的身上满足的睡着了,我过了好一阵子也没有睡着,过了许久,听到王娜客厅有动静,她醒了,她走到厕所里,接着发出了女人撒尿的声响,王娜的尿液非常充足,想必她的阴道也是非常紧的吧。

  王娜从厕所出来,看到张静的胸罩扔在走廊里,拣起来走近我们的房间,我突然心生一计,赶忙把搭在我和张静身上的被子掀开,王娜轻轻的推开门,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昨天还不怎么说话的两个人此时全身赤裸的躺在一起,床上湿乎乎的一大片,她知道这是女人的淫水。

  王娜看到张静雪白的身子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叉开的双腿中间可以清楚的看到张静的阴道,她的阴唇被干得翻起来,而且还往外流着男人的精液,更让王娜吃惊的是,张静手里紧握的是我又坚挺起来又粗又大的鸡巴,比她丈夫的要长出差不多一倍,她赶紧关门出去,我知道,下一个目标已经接近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