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勾引办公室的淫荡女同事 New

发布日期:2013-11-29  来源:美国大色狼  阅读:加载中

   
  “不是还有四个人吗?怎么只看到三个?” 
   
  张姐一见就对我说:“刘。这位是沉念茹,也是我们科的同事。”然后又对少妇说:“沉,这是新来的小刘你们认识一下。”我站起身“沉姐你好,我是刘程。沉姐微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手握到一起。哇好滑好柔软。 
   
  打过招呼沉姐走到她的办分桌前坐下。她穿了一身淡蓝色的无领衫,前面对扣的那种,把她的上身包裹得更有形态。丰满的胸挺拔而不显其大。下身也是一袭淡蓝色的短裙。没有穿丝袜皮肤白得不得了。脚上是一双窄带地皮凉鞋,大约只有三十六半左右。十只翠玉般的盈趾从鞋中伸出,指甲上涂了淡淡的粉色指甲油。噢!看得我险些冲动。 
   
  张姐回头来“小茹。你老公还没回来吗?”“嗯,都去二个多月了。昨天打电话说今年还要年底才能回来”沉姐淡淡地说,听得出语气中有一点哀怨。“唉,他也没办法呀,搞销售都差不多,再过几年他到了年纪就好了,就不用常年在外跑了!”张姐安慰道“也没有办法,只好如此!”沉姐淡淡地说着顺手打开电脑。 
   
  “哎?怎么搞得,怎么打不开呀?”沉姐忽然说。张姐走过去看看“好象是出问题了,哎呀,机修室的小张今天没来呀!” 
   
  “那可怎么办呀?我这份表下午还要用呢?不作出来开会怎么办?”沉姐很急的样子。 
   
  “咱们这几个电脑白痴哪会修呀?”冯说道。 
   
  “急死我了,我昨天都作得差不多了,再要重作怕时间不够用呀?”沉姐的脸红红地。 
   
  “让我看看可以吗?”我试着问。 
   
  “你会吗?太好了,快看看是什么问题?” 
   
  我又一次重启了电脑,屏幕只出现了数据却进入不了好作系统。噢!是系统没有检测硬盘。进入CMOS果然是的。我用手动将硬盘测出再开机。一切OK了。 
   
  “呀!真看不出小刘还有这一手呢?”张姐笑着说“谢谢你,多亏有你了”沉姐笑着说,“中午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呵呵,我今天和大家第一次见面,怎么能让沉姐请客呢?这样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就当认识一下,大家能赏光吗?”我笑着说“好呀!我们科里又添了一个能人而且是我们这的第一个男人,当然要庆祝一下了!”张姐开玩笑地说。 
   
  又过了一周。这些天终于和同事们熟了一些了。张姐呢是个热心人,很爽直,也爱说笑。李姐也很开朗而且是个很前卫的人,虽然结了婚但还和我们一样地爱玩。冯呢?真的是个小女生而且比我还小二岁,感觉就是清涩一些,不够成熟。沉姐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性的女人,嫁给了一个跑销售的老公,一个人常年独守空房却把家弄得景景有条。说话也不是很多。但一张口先是有一股无限的温柔。呵呵说起来,最让我心动就是她了。当然,我可没有嚣张到敢贸然有所动作的地步。 
   
  又是周末,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忽然手机响了。接通了竟是沉姐:“小刘吧?我是沉念茹!”“沉姐,我是小刘。有事吗?”我心里一阵地激动。“噢,你下午有时间吗?我家的电脑出了毛病,想请你看一看“噢?没问题,我下午一点过去可以吗?”我一口答应下来。“嗯,好的,我家就在枫叶园2幢4单元,301室。下午我在家等你,谢谢你!” 
   
  很容易就找到了沉姐家。按过门铃,门打开了。哇!沉姐一身居家服出现在我面前。一件随意的低领衫,下面是一件粉纱裙。赤着脚.穿着拖鞋。头发还是湿的呢!好象刚洗过。 
   
  “来了?”沉姐笑着把我让进屋。 
   
  刚一坐下,先递过一杯冷饮。“今天真热!” 
   
  “噢!是挺热的,沉姐,电脑在哪?我先看看吧” 
   
  “在书房呢!我昨晚上网忽然就没了声音,下线后还是没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你先解解渴,不忙!” 
   
  我喝了一大口冷饮“好了,先看看吧!” 
   
  沉姐带我来到书房,房间很大,布置得蛮有气氛的。那种家的温謦感觉对我这个单身汉是一种吸引。 
   
  打开电脑。发现声音的标志都没有了。“可能是声卡的问题?”打开机箱。嗬!好多灰。 
   
  沉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敢开机箱,脏死了!” 
   
  没事,把它们打扫一下吧,不然影响散热!有小毛刷吗?” 
   
  我把元件一个个都打扫了一遍。然后把声卡拔了下来。回手去拿刷子不小心把一张光盘碰落了。我忙低下腰去捡,不想沉姐也去捡,哇,沉姐的脚趾就在我的眼前,那是何等美的十支玉指呀!理石般白滑的脚指仿佛无骨一般伸展着,那指甲上还有指甲油的遗痕,粉嫩的脚掌散发着诱人的幽香。我真想伸手摸一摸。但理智还是压制了欲望。 
   
  离我远一点,我拿不到,就坐起来,沉姐说:“我捡我捡,你不用管”弯着腰伸手去捡。哇。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她的低领衫那低低的圆领根本遮不住衣内的一切,没戴胸罩的乳房清晰地印入我的眼中。不行了。我感觉身体在起变化了。 
   
  “沉姐,我用下洗手间可以吗?”我得找个地方躲下先。“噢,好的。跟我来”沉姐捡起光盘领着我向洗手间走去“不好意思,我刚洗过澡,想洗衣服里边挺乱的,你别笑!”说到这她的脸莫明地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