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手术前夜我被护士玩弄】【完本】

发布日期:2013-11-29  来源:美国大色狼  阅读:加载中


  不知道术前准备都有些什么,找了个护士问问,包括:备皮、灌肠等等。灌肠咱没做过,不知道是否痛苦,不过倒有点期盼灌肠,让美丽的小护士给咱灌肠,应该挺有意思的吧^_^.

  在病房呆了一天,也没有护士搭理我,算了,幸好我的笔记本里面还有点H文和A片,打发打发时间也不错。下午又偷偷地跑回家,洗个澡,拿点东西,把车放下。

  忘了交待一下,我是在青岛,据说是护士最漂亮的一家3甲医院,护士大多是护校刚毕业的小女孩,只和这些小护士签临时用工合同,一年一签,护士的工资也不高。我住的是三人病房,本来想找间单人房,可惜这破医院居然没有,单人房只在高干区才能,俺也不算高干,只好挤个三人间了。扯远了,话说回来。(对了,大家别打听这是哪间医院,我不会告诉的,告诉你们,对我/对那个护士,都太危险了。呵呵)

  一直等到傍晚,医生们都下班了,我实在等不住了,跑去护士站问:不是说我明天手术,今天做术前准备吗?怎么没人管我?

  值班护士看了看手术清单,确实是我第二天早上,第一台手术。(大家都知道,要手术,就做第一台,那时候麻醉师什么的,刚上班,还比较清醒,越晚做,越不好,偶这第一台,可是红包换来的)。

  值班护士就说:你在病房等着吧,一会儿就叫你了。

  我又回病房呆了好半天,期间把老婆哄走了,直拍着胸脯说:不就是灌肠什么的嘛,你不用在这里,我一大老爷们,这点痛苦还是能忍住的。明天一早我进手术前,你来就行了。其实心里面在想,当着老婆的面,露个大PP给护士,怎么也觉得别扭。

  傍晚6点多,来个护士叫:**床,过来备皮。(所谓备皮,就是把手术部分的皮肤毛发都刮掉,这是避免感染的重要步骤。因为是腹部手术,想想,也就是把肚子上的汗毛刮刮,没啥大不了的。)

  进入处置室,跟着进来俩护士,一高一矮。高的叫矮的为老师,一看胸牌,矮的是正规的护士,高的是实习护士,也就是护校还没毕业的。都戴着口罩,也看不出漂不漂亮,就眼睛和眼角纹,估计矮的那个有二十五六,高的这个实习护士,顶多十八九。为了下面说着方便,暂且称矮个为B,高个为A.

  “躺床上”,B说。

  我看旁边的处置床,就躺上去,上面已经铺好一块一次性塑料布。躺在上面,望着天花板,听着她们在准备工具。

  一会儿,B说“把衣服掀起来,把裤子解开”。
  俺也很听话,把跑步服掀到胸部,把运动裤的绳子解开,但没有脱下。(对了,住院作手术,最好穿运动服,省了拉链/扣子/腰带什么的麻烦)

  “把裤子脱了”,B说

  咦,怎么还要脱裤子?我心里想,不过没敢问,轻轻地往下脱了一点,刚好不露YJ.

  “还要往下,脱到膝盖”

  头一次,在两个MM面前露YJ,估计我的脸肯定是红了。

  没办法,这是医院,只能听她们的了。——照办
  这时候,A和B都过来了,站在我身边。因为处置床没有枕头,我只能看到天花板。

  感觉有只手,在我肚皮上抹了点什么东西,然后就感觉到刮胡刀在肚子上刮来刮去的,不时还用手把刮下来的毛都擦掉。

  想着这时候,俺可是在两个MM面前亮着YJ呢,慢慢地,就有点感觉了。不过,我努力跟自己说:深呼吸,别这么丢人,三十好几的人了,别这么控制不住。

  这时候听着B说:“来,接下来,你来。”
  感觉到一只在我小腹部擦上些什么东西,凉凉的,然后刮胡刀就开始刮我小腹上的毛了,这只手有一点抖,估计是实习护士A.

  我还在努力地,压抑着自己,不断告诫自己“忍住,忍住,不能举枪”

  一会儿,小腹的就刮完了,我刚伸手想提裤子,B说道:“别动,还要刮下面的毛”。

  “不对呀,医生说是腹部手术嘛,只在肚脐旁边开口呀。”

  “那也要把下面的毛刮了,如果手术过程中有问题,需要扩大刀口的话,再刮就来不及了。而且,下面的毛比较密,容易藏污纳垢,可能引发感染,所以必须要刮。”

  心想:惨了惨了,长这么大,俺的毛就没刮过,这次要成脱毛鸡鸡了。想归想,但我这时候只能看着天花板,根本就不敢看护士的眼睛,拿只手挡着自己的眼睛,就当是睡一会儿吧。

  接着,就感觉一只手在我YJ上面的皮肤的抹东西,一会儿,又是刮胡刀在刮。为了刮的干净,另一个手还给我压着YJ,这时候,我就有点忍不住了,YJ开始向上反抗,想要站起来。

  刮完YJ上面,A把YJ往左压着,开始按程序处理YJ右侧的毛。这时候,我明显感觉到YJ充血胀大。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A和B很小声的说:“这个胀起来,还很有劲,要不你帮我按着吧”

  B说:“嗯,这人看着挺瘦,东西还挺硬,你的手别抖,小心点。”

  “你看,他这个上面都长着毛呢,不过不多”
  “那也要刮掉,你还没有男朋友吧,”

  “嗯,B老师,男人的都这个样吗?”

  “差不多吧,有长有短,有粗有细”

  “那你一定动过不少了吧”

  “干着这一行,没办法”

  “这个算是长的还是短的?”

  “中等偏上吧,也有比这个长的。医学上讲,男人正常勃起,应该是12CM左右,这个大约14CM,算是较长的。”

  这时候,我的YJ上的毛刮完了,小护士借着给我擦毛的时候,握了一下我的YJ,隔着一次性手套,不过感觉也很棒,那手很轻,很软。

  接下来,小护士A再把我的YJ再往右压,刮左边的毛。

  “老师,下面的是不是也要刮?”A问

  “一直刮到大腿根”B说

  这时候,外面的警铃响了,这是有病人在叫护士,B说:“你先刮着,我去看看”

  现在只剩A和我在屋里了,我把心一横,寻思你都把我看遍了,还摸了,怎么也得挑逗挑逗你,要不我多亏呀。

  “你是刚毕业的吧,实习生?”我问道。
  A说:“没呢,明年毕业。”声音有点抖。
  “那你上这里来多久了?”

  “今天是第二天,昨天才报道”。

  “晚上就你们俩?”

  “嗯,刚过完十一,病人少,现在晚上就一个老师,带一个实习的。”

  “以前你没做过备皮?”

  “在护校刚做过模拟的,没真做过”

  “你脸红什么?”,其实是我猜的,这种小护士,这么盯着男人的YJ看,还用手摸着,脸不红才怪呢。

  “没,没有。”

  “你以前没有摸过这个?”

  “没有”。谁知道有没有呢,有也只会说没有。
  “这次看的够清楚了?”

  “嗯……没……”

  “你可仔细点,慢着点,别一不小心,把我给阉了”

  “咯咯咯咯……”看来我的幽默有点效果。
  “你以前看过男人的这个吗?”

  “看过,我们上解剖课的时候看过,不过那是死的”我的妈呀,我只觉得身上一层鸡皮疙瘩。

  “活的这是第一次看?”

  “嗯,只知道男人兴奋会大,没想到会这么大。哦,麻烦你,抬腰,再把腿分开,我要刮下面的毛”

  我很顺从的,抬了抬屁股,把腿分开。

  “你怎么这里还长毛呀”,她指的是阴囊。
  “很正常,都长的”

  “这怎么刮呀,皮都皱皱着”

  “你用手把皮拉直,就能刮到了”

  还真听话,A用手,把我的阴囊皮肤拉直,开始小心的刮阴囊上的毛。这个感觉非常特别,而且由于有些毛在阴囊下半部分,A不得不低着头操作。这个姿式一定非常淫秽,可惜我仰望着天花板,看不到。

  “哎呀,这下面还有呢”,她指的是阴囊到屁眼之间。

  “你就辛苦辛苦吧。你们上课的时候,老师会很仔细地给你们讲构造吗?”

  “也不太仔细,光记了些名词,都搞不明白”这个时候,A正用手给我往上拨着阴囊,给我刮下面的毛。

  “那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我指给你看”
  就这时候,B推门进来了,“12床真麻烦,引流袋又满了,告诉他少吃点的……怎么样了,完了没?”

  快了,这时候,B站我腿下,看了一眼,“行了,那下面的不用刮。把大腿根的毛刮刮就行了”

  “老师,这是我第一次上班,你能给我讲解一些吗?我们的课讲的不清楚”

  “我先问问他愿不愿意吧,这个要病人同意才行。**床,借你的身体,我给A上会儿课。”B问我

  “行呀,但别弄疼我呀,我怕疼”我想:这有啥呀,反正你们也是看过了。

  说话之间,该刮的都刮完了,B给我一些纸,叫自己擦擦。我就势下了床,站起来,把身上的毛毛简单的抹了抹。我的YJ正处在充完血,回软的阶段,长长的吊搭着。

  B说:“你还躺着吧,我给A上会儿课,反正这会儿也没啥事”

  我想,咱也不能老望天花板呀。“头下能不能垫点东西,没有枕头,挺难受的”,说着,我就把自己的包垫在脑袋下面了,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她们俩的活动了。(住院提示,走哪儿,自己的包也要随身带着,里面放着手机,少放点钱,带本书什么的,除非交给自己的亲属,现在医院里面偷东西的太多了)

  接下来,B指划着我的身体,告诉A,这是胃,这是肝,这是肠……

  我注意到A的眼神有些不定,老往我下面瞅。
  然后B告诉她,这是阴J,这是阴囊……又手握着我的YJ,告诉A,哪儿是尿道口,哪儿是输尿管,哪儿是输精管,哪儿是睾丸……反正是给上了一堂非常详细的生理卫生课,我也借此机会,补补以前老师没讲的课。

  这个时候,我只觉得,YJ越来越硬,开始有点想要射的冲动。

  我看A的眼神,也有点迷离,B还在滔滔不绝的卖弄着知识……

  “好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B问道

  “啊。”A好象是突然醒过来似的,“哦,没有了”

  “好了,谢谢你”B很客气地对我说。

  这就完了呀。还好,刚才没有射,要不然,就丢死人了。我接着就提起裤子,准备出去。

  B说:“你自己弄点开水,一会儿过来灌肠。”
  一会儿,我倒了壶开水,放处置室,就跑去找B,“好了,我打好水了”

  “你多拿些手纸,上处置室等着吧。”

  大约过了一刻钟,A和B又进来了。

  B进来就说“把裤子脱了,侧身躺着”。又是脱裤子,哎,要不说护士不能娶嘛,见个男人就叫脱裤子。

  我老老实实的,把裤子褪到膝盖,侧身躺下。
  B用开水,兑了一些凉水,又试试水温,兑好后,加了些油状东西在里面,拉过一个吊瓶架,把这些都挂架子上。

  一只手拿着管子的一头,另一只手使劲分开我的PP,“别紧张,放松,你一紧张,肛门太紧,插不进去”。

  废话,头一次让人插屁眼,不紧张才怪。我心里想着。接着,就感觉凉凉的塑料管在我屁眼那里,开始往里面插。“疼!”,我这人,尤其怕疼。

  “放松点,你越紧张越疼,管子挺细的,你放松就没事儿了”

  于是我只好心里数着1,2,3,4,……一边配合着深呼吸。一会儿,就感觉管子插进来了,别说,放松之后,反正不疼了。

  这时候B还不忘给A上课“你看,往里插的时候,要小心点,动作要轻,插进去大约15厘米就行了……好了,放水”

  接着,我就感觉,水从管子里往肠子里流,那种感觉非常奇特,首先就是想要大便。

  B好象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忍着点,要把这包水灌完,你再躺十几分钟,实在憋不住了,再起来上厕所,要来回这么四五次,直到拉出来的都干净了才行。”

  强烈的便意充斥着我的神经,我只好忍……忍……忍……

  终于,水全部放完,都灌进我的肚子。B对A说:“你在这里看着,我上外面”

  我慢慢发现,越是不想它,越能忍,越想便,就越觉得忍不住。自己给自己哼着小曲,就这么躺了大约二十分钟,突然之间,便意非常强烈,我立马冲进厕所,一通好拉(此处省略一点,不影响各位的心情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找B:“好了,第二次吧”
  这次,B却没有操作,让A来,就这么,来了第二次。

  第三次,B直接就跑休息室里不出来了,估计是跟值班的医生调情去了。哼!

  A说:我给你弄吧,让老师休息一会儿。
  拉了两次,我也寻思出门道了,水流慢一些,这样便意就不那么强了,而且,最好脑袋里面想别的事。

  这次,A在调水温的时候,说“大哥,刚才B老师讲的,我没全记住,能不能再让我复习一下?”

  我一想,有戏?“行呀,不过你能不能把门锁上,万一进来人了,不好。”

  A走过去,把门锁上,回过头来,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A这次没有戴口罩,红着脸说“大哥,你的裤子……”

  这时候,我才发现,没脱裤子,自己动手把裤子脱了。拉了两趟,YJ早就拉软了。

  A说“你的东西小了。”

  “天天顶着,多累,所以不用的时候,就要收回来”

  “怎么会这样呢,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
  “你不知道吧,孙悟空的精箍棒,就这么来的。”
  “胡说,你倒挺能编的。还能现硬起来吗?”
  “你用手摸摸试试,一会儿就会硬起来的。”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很没有底气,刚拉了两趟,好汉还架不住三泡屎呢。但愿我的YJ给我长脸吧。

  A真的手用开始摸起来,手法很不熟练,只知道摸摸YJ,摸摸阴囊,也知道用手握着YJ,撸下包皮。

  慢慢地,我的YJ又有感觉,开始硬起来了。
  “你还是处女吧”,我冷不丁的问。

  “嗯。”A把头埋得很底,我几乎都能感觉她喘出来的气吹在我的YJ上。

  “前面这个口,就是你尿的地方吧。”

  “应该是吧,也是射精的地方。你还没见过男的射精吧”

  “嗯。”

  “那你想看看吗?”问这话的时候,我是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情。谁知道,她不回答。不回答就是默认。“你想看也行,你就这么慢慢地上下活动,最好,你能给我些刺激,这样可以快点。”

  “什么刺激?”

  “让我看看你的东西呀,比如胸”

  “嗯,不好,万一B老师进来,就不好了”
  “你不是把门锁了嘛?”

  “她有钥匙的”

  我想,为了她的前途,咱也别勉强了吧,万一真让B给撞上,A也就不用干了。

  就这么,A给我慢慢地摸着,慢慢地撸着。我也就隔着护士服,伸手摸着她的胸。

  没想到,只是摸胸,她就抖得厉害,看来真的是个处女了。

  “是不是你下面也湿了?”

  “嗯”,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似的。

  “想不想要呀?”

  “不行的,我得给老公留着。”

  我们就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后来,我射出来了,也没提前告诉她,都射在她的护士服上。把她吓了一大跳,赶紧用水冲洗。

  再后来,我又灌了两次肠,拉得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A还是非常温柔地,扶我上床休息。那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夜里再占她的便宜,躺在床上,感觉浑身无力。

  第二天手术,手术完后几天,她给我换过吊瓶,给我换过床单,拨过尿管,但一直没有机会再单独一起了,而且,手术之后的我非常虚弱,什么也不知道。

  再后来,我拆线。临出院时,她帮我收拾东西,我偷偷地问她手机号,她没告诉我。只说了一句“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