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丝妻小唯的凌辱计划】(11)

发布日期:2016-06-07  来源:  阅读:加载中


               (十一)

  「唔唔…唔……唔唔唔……」午夜,工地旁的一间临时棚屋内,不时传来女
性的呻吟。透过窗户接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到一具近乎全裸的美艳肉体,正被
数根肉棒肏弄着,而一旁还有一群男人,正揉捏着坚挺狰狞的肉棒等待着。

  这具美艳的肉体正是小唯,她戴着眼罩被我肏干着淫乱嘴,双指头则分别套上了
一只长筒丝袜,正一左一右的握着两根肉棒不停的套弄,在淫乱穴和菊门中分别塞
着一双破烂丝袜的袜腿,仅露出袜裤部分,而两根肉棒则在袜腿的包裹中快速抽
抽插着。

  小唯指头上套着的长筒丝袜和下体的黑色裤袜早已残破不堪,她淫乱嘴的吸力突
然加大,接着全身抽搐着达到了今晚不知道第几次高潮,在她的颤抖中,身下的
两根肉棒抽出了她的肉体,在她早已布满浓白精满是破洞的丝袜上增添了更多的白
浊。

  喷白精的两人刚起身离去,肏弄着小唯玉指头的肉棒也哆嗦着喷出浓白精,两根肉
棒在她套着丝袜的指头臂上擦刮了一阵,接着将满是浓白精的长筒丝袜和黑色裤袜脱
下塞到淫乱穴和菊门中,然后帮小唯换上两双完好的肉色丝袜,继续新一轮的奸淫乱。

  小唯的情欲在肏干中再一次燃起,低头看着淫乱荡扭动的肉体,我抽出肉棒,
将白精液喷到她脸上,用小唯的淫乱嘴里将肉棒清理干净后,我坐到一边,看着一个
人立刻猴急的占据那张淫乱嘴开始奋力抽抽插起来。

  林厨子走了过来给了我根烟,替我点上后谄笑说:「大哥,嫂子……」

  我挥指头立刻打断他,看了看小唯,然后走了出去,林厨子一看立刻回过神来,
跟着我来到外间。

  「大哥,嫂子真是极品啊,普通女人早被肏晕了,反而嫂子是越来越享受!」

  「感觉怎样?」我抽着烟问道。

  「嫂子肏起来真是太爽了,谢了啊大哥!」

  我听后看了看里间,十来个民工充满肉欲挺着肮脏的肉棒围成一个包围圈,
偶尔会有套着丝袜的玉指头和肉丝淫乱脚从缝隙中伸出,但很快又会被肉棒顶回去。

  「唔唔……唔唔唔……」听着小唯在包围圈中发出的淫乱荡呻吟,我的思绪回
到了几天前。

  被林厨子奸淫乱后的第二天,小唯照常去上班,和平时一样,到了办公室先帮
秃头口交。也许是受了前晚的影响,秃头这次相当粗暴。

  「啪!」小唯正在秃头胯下卖力的吮吸着,突然挨了他一巴掌,这一下非常
用力,小唯俏脸上立刻浮现出通红的指头指印。

  小唯呆愣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到秃头说:「肏,烂婊子,昨天是不是
被那个民工干的很爽?」

  「没…没有……」小唯下意识的回答道。

  「没有?」秃头说着朝着另一边又是重重的一巴掌,「老子看到你这个烂货
被他强奸后,还在大庭广众下帮他打指头枪!」

  「啪!」

  「你还让他喷到你那欠肏的骚臀上!」

  「啪!」

  「他肉棒那么长,是不是肏到你子宫里了?你是不是忘不了那种被捅穿的快
感?」

  「啪!」

  秃头说完一句话就扇小唯一耳光,连着好几下,小唯的脸立刻红肿起来。她
不知道该说什么,吓得捂着脸跪在那里,眼泪不停的流淌。

  秃头见小唯停止了嘴上的动作,伸指头按着她的头,将肉棒一下抽插入到淫乱嘴深
处,喉部的不适让小唯不停的干呕,秃头毫不在意的大力抽抽插,每一下都是深喉。

  小唯不停的干呕、咳嗽,眼泪和鼻涕糊了一脸,秃头在粗暴的抽抽插了几分钟
后,将她的头死死按住,怒吼着将浓白精灌了进去。

  几十秒的喷白精让小唯呼吸困难,一双玉指头不停的推搡,试图从他的身下脱离,
但秃头依旧死死按着小唯的头,几分钟后才抽出软化的肉棒。

  小唯双眼翻白,瘫软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大口的呼吸,秃头骂了一句:「烂
货,欠肏的婊子,竟敢弄脏我的地板!」说着他将小唯拉起来,让她趴在桌上。

  我看到小唯由于窒息早已失禁,尿液顺着丝腿流进高跟鞋里,接着又从鞋里
冒出来。秃头还未结束他的暴行,从一边抽出一把尺子,对着丝臀狠狠的拍了下
去。

  「骚货,老子让谁肏你,你才能被谁肏!你就是老子的玩具,永远都是!」

  秃头一边骂,一边疯狂的抽打着小唯的丝臀。

  小唯试图用指头去阻挡,却被秃头一指头钳住,反压在身后,在疯狂的抽打中,
丝袜竟然被打破了,一道道挂丝的缝隙里,露出小唯红肿的玉臀。

  「爸爸,别打了!我…我错了!求求你!!停下!快停下啊!!」小唯不停
的哭喊,「以后不敢了!女儿以后再也不敢了!!」秃头仍凭小唯哭喊,抽打的
却更加用力,同时挑衅似的看着摄像头。

  小唯被秃头压着狠狠的抽打,嘶哑的哭喊哀求着,而一双丝腿则不停的乱踢
乱踹,我看着这一幕,双眼通过监控和秃头的眼睛对上,心里无比愤怒。

  我关掉监控,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努力想着对策,过了一会儿,我突然
接到小唯的电话:「老公,我临时接到安排要出差,可能就一两天吧,今天就出
发。」

  我听着小唯努力掩饰,但仍带有哭腔的声音,心里一惊:「出差?怎么这么
突然?」

  「不知道呀,徐经理说是上级安排的……」我听到小唯这么说,明白了什么。

  「既然是工作需要,那没办法了,加油吧老婆!」

  「老公,我……」我明显听出小唯颤抖的声音里,满是害怕。

  我心里也很担心,不知道秃头要干什么,不过只能安慰小唯:「没事的,不
就一两天嘛,坚持一下吧,老婆。」

  结束和小唯的通话后,我立刻拨通了秃头的电话,但被直接掐断了,而我打
开监控,发现屏幕里没有画面,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指头脚。

  秃头现在的举动让我很担心小唯,想了想我请假回了家,打开电话,浏览着
之前秃头肏干小唯的监控录像,筛选出明显是强迫行为的那一部分,和之前秃头
来家里迷奸小唯的视频,分成几次刻录到几张光碟中。

  接着我拨通了林厨子的电话:「兄弟,帮个忙。」

  「大哥,别开玩笑了,我哪里能帮上你的忙。」林厨子听了推脱说。

  「你先别拒绝,只需要你做一件很简单的事,你去一趟警局,然后把在路边
摊,秃头强迫小唯做的事告诉警察就行了。」

  「大哥,这……」林厨子犹豫着说,「还要去警局啊?」

  「你怕什么,你就照实说。」我想了想又说,「看到有人威胁逼迫女性做出
这样的事,你报警制止这种恶行,搞不好还会受到褒奖。」

  「但是我看嫂子好像不是……」林厨子话没说完,突然明白过来,「大哥,
我懂了,那行,不过还有个条件。」

  「我懂,这事办完你找个时间呻吟上你的工友,然后通知我。」我听了说道。

  「嘿嘿,那行,我先去警局了。」林厨子说完挂掉电话。

  我看着电话,想着林厨子的条件,甩了甩头,还是准备先解决眼前的事,接
着我联系了小黑和孔哥,把事情跟他们说了一说。小黑还好,孔哥知道小唯是我
老婆,表现的很吃惊,接着说什么很久没坐他车,然后找了各种理由推脱,我好
说歹说,最后答应以后每周坐他的车,孔哥才点了头。

  联系好后,我拿上光碟准备出门,转念一想,又坐了回去,接着拨通了一个
电话:「强哥,你和静姐最近还好吧?有个事想问问你们能不能帮个忙。」

  强哥和他老婆李静,是以前我和小唯旅游时认识的,他们两夫妻和我们很聊
得来,闲聊中发现我们所在的城市相隔很近,所以之后的行程我们都结伴而行。

  强哥当时告诉我,他老婆在城管部门工作,不知道怎么就混上了副书记的位
置,由于年轻漂亮,所以很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

  我看强哥的表情没有一丝的不快,反而在谈及静姐的流言蜚语时,表现出了
淡淡的兴奋。我留了个心,感觉强哥和我有想通的爱好。

  在旅途中也证实了这一点,当时强哥不知从哪里得到小唯的内裤,我发现时
正看到他将浓白精喷到小唯的内裤上。

  我看到后对他说:「你喷我老婆内裤,那我也要在你老婆的内裤里喷一次。」
强哥听了拿出静姐的内裤让我喷了一次。

  之后我们聊了聊,感叹很难在现实中遇到有相同爱好的人,于是便以兄弟相
称,而旅行的后半段,我和强哥则在一起一边淫乱笑,一边看着各自的骚妻,穿着
被对方老公喷过的内裤。

  「小瑾啊,什么事,你说说看。」强哥在电话里说。

  我接着便将小唯这段时间来的事说了说,强哥听了直呼过瘾:「妈的,小瑾,
你这次玩的大啊,很爽吧?」

  「爽是爽,但是现在有麻烦了啊,强哥,你看能不能通过静姐的关系,帮个
忙解决下?」我说道。

  「这个要问问你嫂子,看她认不认识你们城市的人,我先问问,一会儿给你
回电话。」强哥说完挂了线。

  过了一会儿,强哥回了过来:「小瑾,问过你嫂子了,虽然有点勉强,但还
是有认识的人。」

  「那多谢强哥了,不过你没说漏什么吧?」我听了问道。

  强哥笑着说:「我又不是白痴,你放心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听了奇怪的问道:「什么事?」

  「你说的那种药,呻吟啥名字?给我来两盒?」

  「原来是这个,行啊,没问题。」看来强哥是要用在静姐身上。

  「那行,这事你放心,没问题的,把那秃头的信息给我。」

  「好!」我回答着挂掉电话,将秃头的名字、公司信息发了过去。强哥回复
说收到了信息,同时不忘叮嘱早点把药寄过去,我看了笑了笑,没再理他。

  我再一次打开监控,看到画面中依然漆黑一片,接着我拿上光碟,去了警局。

  站在警局门口,我咬咬牙,走了进去。

  「你好,我想报案。」我看着对面的警员说,这名警员看起来挺年轻,感觉
是新人。

  「什么事?」警员抬眼看了看我,漫不经心的说。

  我将光碟递了过去说:「这是我整理房间时,从老婆的抽屉里发现的,我怀
疑我老婆遭到上司的凌辱和威胁。」警员听后接过光碟,查看着里边的内容。

  他看了很久,看完一张又换上一张,当看到他下身明显顶起了帐篷,我心里
不禁有些不悦,妈的,你这是在看AV呢?

  正想开口问他还要多久,却看见林厨子和另一名警员从一间办公室里走了出
来,他看见我,接着看到显示器里播放的内容,于是对身边的警员说了什么。

  我看到林厨子对我使了个眼色,然后离开了警局,接着那名警员来到我这里,
拍了拍仍专注于画面内容的新人警员,接着取出光碟,示意我跟他走。

  我起身跟了过去,不过我用余光看到,年轻警员正偷偷将一张光碟塞到两本
书的缝隙间,他抬头见我正看着他,尴尬的掩饰着,我也没说破,对他点点头,
然后走了进去。

  这名警员明显比之前那个新人更加干练,也更专业,我进入办公室坐下后,
他看了看视频内容,接着问我:「你是如何发现这几张光碟的?」

  「我在家整理冬天的衣服,想拿去清洗保养,结果在衣柜中发现这几张藏起
来的光碟。」

  警员听后指着视频问我:「这两人是谁?」

  「女的是我老婆,那个男的是她上司,姓徐。」我回答说,「这是在他们公
司,在办公室里。」

  「他们在一个办公室?」

  「是的,那姓徐的是部门总经理,而我老婆是总经理助理。」接着我想了想
说,「才升职,没几个月。」

  警员听了看了看我没说话,接着换了一张光碟,画面中出现的是请秃头到家
里吃饭,然后是我喝醉后,秃头在沙发上迷奸小唯的情景。

  看到这里,我很愤怒的大声说:「这个禽兽,我们好意请他回家吃饭,他居
然就这样趁我喝醉,在一旁迷奸我老婆!」

  警员看着我愤怒的表情,看了看画面中正奋力肏干小唯的秃头,关掉画面眼
中带着同情劝我:「先生,请不要激动,另外要告诉你一件事,请控制一下情绪,
我们刚才接到市民报案,你老婆还曾被她上司在其他地点凌辱过,这事你知道吗?」

  我听了立刻说:「什么?在其他地点也发生过?」

  看着我又惊又怒的样子,警员继续劝道:「先生,请先回家休息,平复一下
情绪,我们会立刻处理,请保持电话畅通,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

  警员说完,看我坐着没动,也没催促我,只是递了根烟过来,我接过点上,
抽完烟后,我看着警员说:「警官,我有个请求,在接受调查时,如果我老婆请
你们对我保密的话,请务必不要让她知道是我来报案的。」

  警员看着我,我顿了顿又说:「她如果要求对我保密,那就是还没准备好面
对我,虽然刚知道时很难,但我明白她也是被逼迫的,思考了很久,我觉得我能
放下这些事,我也不希望她因为这些经历而离开我,所以请警官答应我这个请求。」

  考虑了一会儿,警员说道:「受害人的家庭关系是我们考虑的范畴,我也不
想看到你们因此出现家庭问题,如果受害人提出了要求,我们会保密的。」

  「多谢警官!谢谢!」我一边道谢一边起身,警员则将我一路送到门口,经
过年轻警员身边时,他抬头看了看我没说什么。

  「请保持电话畅通,调查期间我们会随时和你联系。」临走时警员再次叮嘱
我,我点头答应,然后打车回了公司。

  下午我接到小唯的电话:「老公,徐经理好像出了什么事,被带去警局了,
我也要去协助调查,晚上你自己吃吧。」

  「好的。」我挂掉电话,看来警局的效率比我想象中高很多。

  晚上我正在浏览之前从小何指头机里拷贝的照片,接着收到信息,我一看是强
哥发来的:「你小子做事真不干净,给你擦干净屁股了,放心吧。」我正纳闷间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关掉显示器后,看到小唯已经坐到了沙发。

  「老婆,吃过饭了吗?怎么感觉你脸色不太好?」我问道,小唯看着我没说
话,我走过去坐下,她却往一旁挪了挪,我再靠近,小唯干脆起身坐到另一边继
续看着我。

  家里整个氛围很不好,过了一会儿,我打破了沉默:「老婆,怎么了?」

  小唯咬着嘴唇想了很久:「老公,是你吗?」

  「什么是我吗?」

  「今天警局把徐经理带走调查,说他凌辱我…我们公司的女下属,我也被带
去问话,我听他们说,徐经理指认是受你指使的,这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他这是诬陷!」我一边惊讶的说,一边观察小唯的表情,「我
和他就见了几次面,而且我怎么可能指使他做这种事?」

  小唯说:「徐经理说他有证据,都在他电话里,不过当时经侦部门的人也来
了,和在场的警官出去了一会儿,接着便把徐经理带走了,当然电话也拿走了。」

  我听了一惊,心想还忘了这事,不过想到强哥的信息,猜想他指的可能就是
这个,于是我稍微宽了宽心,却听到小唯说:「把你的电话给我。」

  我听了立刻将电话递了过去,平时我担心小唯看见,所以每次和秃头联系后,
都将记录删掉,而监控程序在我去警局前就删掉了,小唯看了看,没发现什么,
不过我依然能感到她对我的怀疑,甚至是恐惧。

  「老婆,我……」我还没说完,就被小唯打断,接着她走进卧室,拿着被子
扔到沙发上,然后什么也没说将卧室门锁上。

  「老婆!开门啊,你要相信我!」我一边敲门一边喊,但卧室里没有回应。

  我只能回到沙发躺下,心里慌乱无比,整夜辗转反侧。

  第二天小唯起床后,也没看我,直接去了公司,我心里焦躁烦闷,干脆请了
个假,继续躺在沙发上,整理脑子里混乱的思绪,想着应对的办法。

  没过多久,电话响了起来,我看了看,是林厨子,赶紧拿起来问道:「兄弟,
怎么了?」

  「大哥,那秃头说他所有的举动都是受你指使,还说我能证明,刚才警局呻吟
我过去问话,我告诉他们,秃头之前提出说想独占嫂子,然后让我帮忙指认你,
逼迫嫂子和你离婚,然后他再乘虚而入,但我拒绝了他,也是因为这件事,我才
报的案。」

  我一听连忙问:「怎么样,他们相信吗?」

  「我看那位警官没说什么,」林厨子想了想:「应该是相信的吧。」

  我稍稍宽了心:「那好,谢了兄弟。」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啊,大哥。」

  「没问题。」说完我挂掉电话,但还没放下,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我一看是强哥,刚接通后就听到强哥骂道:「你小子他妈的是不是傻?没那
本事就别玩这么大,留下那么多烂摊子。还好我托关系帮你解决了,妈的,你这
次欠我的人情,一辈子都还不完!」

  「强哥,你就是我亲大哥,多谢强哥,多谢强哥!」我一边听着一边回应着。

  接着强哥继续说道:「那秃头的电话以及电脑中,和你他妈有关的都弄干净
了,你小子放心吧。」

  我千恩万谢的回应着,正要挂电话突然听到强哥说:「你静姐过段时间要去
你们那公干,到时候你记得安排一下。」

  我一愣:「安排?怎么安排?」

  强哥骂道:「你小子不是真的傻了吧?安排小唯一样的安排!」

  「好好好!」我答应着,强哥听了笑了笑挂掉了电话。

  和强哥通话后,我彻底放下心,接着想了想,我打开电脑,从小何拍的照片
筛选出有秃头出现的部分,单独刻录到一张光碟里,又以受害人家属名义写了一
封匿名信,准备寄到警局,再给秃头来一下。

  当我做着这事时,陆续接到小黑和孔哥的联系,小黑直接发信息给了我OK
的表情,孔哥则是电话告诉我,说不认识秃头,只是开工时载过他们,秃头在车
上对小唯动指头动脚,而且看得出小唯明显是被下了药。

  我对他们自然是感谢万分,对他们的要求也是一一答应,然后我出门寄了信,
正要回家,接到警局的电话让我过去。

  我来到警局后,还是上次的警员接待我,进他办公室坐下后听到他说:「在
调查期间,嫌疑人一口咬定说是受你指使,你有什么想说的?」

  「警官,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让人侮辱自己老婆?」我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他这是诬陷!这是在分裂我们家庭,破坏我们夫妻关系!」

  警员听了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接着他玩味的说:「虽然嫌疑人口中所说的
证据,没有一个是存在或者成立的,但有些凑巧,也有些奇怪。」

  我有点心虚,但仍盯着他说:「既然是这样,我建议对他进行白精神评估,看
看他是不是患有臆想症或者其他白精神类疾病。」

  「没事,我们知道处理,谢谢你的配合,请回吧。」警员说着就示意让我离
去,我也没说什么,起身离开。

  回到家后,我给林厨子打了电话,让他再办一些事,便在沙发上浑浑噩噩的
睡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已是午夜,小唯也回了家,我试着扭了扭卧室把指头,发
现依然从里面上了锁。

  叹了口气,随便弄了点东西吃掉,接着躺回沙发强迫自己继续睡觉,但越是
这样越睡不着,睁着眼到天亮,看着小唯走出卧室,看也不看我就离开家,我心
里既担心又慌乱。

  到了公司也无心工作,神情恍惚的过了一天,期间接到警局的电话,说是有
新的证据,同时经过调查,也认为秃头之前对我的指控是子虚乌有。

  警局应该是收到了匿名信,默默的听着,待对方说完,道了谢挂掉电话。最
后就看林厨子了,我心里想着。

  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林厨子给我来了电话:「大哥,搞定了,我到公司楼下
见了嫂子,按你说的告诉了她,没问题了放心吧。」

  我听了回了句「好」,正准备挂电话,接着林厨子又说:「大哥,我幽了嫂
子周末来我路边摊,可以吧?」

  「幽?你怎么幽的?」

  林厨子嘿嘿一笑:「我告诉嫂子,如果她不来,我不但会推翻之前的证词,
还会把秃头对她做的事告诉你。嫂子听了后就答应了。」

  我叹了口气说:「好吧。」之后我继续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儿,才起身回家。

  回家后看见小唯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我,我转身关门的时候,她从身后抱
住我:「老公,对不起……」

  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放宽了心,我转身将小唯横抱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
默默的看着她。

  「今天很多同事被带去了警局,之前她们还嘲笑被凌辱的女同事,不过她们
中好些人看到自己也曾被侮辱过,立刻没了声音。」小唯轻声说。

  原来还有这些事,也难怪,以小唯的资历担任总助,背后本就有闲言闲语,
再加上这次的事,那些八婆不四处宣扬才怪,现在好了,知道自己也被秃头肏弄
过,对小唯的八卦应该会停止了吧。

  小唯接着说:「这事几乎整个公司都知道了,有几个同事已经辞职了,我也
不想再做下去了……」

  「那辞职吧,老婆,换个工作也没关系。」我说道。

  「……好吧。」小唯想了想又说:「老公,周末我幽了同事散心,晚一点回
来,好吗?」

  我知道她是去找林厨子,心里不舍、愧疚混杂着一丝兴奋和期待的点了点头:
「好,玩得开心一点。」

  当晚我躺在床上,拥着小唯,不过我们两人都没有兴致,就这样在黑暗中看
着彼此,慢慢睡去。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到了周末,当我下班随意吃了晚饭,赶到棚屋时,肉宴
已经开始了一会儿了,我把林厨子呻吟了出来,递给他一副眼罩和一袋子的丝袜,
他拿了东西进去,朝我挥了挥指头,接着就是开始那一幕。

  看着指头里的烟燃到了尽头,我止住思绪,和林厨子回到里间,肉宴已经到了
尾声,十几个民工在小唯体内体外不知浇灌了多少浓白精。

  小唯被淹没在白精液中,浑身无力的发出轻微的娇喘,身下两个肉洞塞着不知
多少双被白精液浸透的丝袜,不时还有民工打着指头枪朝那具淫乱荡的肉体喷喷着白浊。

  看着陆续离开的民工,我让林厨子帮小唯好好清理,然后准备回家。

  离开前我看了一眼小唯,她躺在浓白精中,一边吮吸着全是白精液的指头指,一边
抚抓着自己的阴唇蒂,一副被敏感肉体带来的肉欲所吞噬的淫乱荡饥渴的模样,我转
身离去。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也许,没办法再回到从前了吧,我不禁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