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潜来的艳福】(06)

发布日期:2016-06-07  来源:  阅读:加载中


            【潜来的艳福】(六)

  看见小魏,我的脑袋「轰」地一下晕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舒兰更是张大
嘴巴,惊呆地站立,挽着我指头臂的指头挽得更紧,似乎在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小魏走近了,才认出我,不由地一脸惊讶:「哦,周书记也在这里?」

  小魏的这一声招呼,令我脑际的空白一下恢复了内容,我,舒兰,还有舒兰
的老公小魏,我们站在我跟舒兰住着同一间客房的酒店门口!我已经感觉到了问
题的严重性。要撒谎吗?说我也是凑巧路过这里,见到了舒兰,这他妈的谁信呢?
再说,舒兰怎么圆谎?她现在是危机的最大承受者,一定惊惶得束指头无措。我看
这事是纸保不住火了,这个危机只能由我来解决,而不能交给舒兰,因为我是男
人。

  好在小魏还不知真相,他没有像逮着奸情的丈夫那样要打要杀,否则不仅颜
面丢尽,而且无法收场。

  得赶紧让小魏离开这个公共的场所,有什么事关着门说,总比在这种场合吵
闹起来要好。

  「我们进去说。」

  我表情很严峻,我实在无法露出一个礼节上的微笑,哪怕是对小魏充满歉意
的笑脸。

  小魏和舒兰跟在我的后面,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相信大家的脑子都在飞快的
运转。我和舒兰肯定在考虑如何应对眼前的危机,而小魏肯定也在猜想我和舒兰
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我们三人走近电梯,小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上跟我们一样,毫无表
情。

  我打开门,等大家都进来后,我把门关上。

 看见房间里的一张大床、我和舒兰的行李、以及晾在阳台上的我和舒兰的

  衣裤,小魏应该什么都明白了。

  「坐吧。」我坐到床上,小魏坐在一张大大的单人沙发上,他拿出烟来抽,
点火的指头都有些发抖。

  而舒兰则像个做了错事的中学生站在我的身边,低头拿眼睛小心翼翼地瞄着
丈夫小魏。

  在沉默当中,我还是开口了:「小魏,我想和你谈一下。」

  「哦,好。」小魏的语气还有些拘束,可能他潜意识中对领导的那种敬畏已
成习惯。对我这个区委副书记,他多少还有些不敢放肆,甚至还显得有些紧张,
哪怕他现在做为被戴绿帽的受害人。

  小魏的这个态度,让我少许有些放心,我对私下里解决这个问题,开始抱有
希望。

  我拿出一叠百元钞票,对舒兰说:「小舒,你去开个房间,然后你在房间里
休息,我跟小魏谈一谈。」

  舒兰仍然显得不知所措,她不敢接下我的钱,眼睛一直瞄着小魏。

  我把钱塞到舒兰指头里,催道:「快去呀,这里交给我。」

  舒兰拿着钱,仍然不敢动身。这时小魏说话了:「老婆,就听书记的,开个
房间给我睡。」舒兰这才拿起她的坤包,开门出去。

  门砰地关上,房里就剩我和小魏,是该跟小魏把牌摊开了。

  我琢磨了一下措词,对小魏说:

  「情况你大概也明白了一些,舒兰不是来跟同学聚会,而是跟我出来旅游。
我们就住在一起,真的很对不起。」

  小魏又拿出一根烟,用快要吸完的烟蒂接上火,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
的?」

  「就是你酒驾被抓的那一天,舒兰非常担心你,怕你在里面被人打,怕你被
开除工作,她是为了救你,才不得不答应我提出的非分要求。这事你不应该怪她,
要怪就怪我,我会为此承担一切责任,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尽管提出来,好吗?
你不要怪舒兰,真的,她是为了救你,她没有办法。」

  「我知道了。」小魏紧接着抽了两口烟,又问道:「那你们……这是第几次
了?」

  「这大幽是第三次,第一次是舒兰为了救你,她答应了我,后面都是我要挟
她的,我说不答应就会把我们的事告诉你,她不想你们的家庭因此破裂,就只好
答应我。这都是我的错,舒兰也是没有办法才会被我要挟。现在事情出现了,我
希望能理性解决,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

  小魏又沉默了好一会,又问了一句:「舒兰是被你要挟的吗?」

  「是,我知道这样做很卑鄙,我诚恳地向你和舒兰道歉。」

  「周书记,我也不会拿这事来要挟你,你可以放心,但是你如果能答应我,
以后不再要挟舒兰,我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听小魏这样说,我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有点大喜过望。

  「我很感谢你的大度,我保证以后不再要挟舒兰,以后你如果有什么需要我
帮忙的地方,你可以自己来找我,我会还你一个人情。但是我还是想请求你,这
事舒兰是被迫的,希望你不要为难舒兰。好吗?」

  「我爱我老婆,不会为难她的,何况她也是为了救我,为了挽救这个家,我
只会更加爱她,珍惜她。所以你不必为舒兰担心。」

  「你这么爱她,我实在太感动了。」同时我也为小魏的大度感到羞愧,我真
的欠小魏一个大人情,我一定会记在心里,找机会还他。

  「我看看舒兰房间开好了没有,我去那个房间跟舒兰谈谈。」

  小魏打了个电话给舒兰,舒兰告诉她,房间已经开好了,她正在房间里。

  小魏起身,去了那个房间。

  小魏走后,我长长地出了一口长气,没想到事情还能这么轻易的解决,真是
太好了。我原想给小魏一笔钱,要是小魏不为钱所动,我也做好了出事的思想准
备,受处分,撤职,跟老婆离婚……既然走到这一步不可挽回,那么只能是坦然
面对了。

  我担心的是舒兰,她怎么跟老公说。虽然小魏答应不会为难舒兰,但她们的
夫妻感情,要说不受影响这是不大可能的,除非小魏有天大的胸怀,能够包容出
轨的妻子。唉,我也没有时间和机会把我刚刚对小魏说的话告诉舒兰,我真心希
望舒兰能把一切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好让她过关的时候能够轻易一点。

  我等待着小魏和舒兰谈话结束,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谈话的结果告诉我。
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我真怕她们谈话不顺,我真怕小魏会打舒兰。但是我又觉得
不会,因为我刚刚已经看出来了,小魏是很爱舒兰的,他还是想挽回婚姻,一定
会选择原谅。所以我几次想给舒兰打电话,又怕会给舒兰添乱,还是没有把电话
拨出去。我只有耐心等待。

  终于有人按了门铃,我看了一下指头表,舒兰和小魏谈了一个半小时。

  来敲门的是小魏。我看看外面没有舒兰,我于是把门关上。

  「你们谈完了?」

  「是的,舒兰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小魏在沙发上坐下来,又拿出烟来抽。

  由于我并不知道舒兰是怎么说的,所以我变得小心起来,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舒兰她……怎么说的?」

  「舒兰说你没有要挟她,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因为她……她爱你!」

  我又晕了,我那颗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心里不住地哀叹:「舒兰啊舒兰,
这个时候都不会绕下弯子,说说谎不行吗?你又不是没对老公说过谎。」我都不
知该对小魏怎么说了。

  我还是极力否认,「不是的,舒兰是被我要挟的,我知道她很不情愿。」

  「周书记,你别紧张,你告诉我,你爱舒兰吗?」

  我愣了,不知小魏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对小魏说:「是的,我
是爱她,她这么漂亮,这么有魅力,任何男人都会爱上她的,但她确实没爱过我,
甚至有点……恨我。」

  「你爱她就对了,其实我们前面交谈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在维护她,保护
她,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我能感觉出你对她负责的态度。但是你说你要
挟她,这让就我不能确定了,所以我特意跟舒兰证实了一下,她说你从来没有要
挟过她。」

  我的头有些晕。

  「那你……对舒兰……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想再绕弯子,我想知
道小魏到底想对舒兰怎么样。

  「周书记,我想跟你说说我们男人之间的话,有些话是拿不上台面的,我希
望你能保密,连舒兰都不要跟她说。」

  「好吧,你说吧。」

  小魏深吸了口烟,我感到烟是咽到了肚子里,转了个圈再从鼻腔里出来。

  小魏说道:「我很爱舒兰,我们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从没有大声争吵过。
但是人还是有一些欲望的,我不对你掩饰。我一直想知道,其它的女人跟妻子有
什么不同,为此,我去嫖过一次娼。这个你千万不能跟舒兰讲。我嫖娼,并不是
因为我不爱舒兰了,我一直都爱,我只是想品味一下别的女人跟舒兰的不同。不
同的女人,做爱的感受当然不一样,但我还是感觉不如我的老婆,此后我就从来
没有沾过别的女人。结婚七八年过去了,我感觉我跟舒兰之间或许有些审美疲劳,
激情不再像刚结婚的那几年,现在做爱都是为了发泄积蓄的性欲,再找不到那种
欲生欲死的感觉。夫妻生活于是平淡了许多。有一次我在网上看了一篇黄色小说,
说是一个妻子在外面有了男人,丈夫看见了,居然感到很刺激,后来居然同意妻
子跟那个情夫来往。他跟妻子做爱的时候,就问妻子跟情夫做爱的细节,结果他
又找回了往日的激情。这篇小说看得我心里也很激动,我也试想了一下,如果这
个妻子是舒兰呢?结果我发现自己兴奋起来。我认为男人或许都有一点这样的情
结,只是碍于接受的教育和理智,忽视了罢了。我酒驾被放出来之后,我们请你
到家里吃饭,其实我就感觉舒兰跟平常不同,她看你的眼神有一种柔情,我当时
也没有多想,后来有一次舒兰说有事出去一下,结果我回到家老婆还没回,我那
时突然在想,老婆是不是跟情人幽会去了?于是就幻想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的情
景,我就兴奋起来,所以老婆回来后,我就要跟老婆做爱。做的时候我发现妻子
的阴唇道——,呵呵,反正你也进去过,我就不忌讳了。我发现妻子的阴唇道里溜滑
的,凭我的经验,我就知道那是男人的白精液,我那天做爱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什么感觉我也说不出,就是感觉很畅快,很舒爽。这次老婆说跟大学同学搞聚会,
我是不相信的,我感觉她就是跟上次那个男人幽会去了,昨晚上我就一直在幻想,
很兴奋,我就很想知道老婆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值不值得老婆跟她
相识一场。我真没想到,老婆的那个男人原来是你。」

  听到小魏的这一番长篇大论,我惊呆了,小魏怎么会有这样的嗜好,简直匪
夷所思。他说的所谓男人的情结,无非就是绿帽情结嘛,这都是病呀,就凭这点,
我就有些鄙视他了,也为舒兰摊上这么一个丈夫而深感惋惜。舒兰啊,舒兰!

  于是我的语气里便有了一点轻蔑的意味:「这么说,你不反对你老婆跟其他
男人来往罗?」

  「是的,我真不怕你笑话。作为女人来说,也是很想知道自己的老公跟其他
的男人有什么不同,这种好奇心是不分性别的。我既然尝试过了,那么自己的老
婆也应该尝试一下。但我也不希望妻子乱交男人,什么男人都要,所以我赶飞机
来这里,也是来看一下,看是不是值得跟妻子交往的男人。」

  「那什么样的男人是值得跟你妻子交往的男人呢?」我心里已经对小魏充满
了蔑视。我这样问他,真有点想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男人的意图。

  小魏似乎没有察觉我对他的态度已经改变,自顾着说去,「首先,他是爱我
妻子的,这样他才会尊重我的妻子,而不是出于玩弄的目的;另外,妻子也因为
爱他,而不会野了性子,乱交男人。」

  「你就不怕妻子因为跟别人相爱,而跟别人跑了吗?」

  「这事我倒很想得开,如果舒兰不再爱我,而是觉得跟别人过得更开心,更
幸福,那我也会成全她的,但我想这样的事情可能不会发生,一是我对舒兰有信
心,我们彼此是相爱的;再者我不反对舒兰有相好的男人,舒兰就不会为了相好
的男人而做出牺牲家庭的选择。很多离婚的女人其实是不想离婚的,她之所以离
婚,一是丈夫不能容忍,无法原谅,所以离婚。二是虽然丈夫愿意原谅,但是要
阻止他们继续来往,女人不堪继续平淡或者戴罪的生活而选择离婚。当然也有一
些已经不爱自己的丈夫,去追求新的爱情。」

  看小魏说得一套一套的,我忽然对他来了兴趣,我想听听他到底有多少奇怪
的想法。

  「除此之外,还有吗?」我看着小魏。

  小魏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摁了摁,丢在烟灰缸里。他接着说:「当然这个男人
还得有品位和修养,懂得尊重别人,这样他才不会蔑视妻子的家庭和她的丈夫,
如果妻子的情人跟丈夫能成为朋友,这自然再好不过了,否则家庭会产生矛盾,
那就是悲剧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不是赞同小魏的理论,而是赞同他那另类的分析和结
论。但我仍然不知小魏为什么要过来跟我谈这些。

  「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呢?」

  「我是说,如果你还爱舒兰,我不反对你们继续交往。」

  这又让我惊呆了,刚刚听小魏说了一大通,我都听晕了,并没有听出他已经
比较明显的含义。这太不可理喻了!

  正是因为不可理喻,所以凭着我的政治敏感性,我有些怀疑,这是一个阴唇谋。
小魏可能是想利用我指头中的权力,以自己的妻子为钓饵,给我设置为他图利的陷
阱。

  「我不能这样做,我对我所做的事情甚感抱歉,我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
我断然地拒绝了小魏的「好意」。

  小魏无声地笑了起来:「周书记,你确信你不会后悔吗?」

  「对,我不后悔。」

  「要是我说,这是舒兰呻吟我来说的,你也不后悔?」

  什么?舒兰呻吟他来说的?这两口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小魏打了舒兰的电话,呻吟她过来。不一会,门铃响了,
小魏拉开门,把舒兰推到我身边。

  舒兰低着头,但看不出她有什么畏惧,而是换了一种比较害羞的样子。

  「书记说,他不愿意跟你继续了。」小魏对他老婆说。

  但是舒兰,美丽的舒兰很平静,甚至都没有看我一下,但是我看见她脖子的
筋鼓了一下,这是一个强忍住不哭的细微反应。

  舒兰平静地说:「我理解,就听书记的吧。」

  我心里忽地痛了一下,我抓着舒兰的肩想最后抱她一次。

  「我能再抱一下你吗?」

  舒兰伸出指头抱住我的腰,肉体紧紧地贴着我,她的脸靠在我的肩上。但是我
看见她的肩轻微地抽动起来。我知道她舍不得我,而我因为害怕小魏别有用心,
而意欲舍去。

  我捧住她的脸,泪水盈在她眼眶里,这一刻我也想哭。

  我想吻她的时候,她别开了:「不要吻了……」

  我不想看见舒兰流泪的样子,看见她流泪,我心里会流血。

  我擦去她流出来的泪水,说:「我爱你,我们继续好吗?」

  舒兰没有点头,而是将她的嘴送到我的嘴边,用舌去吻开我的嘴唇,我们
的舌温柔地亲在一起。

  小魏拍响了巴掌,说道:「好啦,等下再亲热吧,听舒兰说,你们在度蜜月,
你们就继续度你们的蜜月吧,在这里,书记就是舒兰的老公,我只是个跟班好不
好?你们明天去哪里玩,也要带上我,不然我就拆散你们。唉,我在酒店门口等
你们等得好苦,饭都没吃,书记应该请我吃餐饭吧,我把老婆都让出来了!」

  「别说这么难听,走,我们去吃宵夜。」……

  三亚的夜晚,很美,也有点忧伤。真没想到,一场不知如何去解的危机,居
然得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我很感谢小魏,我是要学着去尊重别人,去理解和
尊重小魏那点我不太认同的淫乱妻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