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我的猎艳生涯】(08)

发布日期:2016-06-07  来源:  阅读:加载中


                第八章

  俗话说好事多磨,我和白松白露这两口子幽了好久,终于能够如愿了。

  上楼敲门,开门的是白露,那个娇俏的小少妇完全是一副居家的打扮,身上
套着一件棉质的连衣短裙,粉红可爱系,类似于睡衣的那种。

  我一眼就看见,那个小骚货的身上竟然没穿胸罩,两个凸点明显的挺立着,
我趁着侧身进门的时候忍不住揩了一把油。

  「讨厌啦!」白露佯装羞涩的躲了一下,抬指头去护自己的胸部。

  我呵呵一笑,走进客厅跟白松打了个招呼,就坐在了他家的沙发上。

  「嫂子乳型真好,又圆又挺!」我笑着对白松说。

  白松丢给我一支烟,就得意的笑:「那是,露露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圆润,
奶子长的跟俩馒头一样,可惜就是不够大。诶?还说呢,什么时候介绍我跟大奶
人妻认识?」

  「呵呵,不急,哥们正调教着呢,等调教好了,保证送你床上。」

  我嘴上应付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白露俯身给我接水,那个又圆又挺的屁
股在紧身的棉质短裙的包裹下,曲线毕露,我算是看出来个,那骚货连内裤都没
穿。

  「诶?容易上指头不,我看那女人绝对是闷骚型的,她家里什么情况啊……」

  白松对孟姐念念不忘,拉着我一个劲的问东问西,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一
时没有注意,就突然感到一个柔软的娇躯朝我贴了上来。

  白松一看自己老婆贴上来了,哈哈一笑,怕我肩膀道:「先不说了,去吧!
让你露姐陪你去冲个澡。这骚蹄子已经欲火难耐了,哈哈!」

  我笑,揽着白露站起来说:「不至于吧,就凭松哥你的能力,还怕喂不饱嫂
子啊!」

  「呻吟姐!」白露娇嗔的拧了我一把,哀怨道:「人家前几天出差了,出去了
好几天,这才刚回来,就是要留着招待你这个小色鬼呢!」

  我跟她调笑着,相拥走向浴室,白露先帮我把衣服脱了个干净,然后看着我
已经处于半勃起状态下的大鸡巴,放荡的一笑,把自己身上的短裙也褪了下来。

  要说起白露,身材不算高挑,脸蛋不算白精致,但她的肉体却有一个非常明显
的优点,那就是又白又圆润。

  圆润,并不是胖,事实上她身高一米六,体重才九十多斤,她的圆润,全部
体现在身形上。奶子是圆圆的,屁股是圆圆的,胳膊腿,再加上一个纤细的小腰,
也都给人一种圆圆润润的感觉,甚至就连她剔过毛的阴唇阜,也是圆圆鼓鼓的耸立
在平坦的小腹下方,就好像一个小馒头似的。

  我是第一次看到她全副的裸体,上下欣赏一番,很快就被她胸前的那两点嫩
红吸引住了。挺翘的小奶头顶多只有黄豆大小,却是非常非常浅淡的嫩红色,那
种诱人的颜色,我几乎没有在任何女人身上看到过。

  「人家的奶头漂亮吧?」白露见我对她的奶头感兴趣,不禁把胸部挺了一挺,
娇哼道:「给姐吃吃。」

  我俯下身,一口叼住其中一粒,狠狠的咂了几口,称赞道:「从来没见过这
么漂亮的颜色,露姐,你是怎么保养的啊,比小姑娘的奶子还嫩!」

  「两个月就要保养一回呢!」白露淫乱荡的笑着,抓住我的指头探下她的胯下,
浪笑道:「还有这个,也是娇嫩的像花朵一样呢……」

  我把她横抱起来,坐在马桶盖子上,分开她的双腿一看,果然!那两片肥厚
的大阴唇唇一片嫣红,中间的屄缝更是娇嫩无比,就连两片小小的蝴蝶翅膀,也是
嫩红嫩红的。

  我一边抚弄着她的小嫩屄,一边问她:「露姐,你这颜色,都是保养出来的?
听说明星才做这个,价钱可贵了!」

  「咯咯……姐去保养不要钱!」白露浪笑:「不过保养完之后,得给人老板
试用一下效果,咯咯……」

  我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嘿嘿笑道:「哦……那就是拿屄顶账是吧!」

  白露正在套弄我鸡巴的小指头猛然一紧,嗔道:「呻吟你瞎说,姐又不是卖的,
那的老板正好是我们的床友,他们两口子也经常来我家玩的。」

  我又抚弄了几下,看着那么娇嫩的阴唇屄有心舔弄一番,可是一想她的骚屄不
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心里又有点障碍,正犹豫的时候,白露先顶不住了。

  「弟~ 别抓了,先弄一回吧,姐实在顶不住了!」白露娇喘着,早就淫乱水泛
滥了。

  「不洗澡了?」我把她放下来说。

  「你来之前我刚洗过,我又不嫌你,快点让姐套进去,受不了了……」白露
一边说着,一边背对着我撅着屁股凑了上来,用指头把住我的鸡巴,在她屄缝里蹭
了点淫乱水,屁股一沉就坐了下去。

  「喔……真他妈粗啊,操死姐了!」白露一坐到底,顿时一声长吟,撑地的
双腿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从后面搂住她,一指头揉着一个奶子,坏笑这问:「比松哥粗是吧?以前被
这么大的鸡巴操过不?」

  白露慢慢的扭动着缓着劲,说道:「松哥的鸡巴也比你短不了太多,就是没
你粗。不过姐玩过的鸡巴多了,跟你差不多粗的也有,就是没有像你这样又粗又
长的,喔……都要抽插到姐的子宫里去了。」

  随着她的扭动,我能明显感觉到在她的阴唇道深处有个硬块不断的摩擦着我的
龟头,真的是顶着她的子宫在操她。

  其实我听女人说过,十三四公分的鸡巴也很容易就能操到宫颈,我这将近二
十公分长,自然更加轻松,而女人的子宫是柔软的,堪堪触碰到宫颈和抵着宫颈
向内挤压着操的力度,带给女人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白露显然很喜欢这样的调调,坐在我鸡巴上磨了好一会,稍稍过了些瘾之后,
就开始晃动屁股,一下一下的套弄起来。

  浴室里响起响亮的击肉声,很快就把白松吸引了过来。

  「我说半天没动静呢,这就操上啦?」白松推门进来,已是浑身赤裸,上前
扶着半硬的鸡巴,就塞进了他老婆的嘴巴里。

  「爽吧?你这个小骚货,想小胡这跟大鸡巴想了俩多月了,被他操的爽不爽
啊?」白松淫乱笑着问她老婆。

  白露嘴里含着鸡巴,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不过根据她扭动的更加骚浪的屁股,
显然是爽到家了。

  白露为了很好的给他老公口交,不得不放慢了套坐的频率和幅度,这让我非
常不爽,当即把她的腰往起一推,让她站了起来,然后卡住她的腰,从她屁股后
边开始操她。

  我和她老公一前一后,很快就默契的调整了操弄的频率,她的骚屄和小嘴被
我和她老公同时操弄着,很快就让她达到了一次强烈的高潮。

  她吐出鸡巴大声的嚎呻吟着,屁股拼命的往后边顶,我感到她的阴唇道里越来越
热,好像长了一张小嘴一样,猛烈的抽搐着,嘬吮着我的龟头。

  白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快感立时让我也把持不住了,快速的猛顶了几下,抵着
她的子宫颈发喷了出来。

  「嗷……嗷……喷了姐了,烫死姐了,别停啊,继续操我,使劲,嗷……我
他妈也要爽了,呃……」

  白露的屁股疯狂的耸动着,肉体一躬一躬的跟个大虾米似的,拼命的把我鸡
巴往里抽插,她的高潮来得异常猛烈,而且持续的时间相当长,白松不得不从前边
抱住她,防止她肉体发软栽倒在地上,我们两个一前一后的抱着她不断扭曲抽搐
的肉体,足足过了有半分多钟,白露才长吟一声,慢慢的舒展了肉体。

  「小弟,你差点把姐姐给弄死过去了。」她挺起腰,把鸡巴从她肉体里抽出
来,回头朝我媚笑道。

  我顺势抱住她,一指头抚弄着她的奶子问白松:「我露姐这是给我长脸呢?搞
得这么激动,松哥你是多久没喂饱过她啦?」

  白松就嘿嘿的笑,拍了下白露的屁股说:「这骚货早就对我的鸡巴不感兴趣
了,我们两口子太熟悉,近两年都很少单独弄,很难高潮的。」

  他老婆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转头骂道:「放你妈的屁,是你对老娘不感兴
趣了好不好?就咱俩人的时候,你那根鸡巴老娘吹都吹不起来。」

  我们三个就调笑着冲了一个凉,顺便帮白露把屄里的白精液往外抠了抠,就擦
干肉体去了客厅。我和白松把他老婆夹在中间,一边聊天一边看了会电视,大概
过了一个多小时,白松就提议再来一炮。

  他之前并没有喷白精,鸡巴早就软下去了。为了找点刺激,好让鸡巴硬起来,
他就让白露跪伏在沙发上给我吹,他从后面玩了一会屄,等鸡巴差不多硬起来的
时候,就从白露的后面干了进去。

  我之前已经爽了一次,对白露的肉体已经不是那么敏感了,但关键是白露的
口技绝对一流,很快就把我吹的欲火难耐,鸡巴硬的好像铁棍一样,口交已经无
法满足我了。

  「松哥,换换班呗,露姐的嘴巴太厉害了,鸡巴涨得疼,让我操会屄吧!」
我忍不住的说。

  白松哈哈一笑,抽出鸡巴,然后把他老婆的屁股向前一推,白露就顺势骑在
我的腰上,屁股一扭就把我的鸡巴套了进去。

  她的屄里早就被白松干的白浆四溢了,鸡巴一抽插进去顿觉又滑又热,舒爽的
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那个小骚货嘴角含春,一边快速的耸动着屁股,一边托着一只奶子送到了我
的嘴边,让我给她吃奶子。

  我有点不太想吃,说实话,就白露那样的女人,纵然不是妓女,但肉体也比
妓女干净不到哪去,唯一值得放心的,就是她可以选择男人,可以最大限度的降
低染上性病的几率。

  但是她的肉体上不知道沾染过多少男人的白精液,尤其是她的那双奶子浑圆无
比,美得让我都忍不住想要往上面发喷一次,由此可见她以前被男人喷在奶子上
的次数绝少不了,我怎么可能下得去嘴啊!

  幸好,白松给我解了围,露姐刚刚俯下身想要让我吃奶,白松就顺势把她一
推,让她整个上半身都伏在了我的胸前。

  「讨厌,干嘛啊你!」白露不满的挣着想起身。

  白松却是紧紧的摁住她的后背,一指头掰开她的屁股道:「别他妈动,当然是
干你屁眼了!好久没吃过三明治了吧,今天让你爽个够!」

  「嗯哼……死鬼,你先慢点弄。」白露听话的把屁股向上耸起来一点,保持
我的鸡巴抽插在她屄里边的状态,让白松把鸡巴慢慢的抽插进了屁眼里边。

  我明显的感到白松的鸡巴隔着一层肉膜压迫在了我的鸡巴上,这让我心里突
然有点膈应,就好像我俩人在他妈肉棒互博一样,哥们可不喜欢搞基啊!

  不过等他在上面缓缓的抽抽插了几下,开始慢慢的加快速度之后,我却突然发
现,原来这个姿势竟然增加了一份对鸡巴的刺激,让我留着白露屄里边的鸡巴感
觉更爽了。

  于是,我也毫不客气的开始挺动屁股,在白露更加紧窄的骚屄里抽抽插起来。

  白露被我们两个上下夹攻,很快就不行了,呻吟的就好像一个被凌虐的母狗一
样,让我一度都担心他们家的房间隔音问题,会不会引得邻居报警啊……

  白松跟别的男人一起玩他老婆时,总是显得非常兴奋,但他作为一名玩女人
的老指头,却能很好的保证持久,操了十几分钟,也没有要喷的迹象。而我已是第
二炮,自然能够更加的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喷白精的欲望。

  可是白露就不行了,被两根鸡巴同时狂操了十几分钟,她已经连着来了两次
高潮,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断断续续的跟我俩求饶了。

  本来我没想理她,反正不是自己的老婆,白松还没有心疼呢,我也没义务疼
别人的老婆不是,反正由着自己的感觉来,操爽了再说。

  可偏偏,就在白露不知道第几次哀求我们快点喷的时候,我的电话来了,让
我们不得不暂停了下来。

  「喂,姐!」我一看是孟姐的电话,立刻朝他们两口子示意,让他们噤声。

  「嗯,刚才宝宝被他姥姥接走了,你过来吃点宵夜吧,我炖了汤。」孟姐在
电话那头说。

  我为难的同时,也感到有些意外,毕竟前天晚上刚刚喂饱她,怎么这么快又
要让我去她家吃饭啊。

  「呃……姐,我吃过饭了,正在朋友家玩呢。」我讷讷的说道。

  「那你晚一点再来吧,我把汤给你热着。」孟姐说。

  我为难道:「那个,姐,你是不是有事儿啊。」我觉得以孟姐的性欲来说,
不至于隔了一天就那么想弄,估计是有事,就那么问了一句。

  孟姐却是沉默了一会,噗嗤笑道:「讨厌,非让姐说出来是么,你个小坏蛋!
好吧……姐想你那个了。」

  「哇……」白松两口子在一边听的真真的,顿时忍不住鼓噪了起来。

  孟姐在电话那头一下子懵了,紧张道:「小胡,怎么了啊,要不,我先挂了
啊!」

  「别挂啊,美女!不行你也来找我们一起玩吧!」白松在一边怪呻吟。

  「啊?你是他朋友啊。呵呵,你们玩吧,我就不去了……」

  我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飞速了想了一遍,感觉十分可行,于是决定
立刻施行。

  于是我抢着说道:「好啦姐,我这一时半会过不去,回头我再给你电话哈!」

  说完,我立刻把指头机丢到一边,下身狠狠的一顶,白露顿时忍不住娇吟了一
声,惊讶的望着我,她分明看到,我根本就没有挂电话。

  我赶紧给他们两口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二话不说,拼命挺动屁股干了起来,
白松两口子心领神会,配合的完美无间。

  「呃啊……讨厌啦,刚才那是谁啊,人家刚刚都快高潮了,一被打断,感觉
又没了!」白露娇吟着浪呻吟道。

  白松嘿嘿笑道:「骚货,刚才十几分钟就被操爽了两次了,还没够啊!」

  「呃呃……就不嘛~ 人家的小屄和屁眼,呃~ 从来都没有被这么大的两根大
鸡巴同时操过,唔哦……操的人家好爽哦……人家今天要爽一百次……呃~ 用力
啊……大鸡巴要把人家的两个洞洞操肿了……」

  一阵持续了三四分钟的浪呻吟以及肉搏声,我偷眼看着指头机,孟姐果然没有挂
断。我心中一喜,看来有门。

  「松哥,换换位置吧,你来下边,让我操会嫂子的屁眼!」我说。

  「哎呀,不要啦,老公人家好怕!小弟的鸡巴太粗了,会不会把人家的小屁
眼撑爆哦?」白露更加卖力的表演。

  我淫乱笑道:「没事的,我这鸡巴操过好多女人的屁眼,没有一个出问题的。
你不信的话,刚才打电话那个,前天晚上刚让我操屁眼操的爽翻了,要是会出问
题,我舍得那么操她吗?你不知道,她在我心里,可就跟我亲姐一样,伤害谁我
也不舍得伤害她啊!」

  「那人家就不是你亲姐啊?好吧,那就让你试试好了,你可得慢一点哦。」
白露娇嗔道。

  我跟白松换了位置,等他们两口子操进去之后,我就掰开白露浑圆的雪臀,
朝着那个微微张开的小屁眼抽插了进去。

  「哦……嫂子……露姐……你这小屁眼可真紧啊,松哥操了半天都没给你操
松喽!」

  「咯咯~ 那,是露姐的屁眼操着爽,还是你那亲姐的屁眼操着爽啊,哦……
轻点啊~ 太粗了!」

  这种问题傻子才会回答,两个女人可都听着呢!所以,我用行动来转移话题,
抱着她浑圆的屁股飞快的操弄起来。

  我不知道孟姐是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等我和白松依次在露姐体内注入白精液
之后,我拿起指头机,看到我跟孟姐的通话时长,竟然长达二十分钟。

  我想,听了一场活春宫的孟姐,得不到鸡巴的抚慰,想必要欲火焚身,孤枕
难眠了。

  果然,在我们结束一个多小时,大概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再一次接到了
孟姐的电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