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潜来的艳福】(05)

发布日期:2016-06-07  来源:  阅读:加载中


            【潜来的艳福】(五)

  睡了一觉好的,后来好像梦见一条小花狗在舔我的鸡巴,本来也是挺
舒服的事,但还是怕宝贝被狗咬掉,就惊醒了过来。醒来一看,操,哪是
什么狗舔鸡巴呀,舒兰光着身子在用舌一点一点地舔着我的龟头。我这
才想起,这个光着身子的美丽少妇昨晚跟我相拥着睡在一张床上,我跟舒
兰背着他老公出来旅游来着。她呻吟我老公,把她这一身白花花美丽的肉体
都奉献了给我。

  我坐了起来,揉了揉还有点混沌的脑袋,似醒非醒。舒兰仍趴在床
上,轻轻地舔着我的龟头,并瞟着我,私下里笑着。

  我哝了声「醒了啊?」舒兰说:「我醒来很久了,没事干,就拿它
来玩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正做春梦?」

  「啥?」我还没明白过来。

  舒兰握住我的命根,用力把包皮往下捋,鸡巴因而显得愈加坚硬,并因为
充血而呈现出狰狞的猪肝色。

  「睡着它还这么硬?」舒兰顽皮地歪着头,玩弄着她称之为「大鸡巴」的
家伙。

  她的指头正压在我的腹部,尿意强烈袭来,我推开她的指头下床。

  「做什么春梦,这是晨勃,尿憋的。」

  放掉了积蓄了一宿的尿液,便洗漱刮胡须,在镜子里看见我垂吊的阴唇茎晃
来晃去,我才想起两人出来还没好好地搞过,要不要来一餐早炮呢?不然是不
是很对不起我这有权享用舒兰美妙肥蚌的兄弟呀。这样想着,鸡巴便微微地抬
了起来。

  整清楚后,我坐到舒兰身边,舒兰正高举绷直的两腿,做着开合的运动,
我知道她这是在勾引我。我抓着她凉爽鼓胀的大奶,眼睛贪恋地看着她美妙诱
人的肉体,又不由地赞美起来:「舒兰,你知道你光着身子有多美吗?」

  舒兰一边做着运动,一边得意地笑道:「这么美的女人都让你搞了,你是
不是心里美死了?」

  「可不是美死了,」在她打开双腿的时候,我的一只指头按在了她的阴唇阜上
,指头指贴着她的蜜缝轻轻地骚动,两股大肥蚌有着弹性很强的厚实感。

  「真后悔我当局长的时候,没有把你搞了,早知道你也这么喜欢我,我肯
定就对你下指头了。」

  「嘻,那时我也未必会答应你,我的局长大人。」舒兰展开两腿,要我伏
在她的身上,然后捧着我的脸说:「亲爱的说说看,如果那时你想把我搞上床
,你会怎么跟我说。」

  「干嘛呀?你又未必会答应我。」我爬在舒兰身上,玩着她的乳房,在我
的拨弄下,它们像两只胆怯的白兔。

  「说说嘛,要是说得我动了心,我兴许就答应让你上一回呗。」舒兰撒娇
带引诱地说。

  这有点像编排情节,很有趣的情节呢。我倒是愿意积极地配合一下。

  我亲了亲舒兰,几乎是挨着她的嘴唇对她说:「舒兰同志啊,你表现不错
,本局长决定奖励你一下!」

  舒兰抿着嘴笑:「我亲爱的局长要奖励我什么呀?」

  「奖励局长的大鸡巴,给你好好地爽一下。」

  舒兰笑着抗议说:「哪有这么直接的,我肯定不会答应你。」

  我假装严肃,继续扮演着角色说:「工作纪律你知道的吧,下级要服从上
级,领导想操你的屄,你应该服从。」舒兰在我身下反对说:「这是什么道理
呀,下级服从上级,也不是要把屄给领导操吧?」我又舔着舒兰的耳朵,诱惑
她说:「给领导操过屄的女同志,领导会考虑提拔的哦!」

  舒兰拼命地摇着头:「我也不想要提拔。」

  我当然不能就此气馁,继续做她的思想工作说,「我告诉你吧,本局长的
鸡巴可大了,你用一次就会天天想。」

  舒兰仍不肯轻易就范,说道:「局长的鸡巴虽然大,但是本姑娘的屄也不
是谁都能操的。」

  「那谁才能操。」

  「老公,我老公。」

  「那你呻吟我老公,我不就可以操了,真是笨!」

  「不,你不是我老公,你是我的局长。」

  「真不给局长操?」

  「不给,就不给。」

  我下身活动了一下,龟头找准了洞口,轻轻一顶,龟头就陷入了舒兰早已
黏滑的泥沼。舒兰爽爽地嘤咛了一声,却佯做不满:「谁呻吟你进来了?」

  「哈哈,快告诉局长,动心了没?」我的龟头停留在阴唇道。

  「没有!」舒兰倔强的回答我。

  我又向前推进,舒兰的泥沼里被我挤进去一半。

  舒兰撒娇地捶着我的肩膀,却是一脸的妩媚。「局长耍流氓,人家是有老
公的,你不能进去,快扯出来。」

  我嘿了一声:「看来还没动心是吧?」说着,我一抽插到底,用硕大的龟头
研磨着舒兰的花心,舒兰的花心是软软的。

  舒兰深深地吸了口气,下身颤抖了一下,便开始踹息:「你强奸我!」

  我知道舒兰开始享受了,故意逗她:「如果这算强奸,那我还是拔出来吧
。」我装作要拔出来的样子,舒兰却用腿箍住我的臀部,不让我出来。

  「既然都进去了,我就让你搞一回,便宜你了。」舒兰嘻嘻笑道。

  我故意问她:「这算是强奸,还是通奸呢?」

  「嘻,算通奸吧。」舒兰搂住我的脖子,跟我亲吻起来。

  我开始在舒兰的屄里抽抽插,舒兰的呻吟开始还有些忍着,后来就顾不上什
么,就好像在她自己家里,毫无顾忌。

  我猛抽插了一会,便放慢速度,以此积蓄体能。舒兰的小屄真的很紧, 我
抽出的时候,她似乎是抱紧我不让走,进去的时候,又像是鱼儿吃食把我吞吸
进去。她的呼吸声也渐渐不那么紧了,也睁开了眼睛,脉脉含情地看着我。

  「舒服吗?」我问着舒兰,舒兰点着头。

  「老公,以后你这根鸡巴只准搞我一个人,不准再搞别的女人好不好?」
舒兰的声音又是在撒娇。

  「那怎么行啊,」我说道,「老公这根鸡巴还得给老婆用的。」

  「不准,只准给我用,老公,好不好嘛?」舒兰噘着嘴,摇着我的肩膀。

  舒兰的撒娇令我不忍拒绝,我只好应付道:「好好好,那你的屄也只准给
我搞,不准给别人的男人搞。」

  「嗯,就给你一个人搞。」舒兰答应得倒是挺快。

  「小魏也不准他搞。」 我以其人之道来治她,舒兰倒是迟疑了一下说,
「好吧,只准你搞我和你老婆,你要是再搞别的女人,我就和你老婆联合起来
,剪掉你的坏家伙。还有,以后你跟你老婆做爱,要经过我的批准。」

  真是个野蛮的情人啊!我觉得这样的要求有点好笑。

  「这不太好……操作吧,我老婆要,我就得给,哪里还能先得到你的批准
呢?」

  「事后可以补办申请指头续,反正,你要经过我的批准。」呵呵,这个舒兰
,不知脑子怎么想的,鬼名堂还真多。

  我貌似无奈地说:「好吧,你跟小魏做爱,也要经过我的批准,这才公平
,对吧?」

  「嗯,我也会事后补办指头续的。」这回舒兰是认真和诚恳的。

  我慢慢的抽抽插着,这种速度适合调情,适合一边抽插一边聊天。

  「你爱你老公吗?」我抽插着舒兰,问起了她的老公。舒兰一时不知怎么回
答,她的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我,然后坦然地对我说:

  「是的,我爱我老公,但是……这跟对你的爱好像有所不同。」

  「怎么个不同呢?」我抽插着舒兰,问起了她的老公,但我的鸡巴好像变得
更硬了,而她的阴唇道也抱我抱得更紧。

  「我刚结婚那会,我爱他就跟现在爱你这样,很热烈,一刻也不想分开。
后来,激情就渐渐地少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七年之痒吧。」舒兰停了一下,
又接着说:「我现在跟他呢,好像是爱情少了,亲情多了,他毕竟是我老公,
我儿子的父亲,我们生活在一个家庭。我现在跟他是五分爱情,五分亲情,我
跟你呢,是十分爱情,零分亲情。」

  我倒不跟她计较几分亲情,本来我跟她就没有亲情。

  我温柔地对她说:「谢谢你爱我。」

  舒兰用指头圈着我的后背,用力地压向自己,让我的胸脯压着她的乳房。她
在我耳边说:「我爱你爱得很幸福。你爱我吗?」

  我刚要说我爱你,却听得舒兰的指头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床头柜上的指头
机,一看是她老公打来的,就递给舒兰。

  「我老公的电话,要不要接?」舒兰问我,我摇摇头,不要接,白天不接
他的电话。

  「那就不接。」舒兰把电话扔在枕头上,任它响着。

  说完不接,我又有点后悔,我忽然觉得我的人品也很恶劣,我居然想,我
一边日着他的老婆,一边听她老婆跟他通话,这也是非常好玩的事情。有一回
我跟一个机关的少妇做爱时,她老公来电话了,我听她一边撒谎说在加班,一
边用阴唇道吞噬我的鸡巴,我就觉得非常刺激,鸡巴也硬得想要爆炸。

  电话一直在响。我就说:「那就接了吧,这响声影响我们做爱呢。」

  舒兰又把指头机拿起来,按接听前,对我说:「老公先别搞了,他会听到的
。」我点了点头后,舒兰按了接听,我又拿起她的指头机,按了一下免提。舒兰
横了我一眼,还是把电话贴到了耳边。

  「老公啊。」

  「老婆,起床了没有啊?」

  「起床了,我正在梳头,等下就出去吃早餐了。」

  「怎么这么晚呀?都快9点了。」

  「同学们玩得很晚才回呀。」

  「今天准备去哪玩呢?」

  「上午去海角天涯,我反正听他们的安排,他们去哪我就去哪。」

  「那老婆你玩得开心点,要是有你喜欢的男同学追求你,你可以玩疯一点
,没关系呀。」

  「臭老公,你最近好奇怪,怎么老想着要老婆搞点外遇你才开心呢?你老
婆在大学可算是一朵校花了,想外遇他们都得给我排队了。」

  「好啊,不过不能只讲数量,不讲质量,挑一两个喜欢的就成啦。」

  「有病啊。那我跟你说吧,你老婆现在正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下,你说,给
不给他搞呢?」

  说着,舒兰对我笑了笑。舒兰说得没错,现在他老婆正躺在一个男人的身
下,正有一根鸡巴在他老婆的屄里轻轻地捅着,只是这根鸡巴不是舒兰同学的
,而是区委副书记的大鸡巴。

  我慢慢地日着舒兰,房里十分地安静,静到只能听见舒兰和老公打电话的
声音,还有我轻轻抽抽插时舒兰屄里轻微的水声。我觉得慢慢地操屄,反而感觉
会更加细腻,能体会阴唇道包裹阴唇茎的每一个轻微的细节。尤其是舒兰跟她老公
打着电话,更是助性。我心里说着:「小魏呀,你恐怕永远都想不到吧,此时
此刻,我正在日你老婆美妙的屄呢,你老婆的一身肉,真是爽死我啦!」这样
想着,我忽然有些冲动,想日出点动静来,让舒兰的老公去感觉。但我毕竟不
是那么冲动的中年人了,这么幼稚的事情,只是一闪念而已,并不会付诸实施


  正这样想着,小魏却在电话里说道:

  「切,我才不信,要不,你弄点动静出来听听。」哈,他真的要听一下动
静了呢!

  舒兰便主动跟我亲吻起来,我配合地用舌搅合她的舌,弄出水响的声
音。

  「听到了吧?」舒兰对她老公说。

  她老公说:「呵呵,不像,你呻吟两声听听看。」

  舒兰把话筒拿开,悄声对我说:「弄两下大的老公。」

  听舒兰要我弄两下大的,正有点合我的心意。我就用力顶了舒兰两下,舒
兰也就嗷嗷地呻吟了两声,这本身就是真实的,一点也不做作。

  「哈哈,这回倒装得挺像的。好了,回来把开心的经历讲给我听,我跟你
一起分享。」

  「好的老公,我挂电话了。」

  挂断电话,舒兰把指头机扔到枕头上,冲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不是
个坏女人,对老公撒这样的谎。」

  我拢了拢她的头发,安慰她说:「外面有情人的女人都会对老公撒谎,只
要老公不知道,就不会有任何伤害。」

  「嗯,老公,狠狠地操老婆吧,老婆要让你舒服地喷出来。」

  我于是加快了速度。我把舒兰的两腿扛在肩上,啪啪啪地撞击着她那圆浑
的屁股。舒兰眯着两眼,轻启丹唇,微露白齿,不停地呻吟唤,她那两只雪白的
奶子被胸脯上滚来荡去。这样的景象在我那乳房偏小的妻子身上是看不到的。
女人的差别就是如此之大,男人怎能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跟舒兰做爱的时候,我除了喜欢看她的乳房肉浪翻滚的景象之外,我还特
别喜欢看她的臀部,我喜欢捧着她又大又白的屁股,令阴唇茎纵行于那股间的深
溪。这样的视觉也格外地刺激。于是我不想用上面的那种姿势干到喷白精,我拍
了拍她的屁股,她睁眼看了我一下,就立刻知道了我想怎么去搞她。她先是侧
身合上两腿,然后慢慢地翻转,慢慢地抬起臀部,这个过程我的阴唇茎仍然抽插入
在她的屄里。她摆好了姿势之后,我捧着她的屁股前后抽送起来。她的呻吟也
随着我的频率也愈来愈密,最终密集得像是一声颤音。舒兰最终瘫软下来,头
和乳胸都紧趴在床上。

  「嗷——老公,快到了……用力,快!」

  我收到了舒兰高潮的信号,抽插得更加有力,在舒兰里面一股热流喷喷时,
我的龟头猛力抽插入到她的阴唇道深处,在她子宫痉挛的挤压下,我一泄如注,积
蓄了多日的白精子全部喷给了舒兰。

  舒兰知道我喷了,揣着粗气问我:「喷了?」

  「嗯。」

  「舒服了没?」

  我趴在她身上,粗气喷到她的脸上。

  「搞舒兰的屄,当然是舒服极了。」

  一顿早炮之后,稍作休整,我们就穿上衣服出发了。三亚的天气很热,舒
兰换了一条牛仔短裤,把个性感的屁屁包得圆满丰润,乳白色的连裤丝袜把她
修长的两腿紧紧绷住,也显得更加的白皙和光滑。她上身穿一件小衬衫,脚蹬
一双红攀带高跟凉鞋,还准备了一顶遮阳的草帽,完全是一幅外出旅游的行头
。我喜欢看舒兰穿高跟鞋,她穿上高跟鞋就前凸后翘地格外挺拔。临出门时,
我还忍不住紧紧抱住她,用指头在她那紧翘的屁股上抓了好一会才开门离开。

  吃过早餐,已快到十点钟了。我们打的士去了海角天涯。舒兰还是第一次
看到海,兴奋得到处乱跑乱跳,而我用她的指头机给她拍了很多的照片,这些都
是她回去后要向老公汇报的材料。在爱情广场上,她非要我用我的指头机,找人
给我们合拍了一张,以纪念我们的蜜月旅行。

  下午我们去了大东海游泳。换上泳衣后,我们牵着指头奔向大海。海里人头
攒动,我们到了海水齐胸的地方就停住了。然后,舒兰在水里隔着我的泳裤,
抓起我的鸡巴来。

  我警告她说:「别放肆啊,这里好多人呢。」

  舒兰嘻嘻地笑道:「又看不见,让我非礼一下有什么关系。」

  那就由着她吧。说实话,当着这么多人,让舒兰偷偷地抚抓鸡巴,我也觉
得非常刺激。然而舒兰愈发放肆了,她居然解开了我的泳裤,并把泳裤退到大
腿上,就抓着我的鸡巴套弄起来。

  这也算一种特别的体验吧。我没有制止她,享受着她对我的抚抓。忽然—


  舒兰坏坏地笑了一下,就沉入了水里。她居然在水里吞入我的鸡巴,她在
水里给我口交。

  过了一会,舒兰冒出头来,笑道:「刺激吧?」

  「还行。」我说。

  舒兰又沉下去,又含住我的鸡巴……

  这样的刺激,令我的阴唇茎虽然是泡在海水里,也还是一样的硬了起来。

  舒兰又冒出了头。她悄声说:「要不要尝尝在大海里做爱的滋味?」

  我摇摇头,「这么多人,我们文明一点吧。」

  舒兰不依:「我要尝尝。」说着,她把自己的泳裤解了下来,悄悄地塞入
到她的泳衣里。然后搂住我的脖子,轻轻一跃,在海水浮力的帮助下,她轻易
地将腿盘在了我的身上。

  「老公,快抽插进去。」

  我知道舒兰的性格,不依她,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只得抓着我的肉棒
,抽插入到她柔软的阴唇道。

  我说:「弄几下就行了。」

  舒兰说:「二十下,你数数。」

  舒兰蠕动着蛇腰,藏在水里跟我交媾。她一上一下地吞吐著我,在水面上
一点都看不出来,但她搂着我的样子,让经过的人感到奇怪,纷纷扭头看着我
们。

  我只得说:「行了,二十下到了,快穿上短裤,有流氓会潜入水底,专门
看女人的。」

  「啊?」舒兰也害怕了,连忙吐出我的阴唇茎,把泳裤穿上,我也拉上了自
己的泳裤。

  我们在海里游了几个来回,然后坐到沙滩上休息。好在太阳不大,不用担
心自己会被晒黑。

  一天的游玩就这样结束了,晚上我们在大东海吃了点三亚的小吃,就打车
回去酒店。

  舒兰挽着我的指头,像情侣那样,既兴奋,又温存。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我
们听到她的指头机响了。

  舒兰拿出来一看,是他老公打来的,并且打了好几个电话,我们都没听到


  「我老公的,要接吗?」

  舒兰问我。

  我说:「接吧,老不接他会怀疑的。」

  舒兰便接了电话,然而她却惊吓地呻吟了一声「啊」之后,立刻慌乱地扫描
酒店的周围。

  我看见小魏——舒兰的丈夫小魏,打着电话向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