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一丝不挂】(08)

发布日期:2016-06-0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第08章

  让萧森倍感恼火的是:刘鑫竟以工作太忙为理由,拒绝了凌尘殷切的邀请。
而且在第二天和第二个周末,他又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萧雪娇憨的邀请。

  以前他可是没这么难请的。每次从外地出差回来,甚至还会带些小礼物分别
送给他们。这回是怎么了?难道他竟从什么地方知道或猜到了自己的意图?不可
能。萧雪都还不知道,老周老谢当然也不知道,凌尘更绝不会告诉他。他也不可
能猜得到。这一年多来,自己从没要他帮过什么忙,见到他的时候也总是一副清
高冷淡的样子,他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求于他。

  萧森越是想不出刘鑫为什么拒绝前来,就越是无法找到解决这个困境的恰当
办法。萧雪的事情怎么都应该当面说才对。电话里既看不到他的反应,难以正确
选择后续策略;也很容易遭到怀疑,可能还会被他置之不理。而且,谁能知道在
听那些蓄意想要打动他的话的时候,他身边会是什么环境,周围会是什么气氛,
脑子又会在想着其它什么事情呢?白天肯定要工作,晚上多半有应酬,夜里则没
准儿身边就躺着一两个女人。假如第一次没能打动他,以后再想让他回心转意,
可就实在太难了。刘鑫本就是个异常固执而自大的人。

  多年前的两件事,萧森一直都记得很清楚。一件,是在刘鑫毕业考研的时候。
由于他当初入学的分数就是全校第一,历年的单科和综合学业成绩也全都在法学
院前三,于是萧森就和老周暗地里斗法,想把这个尖子拉拢到自己门下。不料,
虽然萧森出尽法宝,刘鑫还是选择了给出的待遇条件比他低不少的老周;另一件,
是在他想请刘鑫做萧雪家教的时候,刘鑫竟以报酬太少为由不肯接受。假如不是
因祸得福,安昭主动找上门来并很快成为他的情人,萧森很可能会想方设法要刘
鑫好看。

  萧森并不认为一个男人固执一点自大一点是什么坏事。但如果固执自大到不
看场合不辨对象,那就实在有些令人憎恶了。更何况,一个为几百块小钱斤斤计
较的男人,很难称得上是个真正的男人。所以,即使刘鑫后来确实偷偷帮过萧雪,
萧森也只把功劳算在安昭头上,对刘鑫鄙视依旧,没有丝毫感激之情,更不会因
为安昭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而觉得愧疚。这样的男人,安昭不喜欢,本就极其正
常。假如不是他走运发了大财,自己也是绝对不会允许女儿和他有任何瓜葛的,
普通来往也不行。

  只是,现在又该怎么对付这个一向都不好对付的家伙呢?总不能让凌尘找上
门去吧?那也太丢自己的面子了。日……萧森每次想到这最后的无奈之举,都忍
不住要暗骂刘鑫几句。而且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咬牙切齿,直到悄悄骂出声来。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转眼已经过了月中,他必须找个时间到北京去一趟。

  萧森其实也很清楚这件事情是急不得的,但一天见不到比较确定的结果,尤
其是根本无法预期什么时候才会有初步结果,他做任何事情就都总觉不能安心。
何况这次去北京打点,要花的钱只怕不在少数,假如没有可靠的收入来源,他这
个穷人家的孩子是一定会送得心颤指头抖的。毕竟,院长的职位更多只是个虚名,
拿来骗几个女大学生容易,要想捞些实在的油水可就太难了。那些教授讲师一个
个白精得象饿死鬼投胎,谁也不会轻易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那么点钱分润给管得了行
政管不了学术的院长。连校长都还要靠那几个权威打牌子,悄悄给他们各种好处
呢,院长又算个什么鸟!

  在这样的恼火,焦躁,自卑,甚至隐幽的后悔之中,萧森对所有东西都渐渐
失去了兴致,没心思去下功夫讨好那个有意考研的大四女生,也几乎忘记了已经
「销声匿迹」十多天的甄琰。

  而甄琰忽然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是你啊,最近躲哪儿去了?很忙吗?」

  见到甄琰推门走进他的办公室,萧森立刻又惊又喜地问。一边又用眼神示意
她关门。

  甄琰却只淡淡一笑,径直走到桌前三米左右的地方,站住。「最近有点事儿,
没怎么来院里。萧院长忙吗?」

  见她这么生分地称呼自己,萧森不由有些诧异。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门外,又
上下打量了甄琰几眼,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便也拿出公事公办的腔调答道:
「挺好。你的事情忙完了?不行的话就干脆请假吧。老这么只点卯不应工,影响
不好。」

  甄琰今天异乎寻常地穿了一身白色的套装,而且正襟危步,发髻高耸,一副
凛然不可侵犯的架势。假如不是说话还带着许多固有的娇嗲,萧森简直要以为站
在自己桌前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女人。她当然是有求于自己才来的,但她又显
然不想付出太多代价,所以才会选择在这样的时候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他的办公
室。萧森想,心里不由就有些好笑。她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怎么还敢奢望自
己免费帮她的忙呢?

  甄琰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萧森的官腔,仍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不用了,
我的事儿明天就完,下星期可以恢复正常。」

  萧森「哦」地应了一声,看看那张齿白唇红的脸,意外地发现一本正经的甄
琰倒也有种奇怪的魅惑力量,心中便是一动,口气也就软了些。「你今天找我,
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我下个月就要到美国去,怕来不及拿到学位,所以想请您帮我尽
早安排一下论文答辩。最好是下月初。」

  「那你也拿不到啊。学位评定会议肯定是要到六月中才开的,评定之后才能
发硕士证给你的。」

  「答辩通过不就等于拿到了吗?正式的证书我会拜托同学寄给我。」

  「万一通不过呢?」

  萧森这么说着,语气已经由官腔渐渐变成了揶揄。

  「萧院长的学生,怎么会通不过答辩呢?」

  甄琰脸上神色肃静,声音却越发婉转软糯。

  「那不一定。我可不敢保证。呵呵……」

  萧森得意地笑笑,仰靠在后面,左右轻轻摇摆着坐椅。

  被甄琰有意无意挑逗起了欲望,萧森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又是一个多星期没碰
女人了,越发觉得今天不能轻易放过甄琰。她这样的打扮倒是强奸的好目标。严
肃套装之下的诱惑,也许可以让自己体味到一种别样的极乐,萧森想,视线不由
自主落在正对着房门的那张长沙发上,暗自琢磨着该设计个什么情节才好。

  甄琰看着他,沉吟了片刻,随即淡淡地问:「保证的话,大概需要多少钱?」

  萧森楞了楞,又笑了。「不是钱的事。」

  说完,挥了挥指头,示意她去把门关上。

  甄琰却并没有动,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僵硬。好一阵儿,才勉强说道:「实
在不行的话那就明年重新来过好了。您帮我尽快安排答辩吧。」

  萧森只好自己站起身,走过去,关门上闩,又走回来,揽住甄琰的肩膀,想
要把她拉到那边的沙发上去。不料甄琰却硬起身子,抖了抖,不肯轻易就范。萧
森立刻拿出强硬的语气,冷冷地说:「明年重来也得我同意,提前答辩也得我同
意。你的论文现在还没交,能否正式提交还是得我同意。而且,按规定要交了论
文两个星期之后才可以安排答辩。我倒不急,但随便什么环节耽误一下,可能就
要到五月底六月初了。你要有心理准备啊。这个世界可没什么十拿九稳的事。」

  说完,揽着她肩膀的指头又一次向沙发方向发力。

  甄琰依旧硬着身子,说话却已经有了些哀求的意味。「萧院长,我今天肉体
不舒服,改天好不好?」

  萧森涎着脸,突然一弯腰,将指头从下兜进甄琰的裙子。「怎么?来月经了?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没这么玩儿过,怕什么?嘿嘿……」

  甄琰尽力躲了两下,终于还是没躲开,只好继续哀求道:「我确实是肉体不
舒服……」

  萧森的指头继续抓弄着,声音很有些不耐烦。「我看你容光焕发,白精神好着呢。
怎么?在外面找到更好的了?还是跟我玩新鲜,故意装成这样让我强奸你?」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是肉体不舒服,不想做。」

  见萧森没有停指头的意思,甄琰咬了咬牙。「你再不放指头我可要喊人了。」

  甄琰的话让萧森先是一惊,后是一怒,终于还是将指头拉了出来,甩了几甩,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仰头看了她两眼,恨恨地说道:「好,算你狠。你走吧。别
后悔就行。反正去了美国,有没有这个硕士学位估计也无关紧要。」

  甄琰整了整裙子,楞楞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却错综复杂,变
换莫测。有求恳,有恐惧,有愤怒,也有怯懦,就是没有屈服和逢迎。

  萧森暗暗觉得可惜。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或者是晚上就好了。现在时间地点
都不对,谁知道这浪货会不会真的喊呻吟起来呢?她呻吟起床来倒一向都是声嘶力竭
的。日……想到过去那些销魂蚀骨的体验,萧森不由抽了口冷气,裤裆中的阳具
越发坚硬茁壮,呼之欲出。

  好一阵儿,甄琰才总算重新平静了脸色,低声说道:「您真的没办法帮忙吗?
萧院长?」

  感觉到最后那声称呼中的重音,萧森笑了笑。「恐怕不行。当然,我也不想
故意刁难你,一切都会按规定办。」

  「能不能看在我过去尽心尽力服侍您的份上,帮我这最后一次?该付的钱我
都会照付。」

  萧森并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忽然问道:「你这么快就办好了去美国的指头
续,是不是傍上了什么大款?可别告诉我是刘鑫?」

  说完,见甄琰犹豫着没说什么,立刻又气恼地骂道:「日……我就知道。当
初在我家里见到他,你的眼神就他妈不对。果然还是被你给姘上了。日……他难
道还能比我厉害?不就是走了狗屎运发了一笔洋财吗?你他妈的真不知道好歹!」

  甄琰的声音立刻高了许多。「萧院长,你别胡说八道。那次以后我根本就没
见过他。去美国的事是以前一个中学同学帮我联系的,绝对和他无关。」

  「好好。我才懒得理你这些烂事。这样吧。我给你二十四个小时。明天此时
你的肉体要是还不好,或者躲着不肯见我,那就别怪我公事公办了。」

  说完,萧森笑了笑,站起来,走回桌后,拿起份论文,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甄琰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咬咬牙,昂首走了出去。

  等到甄琰玲珑的身影从门外消失,萧森慢慢丢开那份论文,从抽屉里捏了支
烟,点上。

  萧森其实并不在乎甄琰还有几个姘头。他很少给她钱,她在外面另找财源当
然也就很正常。而且很早以前他就听说,甄琰从大二开始就做了一个香港商人的
二奶,她现在住的房子,用的车子,都是那家伙给买的。算起来,他倒应该为甄
琰的不忠感到开心才对。

  那家伙还真是个冤大头!萧森得意地抖了抖大腿,让充血的阳具逐渐松弛下
去。没有大而结实的一张好皮,就不要学人家包什么二奶,象我这样找个情人不
就好了吗?花大价钱包女大学生甚至女硕士,又能挣得来多少面子呢?面子没挣
到,包还包漏了,怎一个冤字了得!萧森越想越觉好笑,险些让嘴里的烟头掉进
自己怀里,不得不忙乱了一阵,才总算将它扔进烟灰缸。

  这倒真是乐极生悲了。萧森自嘲地笑笑,忽然想起些什么,渐渐就陷入了沉
思。

  刘鑫会不会真的是她裙下另一个冤大头呢?这倒确实值得怀疑。甄琰对他肯
定是落花有意的,以他现今的财势和过去的经历,一心想要出国的甄琰肯定会有
许多希望他帮忙的地方。而她唯一能拿得出指头有可能打动刘鑫的,就只有她动人
的肉体和高超的技巧。那么,刘鑫会看得上甄琰吗?从安昭的样本来看,他似乎
也并不喜欢娇小玲珑的类型;那次见面对甄琰的态度也相当冷淡,即使甄琰有意
勾引,见过不少世面的他也应该不会轻易上钩。此外,大多数学业有成的男人都
更喜欢那些简单纯朴对自己的尊严和独立不构成威胁的青春少女,而不喜欢个性
坚强指头段高明的女硕女博。他们更不需要象那些没文化的暴发户一样,拿老婆的
才华充自己的面子。

  但,说是这么说,他们之间没关系当然好,万一他们真的有什么暧昧呢?会
不会对小雪,因而也对自己的利益构成威胁?想到这里,萧森不由心下惴惴,烟
头捏在嘴边,火机攥在指头里,却半天都想不起要把烟点上。

  刘鑫这样吝啬而白精明的人,不可能被一个小小的甄琰给弄到破产。充其量也
不过是几十一百万的事情罢了。在如今的刘鑫眼里,这不过只是一笔小钱。萧森
这么想着,艳羡和不屑之余,隐幽也有着几丝惋惜。但他也知道,刘鑫的财产是
不可能全部留给小雪和他这个泰山大人的,剩下的那些,谁多拿一点,少拿一点,
根本就无关紧要。只要他能得到可观的一部分,就算刘鑫被拿成了穷光蛋,和他
也没有丝毫关系。真的成了穷光蛋才好呢,省得他以后要一直活在刘鑫的威胁下,
讨他的欢心,看他的脸色,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萧森忽然又有些希望甄琰能够勾引到刘鑫了。这样一来,他就等于在安昭之
外抓到了另一个有力的把柄。一旦刘鑫将来敢对小雪和自己不利,就可以左右开
弓,杀他个措指头不及。

  得想办法弄清楚这件事情才行。萧森终于点上烟,扫了窗外一眼,起身走去
关了门,重新回来坐下。

  事情真是越来越多了。萧森想,却并没有感到半点痛苦,反而有一种竭尽所
能孤注一掷的快意。曾经做了八年军人,他非常喜欢这种大战在即的感觉。而自
从当初决心去读大学之后,这种感觉就很难享受到了。北京那次仕途纷争虽然也
不算小,但他却是在措指头不及的情况下仓促应战的,根本没有时间做任何准备,
以至终于一败涂地,只能跑到深圳来苟延残喘。这次自己可该早早准备,让刘鑫
这兔崽子好好尝尝老将出马的味道。

  萧森拿出一张打印纸,按照轻重缓急排了排顺序,并注明应特别注意的事项。

  第一重要的当然是小雪和刘鑫的关系变化和进展。但这个急不得,而且很难
准确预期双方反应和行动,必须见机行事。目前只能按照既定方针先办。切勿轻
敌冒进;第二重要的则是老谢的校长和自己的院长。这件事难度不算大,时间却
最为紧迫,只怕周末就得去北京跑一趟。切忌不能吝啬。也要严防老谢过桥抽板;
第三是要设法弄清甄琰和刘鑫的关系,这个也不难。凭自己一向极能让她满足的
身指头,加上老谋深算的智慧,甄琰根本无从反抗。倒是后续对策会比较复杂。假
如甄琰确实和刘鑫有暧昧,那就应该想方设法控制甄琰,以便将来能利用她打击
刘鑫,或至少得到更多刘鑫的信息。假如她和刘鑫没关系,也许还应该暗示并鼓
励她拉刘鑫下水,以便自己能从中渔利。只是,万一给凌尘小雪知道了,自己很
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萧森提纲挈领写到这里,停了一阵,在第三条前画了个大大的问号,表示后
续策略待定。又写了个「四」字,琢磨着凌尘的外遇问题,想不出有什么可写的,
便干脆留白。随即抽插了笔,将纸斜了,肉体倒在椅背上,重新看了一遍,觉得很
满意。

  其实还应该有「五」「六」「七」的,想起那封给安昭的信,那个身材颀长
的大四女生,以及对袁小茵的报复计划,萧森得意地笑了笑。他并没有打算巨细
靡遗罗列一切,那会让人认不清重点。反正前者要等安昭有回音才能决定,后两
项也几乎可以长时间搁置,都不值得在现阶段费太多脑筋。

  将三件大事的要点再次默读了一遍,萧森抓起打火机,犹豫了片刻,还是决
定保留这张纸以备不时的增添和参考。便打开抽屉放进去,锁好。

  订好机票,又打了几个电话,告诉诸色人等他将去北京的消息,看看时间已
经接近下午四点,萧森决定提前回家,整理一下行李,顺便和小雪再单独沟通一
下。便将桌上的论文随便堆了,拿起皮包,出门下楼。

  去北京之前大概是见不到甄琰了。以甄琰的脾气,是很有可能躲起来不见自
己的。但她六月才去美国,时间还很充裕。她一定会想些别的什么招数来说服自
己。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一点上,甄琰倒还真不愧是自己的门生。萧森一边开
车,一边不愠不火地想着。对即将开始的战斗的渴望,已经悄悄把折磨了他好几
个星期的性欲,挤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出乎萧森意料的是,当他走出电梯,甄琰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了。

  萧森楞了楞,很快就道貌岸然地问道:「你怎么来了?有事?」

  「森哥。」

  甄琰没有理会他严肃的语气,顾自娇嗲地喊着。同时扭腰侧脸,神情若羞若
媚,若笑若痴。那一身套装,也仿佛忽然变成了性感内衣,不仅无法挡住一点从
她肉体里沛然散发出来的魅惑,甚至还为她凭添了一种异常的妖媚。「您这不是
明知故问嘛。刚才吓得人家还不够吗?哼哼!」

  萧森又喜又惊,连忙走近她,低声斥道:「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不能在外面这
么呻吟吗?万一被人家听到了,小心你的屁股。居然还做出这副骚样?想死啊你。」

  「你不喜欢吗?森哥?」

  甄琰依旧不肯正经说话,还伸出一根细指,轻轻点在萧森衬衣上,指甲划起
一阵酸麻,然后停在乳头上面,继续呻吟般地说。「我是想死了。森哥你想不想
呢?我们有半个多月没爽过了吧?我的屁股正痒的难受呢?你呢,痒不痒?」

  说完,指头指又开始绕着乳头画圈。

  低头看着那片被激得渐渐隆起的衬衣,萧森心里暗骂一声,开门关门,随即
将甄琰死死地顶在门背后。「看在你这么识趣没让我等二十四个小时的份儿上,
今天就饶你一回。下次再这么胡鸡巴乱整,老子非打花你的屁股不可。日……」

  伴随着最后这声长音,萧森往前狠狠鼓了一下肚子,算是对她的「正式」警
告。

  甄琰不以为意地轻轻推开他,半嗔半笑地说:「这会儿不也没在外面了嘛,
你还这么凶干什么?哼哼!」

  「你他妈的,刚才在走廊里……」

  看到甄琰揶揄的表情,萧森立刻收住话尾,转而斥道:「你他妈的下午装那
一副B样干什么?存心要老子好看不是?」

  甄琰忽然板起脸,仿佛重新变成了办公室里的那个女人,连声音也淡得如出
一辙。「我那会儿确实是不舒服。而且青天白日的院长办公室,你不要脸,我还
要脸呢。」

  萧森神情一滞,竟想不出该怎么回话,不由就有些急了。「日你妈啊,好象
你有多要脸似的。要脸你还来找我干什么?要脸你当初死气白赖地勾搭我干什么?
老子那时候看上的可不是你。你个不要脸的浪货,怕自己考不上研,巴巴地跑来
向我哭诉。怎么?现在弄得,好象还是我亏待了你不成?再说了,哪次你不是被
老子日得很爽?哪次你不是呻吟得好象没了魂儿?哪次你不是哭着喊着千求百恳让
我再来一次?你说!」

  甄琰也提高了声音,冷冷地说:「得了吧萧院长。再怎么说您也是老师,我
还是学生。就算我跑去跟你哭诉,您就可以涎着脸在我身上抓来抓去,我怎么反
抗都不肯罢休吗?」

  「去你妈的吧。你那是反抗?我看是呻吟床还差不多。你这种……」

  说到这里,萧森忽然觉得气氛有异,连忙闭了嘴,「算了,今天我没兴致跟
你吵。你回去吧。」

  甄琰立刻就眼泛泪光,泫然欲泣。「你真的就不肯帮我的忙了?」

  「帮什么忙?你这么要脸的人,哪里还用得着我帮忙。呵呵……」

  萧森一边冷笑,一边就走去坐在沙发上。

  甄琰却神情一变,重新摆出刚才的妖媚模样,紧跟着坐在萧森旁边,双指头抓
着他的胳膊,乳房在肩膀上蹭了两下,用天真少女一般的语气,仰脸在他耳边低
声呻吟道:「森哥,森哥?嘻嘻……跟你开个玩笑,你怎么就急成这样了。我这不
是来了嘛。不要脸的话我们就一起不要脸好了。如果你还不满意,那我连屁股也
不要了,行不?」

  萧森忍了一阵,到底还是笑了。「妈的,你个浪货,老子真是拿你没办法。」

  「嘻嘻……我还以为这次要玩强奸游戏呢。谁知道你这么不配合。」

  萧森心中一动。「配合配合。我还等着你先强奸我呢。嘿嘿……」

  甄琰看了他几眼,没再说话,而是咬牙切齿,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单指头揪
住萧森的领口,牵狗一般地拉他上楼。

  萧森半推半就地跟在她后面,视线从她的长发,迅速滑过她轻软的腰肢,停
在那两片忽然变得异常庞大的屁股上。即使屁股很快又再沉在暗影里,他的视线
也不忍轻易移开。

  一进房间,甄琰就迅速把他揪到面前,推到床边,推倒在床上,然后看着他
的眼睛,说道:「今天你倒老实。是不是怕我绑你啊?」

  萧森沉吟了一阵,犹疑地答道:「还是绑吧。不然我肯定会乱动,就没味道
了。」

  甄琰点点头,看了看床尾。「这张床真破,系绳子的地方都没有。」

  「下面轮脚可以系。笨……」

  萧森低声反驳道。

  甄琰闻言,立刻一脸怒气地跳上床,骑在他身上,抬指头就是一个耳光。「你
吃饱了不是?敢跟老娘这么说话?我自己难道会看不出来吗?用得着你多嘴?老
娘不过是嫌那样绑不紧罢了。哼哼!」

  萧森脸上吃痛,肚子吃瘪,心里却还是为甄琰装腔作势的恶毒感到好笑。但
他不敢露出笑容,只能尽量用恭谨的语气,小心谨慎地说:「是是,是我不对。
我的床也不对。早知道您老会来,我就该买个四角能挂铁链的大铁床。」

  第二个耳光还是狠狠地打上了另半边脸。「我不是您老,要呻吟女主人。哼哼!」

  「是是,女主人。要不,女主人您还是凑合着绑绑?松一点就松一点吧。」

  「你想得倒美,绑松点儿?万一你挣脱了怎么办?是我强奸你还是你强奸我
啊?哼哼!」

  甄琰咬牙切齿地说着,几丝笑意隐幽浮现在嘴角,转眼就又不见了。「绳子
呢?准备好了没有?」

  「有有。在衣柜顶上。」

  甄琰直跪起来,两条纤细的腿异常有力地夹着那只略嫌肥大的肚子,抬指头欲
打。「要呻吟女主人!每句话都要呻吟!」

  「是是,女主人。够不着的话,您就拉这个床头柜过去。也是有轮脚的。」

  萧森益发恭谨地说,直到甄琰跳下床,拖着床头柜过去,才悄悄喘了几口粗
气。

  也只有在甄琰面前,他才能轻松展现出真实自己的另一面。看到甄琰开始逐
个绑住自己的指头脚,萧森多少有些得意地想。命运还真是待他不薄。在美丽而冷
感的凌尘,唯爱而专情的安昭,被动而顺从的袁小茵之后,又把刁钻而伶俐的甄
琰主动送上门来,让他终于能够找到一个绝妙的发泄途径,不再需要无限制地压
抑那个或粗俗或卑贱的自己。虽然他并不认为这个自己比师生妻女面前斯文有礼
的那个自己更真实。但如果让他整年都维持那种形象,他也不可能会感到快乐。
如果说儒雅清高是他的理想,那么粗俗卑贱就是他的本能。他融合不了它们,他
也不想摈弃其中任何一个。缺少了哪一个,都不能组成现在这样能上能下能附庸
风雅也能随心从俗的萧森。他对自己一向可都是非常满意的。

  只可惜她就要到美国去了。想要再找一个象甄琰这样能和自己如此契合的女
人,而且还得是漂亮女人,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当初试探和培养甄琰,可实在
费了他不少工夫。有没有可能想办法留住她呢?萧森这么想着,看向甄琰的眼神
似乎也带上了几丝温情。

  甄琰将他绑好,扯成一个「太」字,回身看到他的眼神,不由也是一楞。
「你在看什么?哼!」

  萧森只得收敛起思绪,耸耸阳具,促狭地说:「没,没。女主人,您打算怎
么强奸我啊?」

  甄琰用憎恶的表情看了看,随即抬起头,唾道:「切!强奸你还用得打算。
总之让你舒服不了就是。」

  说完,伸指头轻轻拨弄了两把,转身下床,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

  「女主人,您忘了关门上锁。」

  「怕什么,还早呢,这时候你老婆女儿怎么可能回家?」

  「还是小心点好,女主人。万一……」

  「好好。就你这个老东西想得周到。哼哼!」

  甄琰没好气地打断他,走去闩了门,动作也自然而然地加快了速度,转眼就
赤裸着侧躺在萧森身旁。

  随着甄琰蜻蜓点水般的轻抚,萧森忍不住呻吟连声。

  然而,甄琰却迟迟不肯下什么狠指头,一味抚弄挑逗着,从胸口,到小腹,到
阳具,到大腿小腿脚踝脚掌,又转回来,一直升到肩头,升到脖子,升到他耳朵
后面的软肉。萧森吃痒,猛地摆了几下头,作势欲咬,甄琰却立刻缩了指头,吃吃
地笑着,忽然又揪住他的耳朵,将整颗脑袋拎得悬在半空。萧森「啊」地轻呻吟一
声,全身的肌肉也都绷了起来。

  「你想造反吗?你以为你是李自成啊?」

  「我不是!我是你的奴隶,永生永世永远不变的奴隶。女主人。」

  「这还差不多,嘻嘻……」

  不待萧森有丝毫准备,甄琰已经俯身下去,死死咬住了他的胳膊。另外那只
指头也迅速拧在乳头上,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哧啦声。

  萧森强行忍住呻吟喊的欲望。他不想让自己错失了体味快感的最好时机。此时,
它们正迅速冲进他的胸口和脑袋,象三枚粗大的铁钉,轻易就穿越了经年不化的
冻土,穿进下面悠远而温润的回忆,牢牢镶嵌在那一片混杂万端的细腻之中。于
是,整张床渐渐开始下沉,以一种坚稳异常的恒定速度,将他陷向那个从来都不
曾到达过的深渊。

  在风一般的轻抚承接引领下,疼痛的快感已经将所有的土壳,全都戳成了筛
子。

  萧森越来越期盼那摧枯拉朽的最后一击了。他抬头睁眼,看着甄琰,脸上露
出乞求的神色。

  甄琰停下动作,笑了笑。「还敢不敢不听话?」

  「不敢了,女主人。」

  「以后是不是我说什么都要听?」

  恍惚之中,萧森本能地迟疑了片刻,还是答道:「是,女主人。」

  「帮不帮我搞定答辩的事?」

  萧森脸上神色一变,没有说话。

  「那好,我走了。你自己爽吧。」

  甄琰站起身,做出要走的样子,眼睛却依然停在他脸上,象是知道他一定会
暂时屈服。

  铁钉正在一点点消失,冻土也正在一点点重新凝结。萧森不由害怕起来,无
奈地说道:「我答应还不行吗?你这个浪货,快让老子好好爽爽。」

  甄琰得意地笑笑,回身重新趴下,双指头分别抓住他的大腿和乳头,使劲掐拧
着,牙齿同时落在阳具周围毛茸茸的草丛间,细密而周详地咬啮起来。

  萧森转眼又再呻吟连声。除了恍惚而快乐地下沉之外,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一
切。全身所有的感觉,也正被一点点吸进甄琰嘴里。

  那个诱惑了他许久的深渊,却依然遥远如恒。

  不知过了多久,萧森总算恢复了一点神志,勉强睁开眼睛,却正看见甄琰正
上下吞吐着他的阳具,心中一惊,连忙喝阻道:「你干什么?想让我现在就泄气
啊?老子还没强奸你呢?日……」

  甄琰脸色一抖,动作随即停顿下来,悻悻地坐直了,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