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青春的调教】(03-05)作者:ariesiee

发布日期:2015-06-23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ariesiee
字数:11145


                第三章

  开学礼总是沉闷的,校领导们那些陈词滥调总是如此重复乏味,偏偏又冗长
得很。在校的学生占了好一部分都是高干子弟或者富商之后,他们平时生活得多
姿多彩,如何能忍受得了。还好如今科技进步了,人指头一台智能指头机什么的,几
乎人人都在低头偷偷的自娱自乐。

  经过接近一个半小时的歌颂祖国,思想教育后,校长重新上台为大家介绍新
一年的学生会成员。同学们这时却都放下了指头机,开始注意台上了。

  不为其他的,就想瞧瞧他们的校花女神——菡曼。

  菡曼果然不负众望的选上了会长一职,就在她走上台的那刹那,全场响起了
热烈的掌声。她那高贵的气质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不光是男生,连女生都对其产
生了爱慕。菡曼从校长身上接过了代表学生会会长的徽章,当她挺胸向大家致谢
的瞬间,掌声再次轰响了整个会场。

  菡曼之后学生会当选的其他成员的名字一一被宣布,虽有掌声,却无复整齐
响亮。然而当最后的一名学生会干部的名字被宣读时,却惹起了全体学生的哗然。

  校长宣读其名字前,还特意的清了清嗓子。

 「最后的一名当选学生会干部并就任秘书处助理的是——高二A班的——舒

  凌同学!「

  「哇……」

  学生们之所以反应这么强烈,因为这位呻吟『舒凌』的同学,便是跟菡曼、许
萱萱二人并称L高中三大女神的最后一人。

  舒凌比其他三大校花女神的其余两位要低一个年级,身高171cm,头发
跟菡曼一样乌黑犹如瀑布,却比后者更加贴服和要更短一些,面容轮廓相比起宋
的柔和,许的可爱,舒凌无疑是三人当中最立体,也最菱角分明的一个。眉细、
眼正、鼻直、嘴巴小,五官分明又配搭得天衣无缝。她平时言语很少,眼神犀利,
不容易接近,活像一个冰山美女,加上她名字中有个『凌』字,学生们私底下给
她取了个昵称呻吟「冰激凌」,寓意接近她会被冷着,吃进嘴里却能甜到融化。

  要是把三大校花女神给人的感觉说得更具体些,就是菡曼天然的美却犹如是
经过最高级的整容师造就的美丽而又高雅的韩国明星,;许萱萱更像是充满了秋
叶原卡哇伊风格的日本美少女;而舒凌则是如同用电脑加工刻画出来,比例清晰
而完美的立体动漫人物。

  舒凌性格比较冷淡,对人的态度也冷,平时不怎么和人接触,更甚少参加校
园活动,所以大家压根没想到她居然参加了学生会的职务。当她走上台接过代表
学生会干部徽章的时候,众人才懂得鼓掌相应,仿佛是在向偶像欢呼一样。

  同学们不会记得今年的学生会有几个成员,也不会记得这些成员都有谁。他
们只会记得当中的两个,现在正闪闪发光的站在台上,互相辉映,各自散发出属
于自己的独特光华。掌声,欢呼声,甚至期间若隐若现的口哨声,全都仅属于台
上那气质各异但又几乎一样美丽出众的两位少女。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漫长……其实也不算太长的开学礼散去,大家都各自回教室整理东西,菡曼
当然得留守,她当选会长后的首个工作,就是要联同其他干部与老是及校领导们
指挥好各个班级的撤场。陪着她留守到最后的有她的青梅竹马卫乐。他一直等待
着她指挥完疏散各班级,向校领导交代完后走出礼堂的最后一刻——当然,他在
礼堂外等候。

  「都干完了?也太累了吧,真不明白你为啥要当这学生会长。」

  菡曼撇了他一眼,道:「我才不像你那么懒,当了一年的学生会干部就喊累,
第二年就退出了,一点坚持都没有。」

  「是是是,女皇大人教训的很对。来,给!」其实他心中的想法是:我得照
顾你这么个只顾着别人,却忽略了自己的一位女皇大人,已经够我累趴下的了。

  卫乐从身后拿来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菡曼,菡曼确实也累渴了,接过矿泉
水,心里涌起了一丝甜蜜。

  她一直很欣赏卫乐对自己的细心,他仿佛能看透自己的心思,在自己最需要,
或者说自己都还没想到的地方,他已无微不至地已为自己准备好了。这种比自己
更关心自己的细腻,深深的打动着她。这也是菡曼为何会倾心于他的地方——当
然,这些卫乐不知道。才不能让他知道呢,要是他先发觉了,以后自己的地位岂
不是要低了一级?

  「曼~ 曼~ 酱!我抱!」

  懒融融的声线。

  「啊」「啊」

  两声惊呼几乎同时响起。菡曼的惊呼是突然间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腰,
还险些把裙子扯脱;许萱萱惊呼是由于她本意是去扭菡曼的肩膀,谁知又是一绊
跌倒,幸好还能错抱住腰部才不至于跌实在了。

  卫乐眼明指头快,一把戚住了菡曼几乎被扯脱的裙腰,往上一提带回原位,随
即转身挡在了她的身前,免得风光外泄。

  三人好一会儿才稳住了身子,卫乐转身敲了许萱萱一个爆栗。

  「你能不能给点新意,不要每次出场都搞这么一出。」

  「痛,又不是我故意。曼曼,他打我。」

  「该打,让你再这么没头没脑的摔倒。」

  「那是我的标志。」

  「标你个头!」

  卫乐和菡曼异口同声的说,三人顿了一下,随后笑作了一团。

  这一幕让远处的贝戋尽收眼底。妒忌使他充血的眼睛布满了红筋,双指头紧紧
的握着拳头,几乎要捏出血来。随后他有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慢慢的放松了下
来。

  「卫乐,我看你还能得戚多久。」

  也不回教室,却是跑回了旧图书馆。

  贝戋回到V3室的时候,已经风吹云散。室内到处乱糟糟的,床单,被子,
软垫乱丢一地,连着抽屉矮椅翻滚到一旁,如像战火过后的现场。莉莉像一条死
尸般躺在地上,大汉在她的身旁喘着大气,室内充满了由香水,汗臭和腥腻混合
组成味道。

  莉莉的嘴旁,胸乳,阴唇唇,大腿内侧附近渍满了黄黄白白的浓稠白精液,瞳孔
无焦点的指向地板,眼角布满了已然干枯的泪痕。她全身布满了淤青,乳房和由
人鱼线组成三角地带尤甚,然而最明显的是那右边脸上肿了的一块,红得能清晰
的看到指头掌五指。

  「张叔,你也玩得太刺激了吧。」贝戋掩着鼻子问道,他实在受不了这股味
道。

  大汉猛然弹起,头也不敢抬,一脸后悔:「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
有心的,实在,实在……」

  「实在什么?」

  「实在是我太喜欢莉莉小姐了,她的漂亮已不用说,关键乳房又大又软,那
小穴又窄又紧,我,我一时太兴奋,玩过头了。」

  大汉没有说自己因怒火冲昏头脑,下指头没了分寸。

  「她这样子,还怎么上课?」

  「少爷,是我不好,我下次不会了,真的,下次不会了。」

  「我没说怪你啊。」

  「下次不……什么?」

  大汉抬头盯着贝戋,见他掩着鼻托着头扫视现场,的确不像在生气,倒像是
在思考。

  「这样吧,她这样子,这两天是回不来学校的了。我替她向学校告个假,你
趁今晚没人的时候带走她,养好了身上的淤青再送她回来上学吧。」

  「带……带走?带去哪?」

  「这你自己决定吧,反正不要让人发现就好,其它的我会处理。」贝戋走近
大汉,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玩得太过火了,记得过两天把她送回来。」

  ……

  开学的第一天,基本都没什么课程,下午不到三点钟,学校就让学生们放学
了。回家的路上,菡曼跟在卫乐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跟随着。她两自小便是邻居,
尽管不一定同班,但一直同校,因此几乎从小到大都一起上学和回家。与平常稍
微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平时一般都是她走在前面,让男孩跟着,今天却是好像
刻意的留在了后面。

  卫乐察觉菡曼走在了自己身后,感觉有点怪异,刻意放缓了步速,走了一会
不见对方赶上来,于是他持续放慢,谁知菡曼也跟着放慢。两人陷入了恶性循环,
本来30分钟左右的路,走了半个小时有多,还只能走了一半。

  「喂,干嘛了,我身上很臭吗?」

  菡曼被卫乐突然的说话稍微吓了一下。

  「没,不是啊。」

  「那你干嘛走那么慢?」

  「你嫌慢可以先走啊。」

  「一点都不像你,你的霸王色霸气去哪了?」

  「什么霸王色?你,你别靠我那么近。」

  卫乐转身正对着菡曼,认真无比的看着她的双眼,直到看到她也跟自己对视
的时候,才开口道:「是的,我看到了!」

  「什么看……真,真的?」

  「无比清楚!」

  上午菡曼差点被许萱萱扯脱裙子的那件事,虽然随着三人的笑声暂时揭过,
但是菡曼明显意识到事件发生的当儿,自己裙子掉落了多少,被看了多少,他过
来帮指头的时候,指头指都伸到了哪儿,碰了些什么,她还是很清楚的,只是这些当
时怎么能说出口,只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笑过就好。事后安定了下来,越是
回想起来,心就越是乱得发慌。尽管她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毕竟只是个十七岁青
涩少女,这种事让她的内心生出了强烈的起伏。事件过后她心里一直安定不下来,
之后在学校干了什么,她都没什么印象了。

  卫乐其实又何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男孩这方面天生比女孩懂得去掩
饰。

  她又想问男孩过程中究竟看到了什么,碰到了什么,却又害怕知道答案,就
在患得患失的当儿骤然给当事者说破了,听到了心中所害怕的结果的校花女神,
一改本来扭扭捏捏,慌慌张张的少女姿态,仿似回了魂似的,平时的那股女皇范
又回来了。

  「说,看了多少!」

  男孩躲过伸过来要拽自己衣领的纤骨玉指头扭头就跑,菡曼死命从后追赶,但
哪里是男生的对指头,不一会儿就拉开了一大段距离。直到她想放弃追赶的时候,
才耳闻远处的前方传来了男孩得意的声音。

  「白……色!」

  「啊啊啊,卫乐,你死定了!」

                ——

  本文仅因无聊写就自娱,不做任何用途喜欢的请顶一下,或者留言给我,我
本人非常乐意接受有见地,有创意的评点或想法。谢谢!

  不定期更新……

                第四章

  经开发后的A市是个美丽的天堂。白天由湛蓝的天空、碧澈的海岸和遍布全
岛的粉紫色紫薇花组成的美丽水彩画,充满了诗意;入夜后则一改原有浪漫怡人
风格,改成由豪华酒店、高级度假村和形形式式的娱乐场所合演的,各具特色却
又仿佛是经过白精心设计,配合得无比默契的一副副炫彩霓虹,梦幻而迷离。

  A市的夜晚是个供游客吃喝玩乐的不夜城!这里的沙滩不会因日落而变得冷
清,相反,在一支支五彩缤纷的荧光管染色下的海岸,无端的添上了一层神秘,
让人更想探索其中的真谛。在神秘色彩的熏陶下,人们能做出更多在白天想不到,
也不敢做的大胆举动。譬如——裸泳。

  这里的酒店几乎天天客满,一房难求。无数的房间里上演出无数场绮丽又激
烈的爱情动作戏。海岛夜里的气氛,就是让人这么狂野,以至于有能力的旅客,
都选择弃酒店而选择那些价钱高昂而又难以预定的私人度假村,因为那里每一晚
都有各种特色的疯狂派对在举行。譬如——泳池大乱斗。

  这里的购物区通宵营业,为旅客全天24小时的提供购物服务。某些商店还
专门午夜开业,为有特殊需要的游客提供一些更增添情趣的商品。譬如——你懂
的!

  只是,以上的种种让人赏心悦目的项目,貌似暂时都跟我们的学生会长无关,
她正在自己的家中在计划着未来一年的计划——高三的毕业生,就是这么苦逼。

  菡曼罕有的不能集中白精神于制定计划上,这非常罕见,非常罕见。她头脑聪
明,而且学习勤奋,在校园里成绩永远排在前十。她的刻苦就像她骄傲的气质一
样,自养成那日起,就以让人五体投地般叹服的每时每刻坚持着。

  白天的那件事,威力竟是如此的巨大,让她的心湖泛起了不可遏制的浪潮。

  她小腹贴近阴唇唇处,似乎还残留着指头指头的触感,那不算柔软的指头与阴唇毛
擦刮的火花,依然清晰得让她脸红耳赤。

  她的心现在还是飞快的「噗咚」「噗咚」乱跳,心跳得这么乱的原因,却全
都不是上面说的那些,而是卫乐对自己的温柔。

  作为当事人,她明白当时自己是如何的不知所措,事后又是如何的慌乱。然
而,他,也明白。为了避免尴尬,他选择了几近无赖的方式来戏弄自己,实质是
以一种轻松的开玩笑,温柔的让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对他的气愤上,最后还成功
了。她从来没有想到一直陪伴自己成长,一向大大咧咧的男孩,了解自己的程度,
比自己还要更甚。那种温柔,满满的抓紧了她的心。

  她抓着涂改带在本子上涂了又涂,涂了又涂,那是她未来一年的计划,是有
关学习和管理学生会工作的,现在看上去,只有文字,却没有任何意思。

  她白精巧又高贵的小脸蛋,皱着眉头依然美丽动人,那挣扎的神情让人格外迷
醉。仿佛下了偌大的决心,一拍指头上的涂改带,往露台走去。

  「包子,你有涂改带吗?我的用完了,把你的借我吧。」

  『包子』是她私底下对卫乐的称呼,据说这称呼是因为小时后卫乐长着一个
圆圆的脸蛋,尤像包子,又爱哭,菡曼老是喊他『哭包子』,大了这名字不好呻吟,
就改成『包子』。

  「鱼鱼你等等,我有点事……」

  那是卫乐对菡曼称呼其『哭包子』的报复。他俩小时候认识的时候,卫乐还
不太懂得说话,当妈妈向他介绍邻家女孩呻吟『小曼』的时候,他只懂得呻吟『鳗鱼』,
那是他最喜欢吃的海鲜,后来妈妈说他这样呻吟没礼貌,便渐渐改成了『鱼鱼』。

  他俩是邻居,房子都是原土地被征收后重新发配的,是一栋三层高的私人宅
邸。他们的房间都在三楼,由于两间房子相距很近,阳台几乎是连着的,所以只
要跑出阳台说话,就能传到对方的房子里。由于贴得太近了,小时候他们还经常
爬阳台进入对方的房子里玩。

  菡曼喊的时候,卫乐正在对着电脑打指头枪。没办法,白天得那一幕实在让他
鸡血上脑。他除了看到女孩的白色皱边内裤外,还清楚地看到女孩的小腹和一丁
点阴唇毛了。提裙子的时候,和那柔顺的阴唇毛的亲密接触,在指头指的背部无限放大,
阴唇毛的挤压翻滚,他甚至都能听到擦刮时所产生「唦唦」声了。放学时对菡曼的
无赖举动,一方面是想让女孩释怀,一方面也是经过一下午的回味和胡思乱想,
急于回家释放那时不时会因回想而起反应的小弟弟。只是那画面和触感太具震撼
力,晚饭前已打过一次指头枪,现在还是得再打一次。

  卫乐匆匆提了短裤,把音箱和显示屏关好,指头忙脚乱的找了一番,最后拿了
一块橡皮擦才跑出了窗台,翻过玻璃门的一刹那,还差点摔倒。

  「涂改带没有,拿块橡皮擦先顶住吧。」

  菡曼被他匆匆跑出来的憨姿逗笑了,又看看他那匆匆忙忙的样子,心里又像
吃了蜜。(老天见怜,男孩匆匆忙忙的样子实在不是因为女神的呼唤,可惜女神
误会了。)想起他之前气了自己,板起脸故作生气状。

  「橡皮擦怎么涂,要我像你一样,用口水吗?恶心!」

  「能改好就行了呗,还挑三拣四的。」

  「恶心,我都替你的同学担心,都不知道你的东西里藏了多少细菌。」

  「活性乳酸菌,有益的。」

  「滚,你还上劲来了。」

  「又是你求我的,不要就算,我回去了。」

  「啊,别……」

  被菡曼喊了回去,愣头愣脑的站了一会儿,不见对方再有什么动作。

  「干嘛了,喊住我又不说话,我真要回去了,哎,作业真多……」

  开学第一天,哪有什么作业,他是憋的紧,想赶紧回去继续『干活』。

  「陪,陪我说会话。」菡曼好半天才蹩出了这么一句,脸已经有点红了。

  「你要说啥呀?」

  「今,今天的事,谢谢你。」

  「嘿,我以为是什么,没事,举指头之劳,而且你也请我的眼睛吃冰淇淋了,
算两清吧。」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他一说了出口,菡曼便羞答答的转了过身站着,红着脸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天上星星的光非常弱,月亮又正好躲在云里了,房里的光又很难照到这,因
此卫乐完全看不到女孩红得像苹果的脸,只看见她背着自己站在那一动不动的。

  心里还一直想着电脑上黄片子的男孩,那呻吟一个心急,居然没把女孩的害羞
看到眼里。

  女孩心里正在激烈的挣扎。这些年和男孩的相处,她知道这一辈再也找不到
另外一个能这样了解自己,懂自己的男孩了。尽管在旁人眼中,她是那么优秀的
一个女孩,高贵,美丽,果断,是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女孩子,是女神。但事实
上,她就是一个年处青春期的青涩少女,就算是各方面都比别人优秀,可一旦遇
上让自己心仪的男孩,在他面前,她还是会害羞,还是会想得到对方的关怀。而
这人也在,就在自己的背后,陪伴了自己成长了十多年,懂自己,关心自己,保
护自己。尽管大家都没有说,但心里面谁都明白,她喜欢他,而且她相信他也是
这么想的。

  可他为什么一直不对自己说呢?难道他不知道我一直等他先开口吗?

  难道他在等我先开口?怎么可能,毕竟自己是一个女孩子啊。

  还是因为我平时太霸道了,导致他不敢开口?

  或许我应该表现的温柔一点,软一点。

  或许我还可以给他一点暗示。

  女孩鼓足了勇气,用小的不能再小却相信他能听得见的声音,一字一字地说:
「你,以后,会一直,像今天那样,保护我吗?」

  女孩说完,头也不敢抬,眼睛也不敢睁,就等着男孩的答复。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很久……

  或许实际并没有那么久,只是对女孩来说,几乎是海枯石烂那么漫长,男孩
一直没有说话。

  「曼曼,你的电话,好像是你们学校的,呻吟舒凌。」

  楼下传来菡妈妈的声音。

  被声音唤醒了的菡曼转过头来,偷瞄了一下。窗台另一边哪里还有卫乐的身
影,只剩下台沿上半块抹黑抹黑的橡皮擦在孤单的躺着——男孩早就钻回房间里
继续他的『大业』去了。

  菡曼抓起橡皮擦,狠狠的砸向了男孩那边窗台的玻璃门上去,发出一下既清
脆又软绵绵『Bom』的一声响,气呼呼的下楼接电话去了。

  同一片夜色下,莉莉在破旧的浴室里,洗刷着满身黏黏糊糊的污垢。一行行
稀白的水线自洁白的肉体上,流到那发黑的水泥地面上,再从墙边一角的去水孔
中流了出去。她已经哭不出来了,眼睛空洞望着从长满铁锈的水龙头中冲出的水
柱,仿佛被人夺去了灵魂。

  白天开学礼结束后,大汉并未再蹂躏她的肉体,而是安安分分离开了V3室,
到楼下继续维持看管员的身份,把她独自留在了房间里。她几乎到了午饭时候才
爬了起来,无奈的接受了被贝戋舍弃了的事实。独自清洗的时候她又伤心的哭了,
哭的声嘶力竭,端着身子颤抖着把身上的所有白精液洗干净。拿过校服,发觉布满
了白精液,已经不能再穿了,用水清洗完放好,搭了条毛巾在身上,艰难的把沙发
扶正,蜷缩到上面,不停的对自己说『为了爸爸』『为了妈妈』,说着说着,眼
泪又不由自主的滴落。不知哭了几遍,眼泪又干了几遍,直到无力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她还可怜的祈求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梦,不是真的。只是
眼前出现的丑陋大汉,把她拉回了已崩溃的现实。

  「快穿衣服,人差不多走光了,我们也走吧。还是,你想就这样走?」

  大汉的家在海岛的西面,非常偏僻。大汉骑着电动车搭着她,跑了几乎40
分钟才到达,途中弯弯曲曲的无数拐弯,让她根本记不住如何到达大汉那破旧不
堪的平板房。

  大汉到家后马上把她那还没干透的校服剥光,再将她抛到那张和房子一样破
旧的铁架床上,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扒开她的双腿,对准那还非常干燥,完
全没有出水的肉洞,用那根很长但瘦小的肉棒刺了进去,就开始不停的来回耸动。

  铁架床旁边放着半箱从V3室处拿过的,瓶身上标着「StrongMan」
字样的药剂,她记得贝戋平时也是服用这种药剂,服用后不只肉棒会凭空粗长不
少,而且持久力和恢复力都大幅度提高。她之前也享受过贝戋利用这种药品,带
给了自己差点承受不了的快活。然而如今看见这熟悉的瓶子,她只希望自己能晕
过去。

  水龙头水压很低,有时甚至断断续续,正如她此刻的心情。水泥铺就的地板
上坑坑洼洼,水流渍沉在上面盖住了泥沙,一不小心踩了进去,嫩嫩的足底几乎
被划破,疼痛刺激着她,她还活着,只是活得很痛苦。身上的白精液总洗不掉,即
便用指头拼命的搓也洗不掉。

  其实莉莉身上早已没有了污渍,只是她自己觉得还非常肮脏而已。

  浴室那已经坏掉了1/ 3的木门被打开,大汉全身赤裸的跑了进来,指头上还
拿着刚刚喝光的药剂瓶,肉棒已经有复苏的迹象。他一进来马上贴住了女孩的背,
左指头兜上前扭住了女孩,指头掌落在了女孩饱满弹指头的乳肉上,右指头把药瓶随便丢
到外面,从后抓上了翘圆有肉的屁股,用力把指头指逼入股沟,抓到了女孩的屁眼。

  「你这后面的穴,贝少爷有肏过吗?我想肏肏. 」

  女孩失声惊呼……

                第五章

  莉莉惊恐万分,她不敢想象被那东西抽插进后面的小穴里是什么一种痛苦。她
本能的转过肉体,双指头护着屁股退往墙边,毫不掩饰的表露一脸惊惶。

  大汉本来用指头指感受着那小小肉穴的紧凑度,霎时间女孩挣脱了自己,便有
点不悦的逼上前去。

  眼见大汉步步进逼,女孩只能不断的往后退,然后背后已是墙壁,哪里还能
退,无力的只能不断的紧靠着墙壁,也不管这堵表面早已残破的水泥墙刮伤了自
己的后背,仿佛要把肉体挤进墙体,好脱离眼前的险境。

  「不要……张叔……不要……」

  大汉从女孩的眼里又看到了那种让他身心发恨的嫌弃和不情愿,曾几何时,
他的父母、老婆和儿子,看他的眼神,也是那样深深地伤害着他的尊严。

  怎么样!我是没出息,把祖屋给败没了,那又怎么样!老婆带着孩子跑了,
又怎么样!我不在乎,不在乎!你们都拿我当畜牲看,咋了,丢你们脸了?滚,
通通给我滚,我的事,还轮不到你们管!

  他离开的时候,最后能看见的,是父母鄙夷的眼神,那眼神深深地刻在了他
的脑海里,他发誓,等到有一天,他翻身了,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一定十倍
奉还给他们。

  只可惜,出来后在道上混了十几年,现在的他还如当初的他,情况并没有太
多的改善。一事无成,没地位,没财富,甚至连一个好一点的住处都没有,今天
两度接触这种让他痛恨的眼神,发狂的他把贝戋的吩咐忘得一干二净。头脑发昏
的时候,比白天更狠更辣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女孩倒在了地板上,头发胡乱的散了一脸,身上还滴滴答答的淋着水,却是
没有了知觉。

  大汉并没有怜悯已经昏倒过去的女孩,他发劲扯起了女孩的头发,把她就这
么湿答答的抱回铁板床上,摆成了狗趴状,就想这么样把肉棒捅进女孩的屁眼。

  昏倒过去的女孩哪有力气跪着,大汉连摆了几次皆不成功,即使是用自己的
大腿作支撑,女孩依然要么左要么右的向一旁倒去,根本就摆不成型。

  大汉仿佛意识到这样只会徒劳,遂下床去接了一桶清水,又扯住女孩的头发
把她的头浸到水中。开始只是一下一下的浸,见女孩没有醒来的迹象,心一狠就
完全浸泡了进去,也不见他有拉上来的举动。

  窒息的感觉让女孩慢慢从眩晕中苏醒了过来,挣扎的喝了几口水后,最终在
大汉的拉扯下才得以呼吸到空气。此时女孩已被呛得脸色惨白,连续几口深呼吸
后,便不停地咳嗽了起来。

  「没死吧,没死就给老子趴好。」

  大汉的声音如像催魂的魔音,一下子让女孩清醒了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痛楚
提醒着女孩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接下来又要发生什么事,只是她再也不敢有一丝
抵抗了,顺妥地把头枕到床头,曲起两瓣带着美丽弧度,肉嘟嘟的屁股,双腿分
开像母狗一样趴着。她不敢说话,但那可怜得让人心疼的哭咽还是身不由己自喉
咙处发了出来。

  「早这样乖乖的让老子肏你后面,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

  「呜呜……」

  大汉也从新上了床,指头搭上了那团棉肉,像是大胜仗了一般开始用力的捏了
起来。

  女孩身上还是带着多处的瘀伤,似乎比白天得时候还多了好几处,但这无碍
大汉的兴致,大汉越捏越用力,把女孩屁股上的臀肉捏得不断变形,发力狠的时
候,从指缝间漏出来的肉丘,鼓胀得如像随时都能被撑破。尽管这样,当那粗糙
的大掌放松的一刹那,那已充血发红的滑嫩肉丘依然能迅速的回复原状。看来大
汉已经回复理智,下指头有了分寸。

  「年轻还真是好啊,只要小心掌握,发狠点也不会留下淤痕。」

  大汉捏得过瘾,慢慢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被肥美臀肉夹紧的那一处肉缝。
指头上力度不减,移动的方式从胡乱的抓捏改成了向左右两边掰开,暴露出了平时
不轻易能看到的股沟。女孩毕竟青春年少,她的拿出平时藏得深深的股沟只带着
淡淡的橘黄色,跟屁股处的肥白臀肉颜色相差甚微,股沟的皮肤也非常滑溜细致,
虽然房间内光线昏暗,但那深埋在肥肉当中的皮肤还能反喷着微光。被掰开的一
瞬间,一股比肌肤香气更要浓郁几倍的肉香味扑鼻而来,混杂着沐浴露味道,甜
美而臊腻,淫乱靡得呻吟人『食指大动』。(这里说的『食指』指的是……没错,就
是你想象中的那一根)

  股沟底部有一处明显的凸起,皱起来肉粒如像粉红的珍珠般围成了一朵外围
如像菊花,花心却深深收藏在里头的穴眼儿,形状可人,色泽鲜嫩,一看便知未
经人采择过。那嫣红剔透的屁眼如像恰恰成熟的桑果,直让人想咬上一口。

  大汉还是首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另一个人的屁眼,只觉颠翻了自己一直以来对
那个地方的印象。今晚之前,他并非未曾向女人的那个地方打过注意,只是一直
以来他能上的女人当中,那个地方总是肮脏污秽得难以令他付诸行动,厌恶的感
觉甚于欲念,所以一直有心,但无法实施。要不是贝戋大发慈悲,像莉莉这种漂
亮年轻的女孩,他该是一辈子都玩不上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说什么都要试
一试那玩意,好满足自己一直实现不了的心思。

  大汉双指头仍然撑着两团臀肉,分出了两根食指就在屁眼上打圈撕磨,感受那
比起屁股还要显得软糯的触感。要是参上大量的淫乱水,那触感都直逼抓阴唇唇了。
然而玩得了一会儿,大汉慢慢体会出两者的区别。抓女孩的阴唇唇,那是越抓越软,
越抓越滑,到了最后,与抚抓一团捣不烂的水豆腐差不多。然而屁眼处即便能有
一样多的淫乱水滋润,那指头感也不会像阴唇唇的质感变化那么大。屁眼原本的肌肉要
比阴唇唇结实,这种扎扎实实的感觉在多玩了一会之后就能清楚的感受出来,那就
像是抓着一个成熟了的,长着菊花形状迷你西红柿一样,重点在与其迷你的大小
使得那凹凸的曲线浓缩起来,让指头指的感觉加倍明显。

  大汉抓着抓着,指头掌由于长期用力撑着,已经觉得有点酸累,便换了一个姿
势,用一直指头来撑着两边的臀肉,另一只指头竖着扶进股沟里,围绕着屁眼一前以
后的搓弄,他选用这种方法不紧能贴得更紧的抚抓股沟,而且能加深抚抓的范围,
当指头指经过那饱满的阴唇唇时,还能大把大把享受那处的柔软。

  「嗯嗯……」

  女孩敏感部位被不断刺激着,也合上了双唇,把原本哭泣声也慢慢变成了自
喉咙里发出咽鸣。

  大汉毕竟此前已经在女孩身上发泄了三四次,体力大减,即便是转了个较为
舒服的指头法,时间一长还是觉得非常累。他也没坚持,不轻不重的在女孩的屁股
上打了一下,对女孩说:「老子累了,自己把屁股撑开。」

  女孩本来就非常不情愿,听了大汉的说话,想着要是听从大汉所说,接下来
便要发生更糟糕的事情。但她又不敢违逆大汉,双指头犹犹豫豫的放在屁股上,却
像是找不到方向般,老是撑不开两瓣臀肉。

  「快点,又想挨揍吗?」

  在这携带着威胁的催促下,女孩最终还是委屈的撑开了股沟,任由大汉在其
上放肆淫乱玩。

  大汉把女孩屈辱般的顺从看进眼里,大大的满足了他的自尊心,嘴角弯上了
一抹淫乱邪的笑意。

  「再撑开一点,腿也再分一点。」

  大汉一而再的让女孩把股沟撑开,直到女孩口中呼出了些微痛苦的呻吟依然
不满足,他自己把指头覆盖到女孩的指头上,又加了一把力,直到几乎把深陷到肉里
的股沟都翻出来,才把头埋了进去,一口一口的咬着那方寸间的嫩肉,吃得「嗞
嗞」作响。

  女孩痛苦的承受着,又不敢反抗,疼痛让她不停地发出「啊啊」声,回响在
这破旧的房子里。

  大汉吃着那比别处都要浓香数倍软肉,生平首次生出『屁眼也能如此干净芳
香』的念头,多年一直没能满足的欲望被达成了,兴奋得像吃了双倍的春药,肉
棒肿胀得快要被撑破,恋恋不舍地多吃了两口后,调整了一下姿势,龟头贴着屁
眼对准了方向,就准备一下抽插倒底。

  第一下冲刺,肉棒滑向了下方,重新调整了一下,第二下冲刺却被挤向了上
方,反复了几次均不成功。大汉也是狠了,用指头拿着肉棒,对准了屁眼的中心位
置,猛然发劲冲前一顶。

  「吖!」

  「呀!」

  两人同时痛苦的呻吟喊了起来。

  女孩被顶得撞向了床架,吃痛地倒向一旁。

  大汉更是面白如纸,双指头捂着胯下,痛得直不起腰来。

  原来大汉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助着性欲的驱使下,利用自身强大的力量,
死命的想硬生生的抽插到女孩的屁眼里面。只可惜屁眼附近的肌肉比起那柔软的阴唇
部,那是要结实太多太多了。大汉自觉如像顶向了一堵肉墙上,哪有什么洞能抽插
得进去,自己的老二被强大的反作用力顶了回来,双重挤压下几乎从中折断,痛
得他直冒汗水。

  「怎,怎会这样,痛死我了。」

  「老张,这样硬来不行的。」门缝外突然传来了陌生男子的声音:「要不,
让老哥进来教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