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罪妻】(十四下终)作者:zhaozhimo

发布日期:2015-06-22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zhaozhimo
字数:3984

            十四章铁证如山(下终)

  看着视频中阿龙得意地笑着把已经半软的鸡巴抽离妻子销魂肉洞时带出的一股股

  白色白精液的场景,不由得感到一种极端的心碎,仿佛自己一件一直视若珍宝
的珍贵东西瞬间被摔得粉碎,整个肉体仿佛被抽去了全身力气。

  悲伤不已的我合上双眼,视频中那一段段淫乱秽场景似乎荡漾在我周围,得意
的阿龙仿佛此刻出现在我面前一样,居高临下,带着嘲讽的眼神,用不肖的哂笑,
在我耳边说着:「看到没有,刘哥啊,这就是你爱妻的骚样,不管她多么有钱有
地位,多么端庄高贵,还不是一样臣服於我的胯下,让我随便玩。她就是一个骚
货!婊子!贱人!

  哈哈!!「

  画面一暗,镜头迅速转换,妻子似乎刚刚洗完澡,正在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
和妆容,而穿着黑色透明三点式内衣的小妹在帮妻子整理行李,卫生间里「哗」、
「哗」

  的流水声显示阿龙在洗澡。

  这时小妹问妻子:「今晚你真的一定要走?再玩会吧。」

  「嗯,我已经玩高兴了,你和阿龙玩吧!赵少打电话要我回公司肯定有重要
的事,耽搁不得。再说我也不习惯和你哥以外的男人过夜,回家睡安稳些。」

  「那阿龙怎么办,你走了他可能会不高兴. 」

  「管他呢,他没资格管我,我走了正好便宜你,有大把的机会玩他,榨干他,
顺便看紧点,免得他持宠而骄。知道吗?」

  「好吧。路上小心点,一路顺风. 」

  正当妻子提起行李时,阿龙刚好洗完澡,赤裸着强壮结实的肉体出来。他见
妻子要走上前一把拉住妻子的指头撒娇道:「乾妈,不嘛,怎么要走了。说好今晚
你和茜姐陪我的,嗯…」

  「乖,今晚我有重要的事,有茜姐陪你保证让你欲死欲仙,听话下次我陪你。」

  「不要,我不要,嗯…每次都是下次,不嘛,不要你回到肥猪身边去。我就
是不嘛,今晚一定要陪我。」

  妻子大概是被阿龙纠缠得发火了,猛地暴喝一声:「烦死了,有完没完。说
下次就下次,滚开!」说完,怒气冲天的妻子一把甩开了阿龙,提起行李就走出
了房间. 被妻子强大气场吓傻了的阿龙呆呆地看住妻子离开,不禁流下了委屈的
泪水。

  「哎呦,心肝宝贝,不要哭啊。乖,大姐走了,不是还有我吗。今晚茜姐陪
你,高兴点,出来玩就是要开心,别哭了。」

  穿着暴露的小妹一边安慰着阿龙,一边稍稍前倾靠在阿龙身上,双指头托着阿
龙的下巴,白嫩的左腿不安分地就势抬高缠着阿龙的右大腿,然后把阿龙的双指头
放在自己高翘的臀部上搓揉,性感的艳唇则逐一舔干了阿龙脸上的泪水。

  阿龙毕竟年轻还是小孩心性,在小妹温言软语安慰和热情如火挑逗下,很快
抛弃了妻子带来的烦恼,与小妹激烈地热吻起来,并熟练地抚抓刺激挑起小妹的
情欲。

  一番肉体摩擦后,阿龙站起拿着指头机,命令小妹跪在地上给自己口交,小妹
照做了,先从阿龙的阴唇囊开始舔,一路舔到龟头,来来回回几次后;接着嘴紧紧
含住龟头,用舌和嘴唇挑龟头的最上面,头一上一下的,鼓着腮帮往鸡巴上吹
气。

  而阿龙一边大呼小呻吟享受着小妹口交带来的快感,一边用指头机拍小妹给自己
口交的场面,不时用指头抚抓她的头发以资鼓励。

  这么玩了一会小妹又讨好地用她那对大奶,夹住阿龙的鸡巴不停滑动,由於
小妹是跟着妻子保养的所以乳房的皮肤十分细嫩就像上面有了泡沫一样,滑腻腻
像在干她的奶炮一样,让阿龙爽得忘我地大呻吟:「爽!!好爽!茜姐你的功夫越
来越厉害了,呜哦!!!是不是从老闆那里学来的,哦,真受不了!!你这欠干
的骚逼。我要干死你!哦」

  小妹听着阿龙侮辱的语言不禁给了阿龙一个白眼但在阿龙看来是最风骚淫乱荡的表

  情。阿龙终於受不了,随指头扔掉指头机,一把抓起小妹扔到宾馆的大床上,在
小妹的惊呼声中撕碎了其身上所穿的三点式情趣内衣,然后像强奸一样地干小妹。

  在那张大床上,阿龙变换着花样姿式蹂躏小妹,什么传教士、后入式、蝴蝶
飞、侧入、狗爬等所能想到的姿势全都使了一遍,似乎要把妻子离去产生的郁闷
都发泄在小妹身上,而小妹则兴奋地承受着阿龙的摧残,主动配合着阿龙的动作,
整个房间充满了淫乱靡的呻吟声和兴奋的喘息声。

  整个晚上都在干,阿龙似乎有使不完的劲,累了就休息,醒了再干。第二天
早上在洗漱间干完了最后一炮才退房。这个视频也到此结束了。看完这个视频让
我感到小妹的惊人变化或者这才是掩盖在世俗虚伪假面具下最真实的小妹不成?

  紧接其后的一个视频是全身赤裸的小妹坐在一装修豪华房间的沙发上,两腿
向外侧大大地张开,女人最神秘最令男人向往的部位就这样毫无羞耻地暴露在摄
影机的镜头前,而下体一丝不挂的阿龙则跨站在小妹头上,挺动着已经硬直发亮
的阳具向小妹嘴里抽抽插,而小妹左指头扶着阿龙的大腿津津有味卖力吃着阿龙坚硬
的鸡巴,嘴巴不时发出哧溜作响的声音,右指头则伸到两腿之间指头指不停地搓揉着
自己的阴唇蒂,不时还动指头抠屄。

  而阿龙则把小妹的嘴当成女人的屄来抽抽插,不时左三下,右三下,还不时发
出一阵畅快的淫乱笑来调侃小妹:「茜姐,我的小弟弟不错吧,把你的口交技术练
得越来越好,都快赶上老板的口技了,你得交点师傅钱才行哦。嘿嘿…哦爽…」

  在淫乱笑中阿龙猛地把鸡巴用力往下一压,鸡巴直到达小妹喉咙深处,让其感
到一阵窒息,小妹想用力推开阿龙以便能透气,但阿龙身强体壮力气又比小妹大,
小妹被其压得死死的只能拼命挣扎,过了一会阿龙才抽出鸡巴,小妹不由得干呕:
「小王八蛋,你想害我啊!」

  阿龙得意地笑着:「嘿嘿,这是深喉,我的小弟弟第一次深喉,这可是连老
闆都没享受过的哦。哈哈!爽吧。」

  画面再次暗下来,随着就是近镜特写小妹赤裸仰躺在沙发上,两腿被阿龙拉
开压成一字马对着镜头,阿龙则跨坐在小妹胯上,在他粗重的喘息声中,硬如钢
铁的粗壮阳具很有节奏地左三下右三不停调换着角度在小妹的阴唇道中抽插进抽出,
刺激得小妹呻吟连连不时发出兴奋的浪呻吟。

  而这样更让阿龙得意地卖力操小妹的逼,先是连续三下或四下的浅浅抽插入再
猛地一下直抽插到底,刺激小妹的阴唇道肌肉痉挛更紧紧地夹住阴唇茎,而阿龙趁机一
圈一圈地扭动屁股带动阳具在小妹体内旋转扭动,从而使阴唇茎和阴唇道腔壁嫩肉紧
密地贴在一起互相摩擦着,更猛烈地挤压着,而小妹尖呻吟着:「啊!要死了,哦
…小坏蛋,你从哪儿学来…的,不…要,嗯,哦,呜…你坏死了…」

  阿龙则淫乱笑着:「这要归功於你哥的好老婆——我老闆调教的好,把…哦…
我从一个菜鸟调教成一个床上功夫高指头,啊…不敢说天下第一,相信在本市绝对
是十大做爱高指头之一,邹老闆店里的那些鸭子除了老白都和我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要是到店里去卖绝对是头号红牌。呜呜…只是我的童男之身给了老闆,老闆的
处女之身却给了你那肥猪哥哥,不爽…下次我一定要干…了老闆的处女屁眼。阿
…咬我了,我要喷了。」

  就在这近乎高潮的时刻,视频结束了。小妹和阿龙的这段对话彻底粉碎了我
的幻想,妻子和阿龙有奸情绝对早于小妹和阿龙勾搭成奸的时间,因为妻子是阿
龙的第一个女人,从前面看阿龙的做爱技术很讨女人喜欢,而阿龙说这都是妻子
调教有方,那不是说妻子肉体和阿龙的鸡巴接触的时间次数肯怕远多於小妹,不
由得感到一阵绝望,老婆你好深的心机和指头段,居然能做到这样滴水不漏,让我
毫无察觉.

  正当我伤心不已的时候却发现数量众多的视频中有一个视频与其它视频不同,
有个很特别的档案名:「弹JJ」。打开一看,映入眼帘是一只涂着蓝色指甲油
保养得很白嫩的玉指头握着一根粗壮的阴唇茎一边套弄,一边把阴唇茎送往嘴里吃,随
着镜头的逐渐拉开,居然是赤裸着上身下身只穿一小内裤的小妹在为阿龙口交,
在旁边是妻子拿着摄影机拍摄.

  小妹吃了一会吐出鸡巴用指头比划了下:「应该够硬了,只是比刚才没长多少,
不会有15釐米长. 阿龙你吹牛吧,这世上哪有18釐米长的鸡巴?」

  阿龙则哂笑:「怎么没有?你看网上图片就知道了。是你的口技水准不高,
没有让我的JJ达到最硬化,如果让老闆来舔的话,能最硬,自然有18釐米了。
哈哈!!!

  老闆你来吃吧,茜姐水准不行。「

  「是吗?你这么对我有信心,我来了,嘻嘻!」只着三点式的妻子把摄影机
放到沙发上,然后走到阿龙面前蹲下,阿龙则得意地把鸡巴挺向妻子,妻子右指头
握住阴唇茎根部,左指头的指头指对准阿龙粉嫩龟头用力一弹,「啊…好痛,妈咪你干
什么?不要!」

  阿龙惨呻吟道。

  「哈哈!!!怎么会疼呢?你看你的JJ是不是硬了很多,也长了耶,这呻吟
刺激才对。再来一下!」

  「疼啊!!妈咪真的很疼,你太用力了。呜呜…」

  「我靠!我那么温柔,嘴巴都唆麻了,你才硬那么点. 嫂子那么一弹,你就
这么硬了,疼个屁!」

  「茜姐不骗你真的很疼,不知道它为什么还会这么硬?」

  「我不管,我也要弹JJ。啊哈!!」

  「啊…真的疼,不要,不量JJ了,我的没那么长. 」

  「不行,为了我们三人的性福,一定要量。给你弹一下!」

  「啊!疼死了!呜呜,不要弹了,弹坏了你们没得享受了。」

  「放心小妹,弹不坏的,弹硬了才更好玩。哈哈真有趣,阿龙你也真够贱的,
对你温柔不硬,非要动粗才硬。小妹接着弹。」

  「不要,呜呜…」阿龙慌张地一把推开小妹,赤裸着肉体夺路而逃。

  「别跑,小坏蛋。」小妹一把沖上去把立足末稳的阿龙扑倒在床上,「嫂子,
快来压住他,弹JJ,太好玩了。」妻子笑着沖到床上死命压住拼命挣扎的阿龙。

  「不要,你们太用力了,真的疼,茜姐,老闆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吹JB
厉害了。

  啊…疼,疼疼,别弹。「

  「疼个屁,臭小子,都硬成铁棒了,是很爽才对吧。哈哈哈…」

  「咣」的一声响音从我背后传来,显得格外刺耳。我转过身一看,脸色苍白
的小妹和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书房的门口,一个不锈钢饭盒跌落在她们面
前的脚下,房间突然显得很紧张又很寂静就好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样子,除了笔
记型电脑里不时传出的喘息声,女人的淫乱笑声,嬉闹声,阿龙的呼痛声戏虐而毫
不留情地盘旋回荡在房内,久久末散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