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跟兄弟分享淫妻】(完)作者:mmtalk.net

发布日期:2015-06-22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mmtalk.net
字数:8300


  我是X,31岁了,跟老婆Y结婚2年了,Y28岁,育有一女,刚满三周
岁,在女儿一周岁的时候便由我父母带回老家照看,我们便轻松了下来。

  我们夫妻俩是在恋爱刚好满7年的那天结婚的,算算从恋爱至今已有11年
的性生活了,怎么说呢,试想一下,各位朋友们如果操了一个女人三年,估计你
们就会有别的想法了,或者是感觉没有激情了吧。

  我自以为是一个长情的男人,跟Y结婚后才有了无力,或者说无激情的感觉。
然而,我没了太大的性欲,但是年近30的Y却还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我们有时
一周一次,有时一月都没有一次了。

  Y是个在性方面很保守的女人,但是如今却很贴心的用她并不认同的方式来
满足我,比如:说些很淫乱荡的话语;任由我我把她拖拽到落地窗的阳台做爱,那
对豪乳贴着窗户深情的娇呼;去人少的地方车震;在KTV脱掉内衣内裤,任我
抠挖。

  甚至在前年夏天,我的兄弟Z和Z嫂外出旅游,他俩拜托我们帮他们浇花,
给了我他家的钥匙(Z35,Z嫂33,比我们大一些)。

  之后我便每天拉着Y去Z家在他们的床上疯狂做爱,墙上是Z和Z嫂大大的
结婚照,而我们却在他们平日做爱的床上疯狂着。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拉着Y
去Z家做爱,在床上,我每次都会跟Y说「小骚货,我给你再找个大J8操你好
不好?」Y开始每次都不回答,但我感觉到每次我在这么说的时候她的淫乱穴都会
缩紧。

  而后的几天,Y也慢慢的有所回应,说「好,好,啊!!!快,老公,我要
你找个大J8操我,让他操死我!!!」但事后Y又说,「你怎么那么变态,竟
然想找别人操你的老婆。」我也没有说什么,只说「调节一下气氛嘛,你看咱俩
看着Z和Z嫂的照片,在他们战斗过的战场上驰骋,多刺激啊!」Y也觉得是很
刺激,而且也感觉到我跟平日的不同,竟然每天都要做爱。

  在那些天,Z家的卫生间,浴室,客厅,沙发上,电视机前,书房,电脑桌
上,餐桌上,厨房,甚至Z家的阳台上,都成为了我们的战场。

  再有一天Z和Z嫂就要回来了,我们也是最后一次在Z家做爱了,我们又回
到了他们的床上,疯狂过后,我和Y便相拥闲聊。当说到Z这些年在外找了小3,
Z和Z嫂也因此吵了好多次,Y便狠狠的说「Z真是个坏男人,让Z嫂伤心,小
3有什么好的,好好过日子多好啊。」讨论开始「Z在外面有了小3,是Z性欲
太强,而跟Z嫂也由于冷淡下来满足不了,所以才出去找寻小3,小4,小5的。」
Y说,「性欲强可以用的别方法解决啊,而且不是有Z嫂在么,想的时候跟Z嫂
做爱不就行了。」「行倒是行,但是你也知道,他俩从恋爱,结婚,至今也都有
了十多年了,操了那么久了,不就腻了么?」「那他俩没结婚的时候Z不也是在
外面找过小3么?」我说「那不是Z的性欲太强嘛!」Y很不认同的哼哼了两声。

  随后我俩去浴室清理肉体,我用沐浴乳帮Y打着沫,双指头便不老实爬上了Y
的双乳,不停的揉搓着,肉棒顶进了Y的臀间,在沐浴乳的润滑下,上下挺动着,
Y也迷离着闭上了双眼,左指头爬上来抓着我的指头,右指头便伸进胯间,慢慢的揉搓
着。

  我凑近Y的耳边「明天Z就回来了,以后咱俩要是还想来做爱可就难了。」
「在自己家做不也一样么?干嘛非要来这里?!」「呵呵,小骚货不说实话啊,
这些天你的表现可跟往日不同哦。」我调笑着。稍迟疑一会,Y便轻声的说「在
这确实刺激很多,Z和Z嫂每天生活的地方,这里每处都留下了我的水水,好刺
激啊。特别那天在餐桌上的时候,你一边操我,我一边想到Z和Z嫂每天都坐在
那里吃饭,感觉就像他们看着咱俩做爱一样,好羞人啊!」我听了之后同样感觉
很刺激,Y又说「那次我来了两次高潮呢,平常都只有一次高潮的。但那天你要
是再坚持一下下,我马上就又要到高潮了!」

  毫不迟疑,我马上搂着Y,走向了餐桌,马上跑回去取了一个浴巾铺上,把
Y抱上了餐桌「那我们继续吧,让Z和Z嫂再看看我是怎么操你这个小骚货的。」

  说完,我便把两把餐椅抽出放好,并做了下请的指头势,拱拳道「Z,Z嫂请
坐,你们要仔细看好我是怎么操Y这个小骚货的啊!」

  Y不敢睁开双眼,双颊羞红,没有说话。我用双指头架起躺在餐桌上Y的双腿,
把她拖至合适的位置(我身高1米85,站在地上,肉棒正好对着Y那早就泛滥
成灾,并混着沐浴乳的淫乱穴)。

  龟头毫不受阻地挤了进去,由缓至急的抽抽插起来。

  「爽么?小骚货?爽不爽,Z和Z嫂看着我在他家餐桌上操你呢?」

  「啊,啊……爽,老公,老公我爱你,快点,快点啊,差一点,差一点,快
……」

  在我逐渐变快的抽抽插下,Y瞪大了双眼,双指头紧抓自己的乳房,肉体微僵,
阴唇道紧缩,就像马上就要吹爆了的气球一样紧绷着,期待着那爆炸瞬间的快感。

  「吼,我不是你老公,我是Z,你老公累了去那边休息了,让我过来操你!
操,操死你个小骚货。告诉我,Z操的你爽不爽?」

  我得寸进尺的低吼道。待我吼完差不多两秒,Y的瞳孔忽然放大,失神的喊
了出来「爽啊,爽,Z要操死我了,啊……呜……呜……」

  更加紧缩的阴唇道让我知道Y到了高潮,我马上把如铁棒般的肉棒全根没入那
淫乱穴,不再抽抽插。

  待Y慢慢放松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那阴唇道也一缩一缩的跳动着,淫乱荡的
吸允着我的肉棒。

  「老,老公,哈……你怎么,怎么能让Z来操我呢,呢……」Y配合着我。

  我俯下身,「来」Y默契的双指头环住我的脖子,我一挺腰,把Y抱了起来,
走向卧室,随着走动,J8微微在阴唇道的抽抽插着。

  潮红着脸的Y眨着眼看着我,说「Z,你要干什么啊?」

  极尽挑逗,我竟然受不了这种刺激,加快脚步,把Y按到Z的床上狠狠的抽
抽插起来「你说呢,小骚货,Y,你说Z要干什么,你告诉我,Z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不知道」

  「不知道?哈哈,你看,Z的大J8在哪呢?」

  「在,在我的骚B里,啊,Z,Z在操我呢!老公,Z在抽插我的小骚B,Z
在操我,老公,你怎么能让Z操我呢?怎么……」

  我更加疯狂的抽抽插着,每次都深入到底,直呼其名「吼!吼!Y,我当着你
老公的面,操的你爽不爽?是我的J8大还是你老公的大?我俩谁操的爽?」

  「爽啊!你跟X的J8一样大,不过你没我老公操的爽,啊……啊……」淫乱
荡的呻吟中,Y调笑着回答道。

  我听后微微失望的停顿了一下,抽出J8,跳下了床,把Y翻转过来,让她
跪在床边,让Y翘起肥臀,用龟头在阴唇道口转了一转,慢慢塞入,那淫乱穴已经滴
答滴答的滴在了床单上,而我并没有深入,而是抽插入一半,慢慢的左右抽插着,Y
的屁股扭着,向后靠着,想要我抽插入的更深。

  「怎么?我没有你老公操你操的爽是吧?」

  Y没有说话,不停的扭动着。

  接着,我九浅一深的抽动起来,每次深入,Y都啊的一声欢快淫乱呻吟,但Y很
倔强的没有服输。

  我很知道那如倔驴的Y,便开口「Y……Y!」

  「嗯?」Y回应了一声。

  「爽不爽?」

  「嗯……」

  我一看Y这是逐渐清醒了,不再似之前的疯狂,便性致缺缺的次次深入到地
快速抽抽插,并把白精液喷入了那深处。

  可是心里并没有之前喷白精的那种快感。

  拥着那慢慢平复急促呼吸的Y,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说呢?」

  「额……就是忽然觉得这样不好。」Y红着脸道。

  我开导道「你看,咱俩跟Z家是很好的关系,为了他们家庭的和睦,为了不
让Z出去再寻找345,你给Z操操,又满足我的刺激感,又满足了你自己,同
时又解决了Z的性欲,这不是三全其美么?」

  Y很不接受这种说法,「我们两家关系既然好到这种程度,如果跟Z发生了
关系,会非常非常尴尬的,那样,以后也无法面对Z嫂。而且如果让别人知道了
怎么办啊」

  「别人知道怎么了?跟他们有毛关系!我都同意,他们谁啊,凭什么管我的
事。就算他们真知道了,我都不在意,你怕什么。」

  Y看着我,「就算你不在意,那以后咱们来Z家玩,或者平常见面,我怎么
面对Z?多尴尬。Z嫂万一知道了,那不疯了么?」

  「Z嫂知道?Z嫂知道不了的。就算Z嫂知道了,有我负责说服她。Z平常
出去找女人,而且之前有一次都染病了,Z嫂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吵,为啥不
离婚算了。是因为Z嫂爱着Z,所以她只能忍受着,默认着,只要她没发现就行
了。她不计较而已。只要Z还爱着她就行了。你看,上次Z嫂发现后吵都没跟Z
哥吵呢。」

  说了些无用的话,我俩把整个房间打扫了下,但是床单上的淫乱液痕迹还是隐
幽可见,明天Z就回来了,今天也不可能洗,要不没有说辞,也只能这样了吧。

  之后开导很多次,Y都不能接受我的这种想法。

  但是我跟Y说,我自认为是个好男人,不会为了刺激而出去找别的女人,只
能想从Y的角度出发,让她出去感受下除了我外其他人的性,而刺激我对她的性
欲,这个观念,我知道99。9%的男人都接受不了,但是我爱她,不想她因为
我在外有了别的女人而伤心,而我的性观念是很开放的,只要Y在感情上不背叛
我,那我便可以接受Y跟其他男人发生性关系。Y问我,想不想操Z嫂,我很郑
重的告诉她,不可能,虽然Z嫂的唇让我很喜欢,但还没有到想要操她的程度。
并告诉Y,如果真的Z嫂发现了,我会说服她,之后可以让她跟Z嫂一起伺候那
个大男人性格的Z的。Y还是接受不了那种情况发生。

  既然这样,我决定让Y先去感受一下其他男人给她带来的性感受。

  她不能接受Z跟她发生性关系,那么慢慢来吧。

  我们的生活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而且经常性的一个月都没有一次。

  去年Y生日前4个月,我跟Y进行了一个很深层次的沟通,阐述了一下我们
现如今的性生活状态,她也觉得是出了问题。

  既然出了问题就要解决问题。

  我提议,在Y生日那天,我准备带Y去女子会所感受一下潮吹的快感,当然
去会所,是因为去那里一是相对安全,二是不会牵扯感情,使Y没有太大负罪感,
再者我和Y以前一起看黄片时,她对潮吹的片子特别感兴趣,这是一个潜意识的
表现,她想感受一下那潮吹的感觉,但无奈,小狼X并没那个本事。

  我跟Y说,我不介意,甚至是双指头赞成,打心底赞成她能感受一次那翱翔于
性的极致快感,所以要带她去女子会所,感受那潮吹spa带来的极致快感。

  Y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下,决定可以接受一次疯狂,但前提是要恢复怀孕前
的身材,否则她便没有自信,哈哈,当然我也欣然的同意了这个条件。

  时间过去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我没有任何督促,Y自觉少食,多运动,很
快便恢复了身材。我知道,她打心底想感受一下潮吹的感觉。

  身材恢复了的Y,在之后一个月里,并没有得到我的滋润,算来没有滋润的
日子已有四个月了。

  之前跟Y说过,等你被会所的技师操到潮吹后,我再来感受一下你那被别的
男人操到潮吹的淫乱穴是个什么样子。

  Y生日前一天晚上,我挑逗着Y,跟她说着我的幻想,对第二天的幻想,Y
的下面湿的一塌糊涂,但我硬是咬紧牙根没有抽插入,半夜更是到卫生间打了一发,
Y也在我睡着后自抓到了高潮。

  第二天,我驾车驱往之前联系好的会所,名字这里自然不能提,毕竟在我们
的生活圈子里,有些损友还是上S8的,让他们看到这篇文章很可能联想到我们。

  出发前,Y很白精心的打扮,甚至穿上了透明的内衣裤,画了一个淡妆,并白精
挑细选了一套连衣裙。但怎么现在还紧张起来了呢?我安抚着Y,告诉她不要担
心,并教Y进入会所怎么说,要哪种服务,进入房间后就一切听技师的就OK了。

  我之前在得到Y同意后,跟那会所联系了好久,当然是以Y的身份,会所是
不接受男人服务的。

  随着漫长的路途,Y渐渐平复了紧张的心。

  我把Y送到了那个会所,亲吻了下她微颤的双唇,告诉她,我爱她,很郑重
其事的说:我爱你!Y缓解了心情缓步走向那个会所。

  等我在车上内心忐忑(你们知道是怎样的忐忑么?)的度过3个多小时之后,
Y双颊泛红,貌似很虚弱的回到了车上。

  我之后迫不及待的驱车前往附近早已定好的宾馆。途中问了下Y是否潮吹,
潮吹是什么感觉,爽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到了宾馆,迫不及待的留下押金,小跑般的进入房间。

  刚进入房间,我就反锁上房门,霸道的吻上那泛红的双唇,一件一件的剥落
Y身上仅有的几件衣物,狠狠的把Y扔到床上,把舌伸进Y的嘴里,右指头下探,
轻车熟路的把中指抽插入那早已泛滥而微松的淫乱穴。

  爱抚五六分钟后,我微微颤抖的脱下仅剩的内裤,翻身上马,长枪直入,感
受到了那一紧一紧的紧绷感。

  疯狂的抽查,咆哮的怒吼「被操的爽不爽?他操了你几次,爽不爽?几个人
操的你?」那跟平常不一样的淫乱穴给了我不寻常的刺激,一收一缩,明显是兴奋
到极点的反应。不到两分钟,我便狂吼一声,喷入了那被别的男人驰骋过的淫乱穴
深处。

  紧紧相拥,一股股白精液喷向那淫乱穴深处。

  Y并没有到达高潮,可Y好像并没有失望的感觉。

  微微冷静下来,我便问了Y离开我后的细节。

  接下来是Y跟我说的,其中90%是她的表述,10%是我的幻想。

  Y进了会所,在会所接待的引领下,颤颤巍巍的走至前台,声音微颤的告诉
前台,她要做至尊spa,而前台很平静的给她介绍资费,并安排了房间,由一
个服务员带至房间里。

  服务员沏了茶后便询问Y「美女,有没有熟识的技师」

  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下,便询问「您对技师有什么要求呢」

  Y便怯怯的把我告诉她的要求说了出来「我想要健壮,阳光一点的可以么?」

  「当然,我们会所可以满足顾客的任何要求。」

  服务员告诉她,先去沐浴,spa时要穿的衣物在浴室门口。

  然后在Y沐浴后穿上了会所给准备的一次性内衣和浴巾,不久便传来敲门声。

  服务员带着8位仅穿着紧绷内裤的阳光技师进入房间让她挑选。

  老婆脸色羞红的坐在床沿边,选了一个全身肌肉发达,内裤鼓涨的帅小伙后,
服务员就带着其他7位退出房间,并带上房门离开。

  老婆告诉我,之所以选他,是因为其他的人长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要不就
是因为体型太过健壮,有些让人害怕,就这个感觉不会太过狂暴,又顺心。

  那个小伙走过去反锁了房门,回来点上了香薰,播放了一首轻音乐。

  之后郑重的自我介绍「我姓H,您呻吟我小H就可以,您选择的是至尊spa,
选择了我,我很荣幸,一定会让您满意,有哪里不满意,请您提出。」

  之后小H拿出一个本子走到很是纳闷的Y面前让她阅览,上面竟然是这周的
体检表,Y很诧异的翻了翻,发现所有指标均是正常值范围内(体检表上有正常
值范围),Y更加坚信这种高级会所的安全性,看了各种体检项目,Y更是害羞,
因为所有体检项目都是跟性有关系的。

  小H让Y趴在床上。

  Y里面穿着内衣,外面裹着浴巾,小H伸指头抓了抓Y裸露在外的皮,便开始
调试白精油,一边调试,一边用很轻松,不似之前郑重的语气介绍着他所配置的白精
油,告诉Y是完全按照Y的肌肤现状所调试最适合Y的白精油,并询问Y怎么称呼,
Y便告诉小H我早已为她准备好的说辞,「我姓L,你呻吟我L姐就行。」

  跟小H轻松的闲聊着,Y的心神便慢慢放松下来。

  之后小H白精油抓至掌心,两指头摩擦,熟练并轻柔的把满是白精油的双指头按在了
Y的颈部,一边聊天,一边按摩着,小H跟Y说要解开浴巾,做背部按摩,Y也
轻嗯了一声,在享受着这无边轻松的生活,慢慢完全放松了下来。慢慢小H的双
指头移到了Y的双臀上,时而轻柔,时而用力的按摩着Y那丰满的臀部,Y有有了
丝丝紧张,小H感觉到,告诉她,放松心情,享受生活。臀部往下,小H按到了
大腿,Y又紧绷起来,因为小H的双指头不时的划过那美丽的裂缝,带来若有若无
的刺激快感,但并没有深入,慢慢Y就有了微微的喘息声。

  然而没过多久,小H的双指头又向下划至小腿,Y紧张的肌肉又是慢慢放松下
来。但心中又有如蚂蚁啃咬的失望感。

  小腿按完,小H让Y翻身平躺,Y大方的翻转躺了下来,向上拉了拉那盖在
身上的浴巾。

  小H又是从颈部开始按摩。待双指头下移,伸进浴巾内至乳房边缘时,忽有忽
无的向双峰位置进攻,这时,小H跟Y说,「L姐,下面是胸部按摩,这个内衣
要脱下来的」

  Y嗯了一声便闭上双眼。

  小H轻柔的掀开浴巾扔向一边,并撕开那纸质内衣,紧接着双指头便按在了那
双峰之上,慢慢揉搓,一会揉搓,一会紧抓,Y的乳头都立了起来,十分钟后才
不舍的离开这双峰。

  因为老婆Y的双峰很丰满,差不多D罩杯,小H还是很贪婪的享受着那柔软
触感的。

  双指头顺着腹部下移,这次小H并没有询问Y,直接撕开了那纸内裤,便按在
了Y的耻骨上。

  Y轻啊了一声,便紧绷起来,耻骨揉搓了差不多两三分钟,小H的指头才继续
下滑。

  「额……」

  小H用指头掌覆盖了Y的淫乱穴,整个指头掌在阴唇道口揉搓着,Y的双腿微微分开,
以迎接那快感的到来。

  小H慢慢的揉搓着,这时Y不时但压抑的呻吟着,差不多十分钟左右,Y的
呻吟慢慢变大,肉体不停的扭动起来。

  小H不失时宜的将食指和中指抽插入那早已泛滥成灾的淫乱穴中,指头指抽插入的瞬
间,Y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嘶喊着。

  「啊……啊……老公……啊……」

  小H的指头指不断抽抽插,抠挖着,大幽差不多五六分钟过后,小H凑近早已迷
离的Y耳边轻声暧昧的问道,「L姐想要我用哪种方式呢?L姐可以选择继续这
样,或者让我用肉体的。」

  Y靠着那仅存一丝的理智说,「用指头吧。」(老婆毕竟保守,虽然到这种地
步,她也并不希望真的就跟别人发生关系)小H听后微微迟疑一瞬,随后那原本
抽抽插的双指飞快跳动起来,Y嘶喊着呻吟,右指头不自觉伸进侧躺在自己右边小H
的内裤里紧抓着那如铁的粗长肉棍。

  「啊……呼……啊……快……快!快」

  几分钟后Y便到达高潮。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H的指头停了下来,但并未拔出,极缓的抽抽插着。

  小H搂着Y,在Y的耳根耳垂处不停亲吻。

  Y慢慢平息着,这时小H的魔指头又慢慢抽动起来,本已差不多平息下来的Y
又开始急促的娇喘。

  大幽十分钟后,Y已抛开一切的高喊着「快,快,快用你的大J8操我,操
我!操我!啊……」

  小H这时并没有一丝迟疑,用另外一只指头退下早已紧绷的内裤,那肉棒跳跃
而出,稍微反转肉体。

  小H将那肉棒置于Y的唇上,右指头不停的抠挖着那淫乱穴,Y双眼迷茫的张开
性感双唇,把那肉棒含入口中,上下套弄着。

  过了几分钟,小H抽出肉棒,肉体反转回来,抽出右指头,用龟头摩擦着那穴
口,Y渐渐疯狂起来。

  「你的鸡巴真大,真大,比老公的大,快操我,快操我吧,求你!啊……」

  小H听到这里,微微一笑,才把那粗壮的肉棒一抽插到底,随指头拿过一个枕头
垫于Y的臀下,斜着向前的刺激着Y的G点,时快时慢,时深时浅,时左时右。

  大幽半小时,在Y又密集的高潮了三次之后,疯狂的抽抽插起来,那速度跟狗
狗交配差不多少,每次龟头都会刺激到Y阴唇道前端,那老公没有重点攻击过的一
个点。

  感受着那一阵阵从没有感受过的麻酥感,充实感,Y忽然喊道,「不!!!
不要!!!停!停下来,!停……我受不了了,啊……我要尿尿了!啊……快点
停!啊……快点……停!!!……」

  Y嘴里拒绝着,但双臂并没有放松的抱着小H。

  小H经验老练的置之不理,仍然的疯狂抽抽插着,淫乱液飞溅着,肉体碰撞声不
断,Y睁大双眼,上半身向上翘起,双指头松开,揉搓着自己的双乳,同时一边喊
着「啊……啊……停!停啊……啊……」

  几秒过后,随着Y歇斯底里的呻吟喊,「啊……啊……啊……老公……老公…
…啊……」小H的肉棒被挤出体外,同时肉缝如尿道似的喷出一股股的清澈淫乱液,
小H也同时骑上Y的上半身,那淫乱液喷的小H后背都是,混着着汗液滴了下来,
滴在Y的腹部。

  同时小H的肉棒对着Y大张的嘴,右指头快速撸着那如铁的肉棒,一股浓稠的
白精液喷在了Y的脸上,流进嘴里。

  这时小H也低沉的嘶吼着「吼……吼……爽么?爽么……吼……」

  Y的瞳孔放大着,空洞的看着上方,呼吸停止了差不多有二十秒钟,才如释
重负的垂下了肉体,松开了抓紧双乳的指头,重重的呼吸,并不自觉的吞下了口中
的浓稠白精液。

  急促的呼吸声自两人的口中传出。

  小H毫不迟疑地把还硬如铁棒般的肉棍又塞入到Y的嘴里,并不用力。

  Y失神的舔舐着那肉棒,并用双指头无力的抓着它,好似怕它忽然消失了一般。

  「呼,好粗……呼……好长」

  小H这时拔出肉棒,向下又抽插入了那湿的不能再湿,滴着水的淫乱穴。小H霸
道的吻上了Y的唇,肉棒慢慢抽抽插,缓缓加速,Y渐渐搂紧小H,指甲抽插入了小
H的背。在Y又来了两次高潮过后,才将肉棒拔出,又一次把依然浓稠的白精液喷
在了Y的双乳上面。

  Y已经没有力气睁开双眼,小H起身走到Y的身边,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下Y
的双唇。

  「L姐,您满意么?」

  Y无力的「嗯……」了一声,便没了声音,自顾自的轻喘着。

  小H为Y轻轻的盖上了浴巾,便悄然离去。

  大幽休息了二十分钟的Y无力的撑起自己的肉体,心挂在外面等着自己的老
公,双腿颤抖的扶着墙去清洗了下肉体,但淫乱穴并没有清洗,然后穿上自己的衣
服来到前台,签了字,付了款,双眼半睁,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等着自己的
老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