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女友婧婧的留学生活】(留学正篇一)作者:Danal

发布日期:2015-06-2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Danal
字数:5849


 在飞机的轰鸣声中和父母那不舍的泪光中我和婧婧终于还是踏上了前往异国

  他乡求学的航班,是的,这篇开始才是留学生活的真正开始,可能有人会问,
之前那个KTV的后续那?且容我卖个关子,因为那些事情也是在后来逼问下,
小婧才告诉我的。

  我不知道在飞机上飞了多久,大概有十三四个小时吧,醒了睡睡了醒,终于
是在一声广播中发现自己已经到达了这所谓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

  下了飞机拿上自己的行李,我们在出口的地方四处张望,放眼望去全是金发
碧眼的美国人或者一脸苦大仇深的黑人兄弟,在这样的人群中一个黄皮肤的中国
人是很好辨认出来的,尤其他还举着一个接机的牌子,写着我和婧婧的名字。

  在我要出国的时候,爸妈把家里的亲戚有的没的、八杆子打不着的都问了一
遍,最后得知一个远房亲戚的儿子就在这美帝留学,马上买上了礼物亲自到人家
家里看望看望他们。

  意思自然是很明显,希望在那边人家能帮忙照顾一下我,毕竟人家也已经在
这里呆了好几年了,所以才有了现在这接机的安排。

  「嗨,你就是佟林吧,我是鲍志明,你们好。」

  看着我们走过去,那个呻吟鲍志明的远房亲戚很自然向我们打了个招呼,虽然
这班机的中国人还蛮多的,但两个年轻男女在一起的毕竟少数,况且在之前老妈
就把我的照片发给了他,所以他自然容易辨认出我们。

  「你好,我是佟林,你就是志明表哥吧。」

  我隔着护栏笑着和他握了个指头,仔细地看了看他,大概有一米八的个头,理
着清爽的短发,长的还蛮不错的,一件白色T恤加牛仔短裤,给人一种阳光充满
活力的感觉。

  在握指头的时候感觉他的指头非常粗大有力,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牛肉吃多了,
听说老外平时都是吃汉堡的,特别容易长胖,可看他的样子身材倒是锻炼的很好。

  「这位就是你女朋友吧,你好。」

  我和婧婧的关系在来之前就和人家说,这要是换了其他的亲戚可能还得笑话
几句,但人家好歹也是有一个出国留学的儿子的,思想上当然不会那么陈旧。

  婧婧笑着冲着他点了点头,由于当地气候的缘故,婧婧现在只是穿了一件蓝
色短袖加一件短裙,将她那白嫩细腻的肌肤完全展现了出来,尤其是那双美腿,
看了就让人流口水。

  「先出来吧,我们上车再说。」

  于是我和婧婧推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走出了通道,鲍志明在来的时候就包下了
一辆出租车,免去了等车的麻烦,没想到这小子还挺细心的,对于我们这种坐了
十几个小时飞机来说的人没有什么比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更幸福的事情了。

  将行李在后备箱放好,上了车以后,我把住的地址告诉了他,汽车往我们那
个可能要住上好长一段日子的临时居所行驶去。

  我在来之前就和爸妈商量好了,在外面租房子住不住学校的宿舍,这点他们
也表示赞同,毕竟咱们和人家美国佬还是有很多文化差异的,住在一起可能会有
很多摩擦。

  再说,如果只是住在宿舍的话,那又何必要带个女友过来那?她总不能到宿
舍里照顾我吧,这其中自然还有一些不能说的秘密,至于是什么,你们自己想吧。

  「你们刚到这里,可以到处去逛逛,嗯,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因为外国人
不想我们中国人一样喜欢扎堆凑热闹,你呆久了就会发现很无聊。」

  志明表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转过头向我们介绍着当地的一些生活状况,我
们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因为实在是太困了,在飞机上根本没有睡好。

  当我无力地像散架一样斜靠在座椅上四处张望时,无意间发现了车内后视镜
里那个美国司机淫乱荡的目光,顿时整个人打了个激灵,变得清醒起来。

  那个美国司机是一个四十多的大树,体格看起来很雄壮,指头臂上的肌肉棱角
分明,还纹着说不出是什么的刺青,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黑帮人士,一度怀
疑上了黑车。

  凭我这么多年阅人无数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他肯定不是在看我,答案呼之欲
出,自然是我那个傻乎乎在旁边熟睡的女友婧婧。

  此时的她早已经头歪在一边呼呼大睡,就是把她卖了恐怕她都不知道,两条
腿随意地分散开来,估计都已经睡糊涂忘了自己今天穿的是一条短裙了,这样的
睡姿,小内内肯定是不保了,真是便宜那个司机大叔了,想到这里心头一阵狂热,
我那暴露女友的邪恶念头又悄悄爬了上来。

  当我从后视镜中发现了司机大叔的异样目光时,虽然心里早已经激动个不停,
但肉体却还是保持原本的姿势,斜靠着不动,只是细咪着眼睛偷偷地打量着他。

 只是从后视镜里看他那猥琐眼神的变化都好像婧婧已经被当着他扒光了看一

  样刺激,我在头脑中开始了无限的想象。

  这个纹着刺青的司机大叔是当地黑帮的一个成员,趁着我们熟睡,不知不觉
就把我们开到了一个偏僻的郊外。

  什么?你说志明表哥为什么没有出声制止他,这还不简单,能雇佣到这种看
起来就像好人的司机大叔,志明表哥自然也是和他串通好的,两个人根本是蛇鼠
一窝。

  当我发现自己身在郊外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慌张地呻吟醒了还在一旁熟睡的
婧婧,不知该如何是好,「下车吧,年轻人,还有漂亮的小姑娘,如果你们不照
着我的指示做,恐怕我要用点其他的指头段了。」

  司机大树转过来对我们诡异地笑了笑,表情里流露出一种街头混混的匪气,
指头里还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小刀比划着。

  我真的是紧张的呼吸都要停止了,不知所措地看向志明表哥,他镇定地看了
我一眼,点了点头,示意我照那个美国佬的意思去做。

  别无选择之下,我拉着浑身颤抖不已的婧婧慢慢地走下了车,在下车的时候
我偷偷地小声跟婧婧说,待会我们就马上跑,没想到婧婧竟然颤抖着嗓音告诉我
她腿软跑不动,我当时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等我下了车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才知道逃跑是没用的,这里不知道是什么
地方四处都很空旷,什么人也没有,那个美国佬可以很轻易地开着车追上我们,
更何况我们跑了还有一个志明表哥怎么办。

  当情况来不及给我多想的时候,美国佬也从驾驶座上下来了,依然是拿着短
刀对着我们,脸上显示出狰狞的微笑,志明表哥被他用刀威逼着移动到了我们身
边,现在我们这边是三个人,两个大男人对他一个或许有点希望,这样想着我的
心情平复了不少。

  却没想到志明表哥突然把婧婧一把抓住,勒住了她的脖子就往美国佬那边靠
去,而我反应过来想去救她的时候却被美国佬用刀威逼着动弹不得。

  「干得好,鲍勃。」

  鲍勃是志明表哥自己取的英文名字,在美国为了生活方便,像我们这样的中
国人大都会起一个英文名字,我在父母那里就知道了一些这个表哥的基本情况。

  我简直不敢相信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比那些美国大片还要刺激,恐惧地看着
一脸奸笑的志明表哥和那个美国佬,「志明表哥,你,这是为什么,你……」

  「对不起了,中国小孩,这事你不能怪鲍勃,因为他前段日子欠了我不少钱,
却没办法还清,刚好你们来了,幼稚的中国小孩和一个美丽的中国女孩,嗯,真
香!」

  志明表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美国佬帮他回答,看情形我们是被志明
表哥出卖了来还他欠的债。

  在美国佬说话的时候,志明表哥不知道从哪来掏出了一根麻绳,婧婧的双指头
被美国佬死死地抓着,那把小刀也被抵在她的脖子附近,使她不敢轻举妄动,或
者说她早已经吓得不知所措只知道在一边哭个不停,在这个时候志明表哥麻利地
将婧婧的双指头绑了起来,看他动作的娴熟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好了,你也别动,年轻人,鲍勃,把他也绑了。」

  美国佬向志明表哥示意了一下,志明表哥冷笑着指头里拿着另一根绳子向我走
来,现在婧婧已经被他们控制了住,我实在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任由志明表哥动
指头捆绑。

  「好了,这下他就老实了。」

  绑好后志明表哥拍了拍指头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咆哮着,「为什么?谁呻吟你们运气差了点,刚好撞上我没钱花的时候,还
带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接着就对着婧婧淫乱笑了几下。

  「贝克,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我已经把人交给了你,我们两清了,对吗?」

  就在志明表哥捆绑我的时候,那个呻吟贝克的美国佬竟然用他的肮脏的长满体
毛的大指头在婧婧的肉体上肆意妄为,不知道是贝克的毫不怜香惜玉地用力还是对
现时处境的担忧,小婧的眼睛都已经哭红了。

  「是的,按理来说确实这样,但你现在就打算走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这么可爱的小美人你就忍心看也不看就走?」

  贝克的话让志明表哥浮想联翩,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你果然是个好搭档,
贝克,我早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想动指头,不是绑起来,而是那个。」

  说着,志明表哥挺动了几下腰部,这动作引得贝克一阵大笑。

  天哪,我平时只是打算没事暴露一下女友,却从来没想过要把女友送人玩啊,
但现在的局面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

  两只披着人皮的色狼一起围在婧婧左右,一人抓着她一只指头臂,而另一只指头
就在小婧的身上四处游走,或揉胸或掐屁股。

  贝克那美国佬似乎性趣独特,喜欢很用力地拍打婧婧的屁股,作为男友的我
自然知道她的臀部是多么的富有弹性,每一下用力的拍打都传到我的耳中,就好
像平日里我自己所做的那些事被人代劳一样。

  而婧婧则是沙哑着嗓子一直呻吟着不要不要,她竟然忘记了那鬼佬听不懂汉语,
一直是用汉语在求救,而我却在这种屈辱中慢慢地勃起了阴唇茎,这种心理刺激和
暴露女友所带来的刺激简直没法相提并论,我感觉再这样下去阴唇茎会把短裤捅破。

  「好了,开始正式表演吧,玩完了,还要把她带到尼特城去交货,赶紧开始
吧,伙计。」

  贝克已经开始急不可待地撕扯着婧婧的短袖,企图用粗壮的双指头直接把它撕
开,而志明表哥则探到小婧的裙下用指头指不停地挑弄,由于婧婧只是穿了一件短
裙,所以在那个呻吟贝克的美国佬还在用力撕扯衣服的时候,志明表哥早已经享受
上了婧婧的肉体。

  我看着婧婧那潮红的脸庞,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是衣服的质量太好还是贝克高估了自己,撕扯了半天竟然也没把衣服
撕开,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还有把小刀,用刀稍微开了个口子,再用力一撕,衣服
顿时被扯得破破烂烂的,露出婧婧那娇小雪白的肉体来。

  「嘿!真漂亮,你们中国女人皮肤都是这么好的吗?比我们这的那些女人棒
多了,真羡慕你们每天都能玩弄这样的年轻肉体。」

  混蛋!婧婧可是我们班里的班花,是我花了大半个学期才追到指头的,竟然给
你这个鬼佬玩弄了。

  看到婧婧那美妙的胴体,加上她雨带梨花的模样更是激发了这两个禽兽的兽
欲,他们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开始急急忙忙地脱着短裤和衣服,在脱衣服这一节
却是贝克那个美国佬更快一些。

  当他把自己那至少有十七公分长的雪白鸡巴露出来的时候,我竟然生出了一
种想要去舔的冲动,这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可以确定我的性取向绝对是正常
的,但这种亲眼见到这种国外巨炮的冲击力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见到贝克已经抢先了自己一步,志明表哥只好充当着下指头,只是用指头固定着
婧婧不让她乱动。

  贝克用指头抓着那雪白鸡巴的根部在婧婧眼前晃了晃,虽然还没有完全勃起,
但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也已经相当震撼,婧婧恐怕都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这
么大的鸡巴吧。

  因为我平时给她看的都是岛国片子,关于老外的尺寸她也只是道听途说,不
知道是不是认命了还是由于这根大鸡巴所带来的震撼力太强,小婧竟然目瞪口呆
地一直盯着它看,不再哭泣求救。

  看着小婧所露出的痴迷表情,贝克满意一笑,自己的这根大家伙就是在美国
人中也算是不小了,大有大的好但也有它的弊端,就是不能迅速地完全勃起,还
需要一些更多的刺激。

  贝克拿着自己的鸡巴放到了婧婧眼前,「来吧,小姐,你该好好招呼它了,
它看到你有些兴奋了。」

  这时小婧才回过神来,但不再想刚才一样大喊大呻吟,只是低着头死命含着胸
不去看贝克。

  「没关系,我最喜欢你们东方女人的这种矜持了,我这样说对吗?鲍勃。」

  在小婧身后不停抚抓她肉体的志明表哥笑着抬头点了点头。

  「不过,你的男朋友估计要受点苦,谁呻吟你不配合那。」

  说着,贝克又在拿起那把短刀在婧婧眼前晃了晃,向我走来,还没走几步就
听到婧婧的呐喊声,「不要,你,你不要伤害他,求你了,别伤害他。」

  「哦,这么说你愿意配合了,是这样吗?」

  小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平日里我们俩虽然关系亲密,但从未想过对方会在这样
的危险状况中为自己不顾一切。

  贝克再度回到婧婧面前,经过刚才那么折腾,他的鸡巴小了不少,「来吧,
可爱的女孩,用你的嘴巴把它呻吟醒吧,因为你的不配合,它又睡着了。」

  婧婧抬起头神情复杂地盯着那软绵绵的白鸡巴看去,就算是现在这样缩小了
还是比我完全勃起了大了一些。

  贝克趁机扶着鸡巴送到了婧婧嘴巴旁边,婧婧本来想躲,却被身后的志明表
哥牢牢固定住,终于嘴唇还是和那根白鸡巴来了个亲密接吻。

  「你要是再这么不配合的话,我只能让你男友吃点苦头了。」

  贝克算是抓住了婧婧的命门,拿我作威胁比刀架在她脖子上可管用多了。

  婧婧闭着眼睛听话地张开了嘴巴,将那根雪白的国外鸡巴含了进去,「张大
点!」

  贝克居高临下地指示着婧婧,而我这个所谓的男朋友却被绑在一旁亲眼看着
女友受辱。

  在婧婧舌功的伺候下,贝克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变,那是一种受不了了既想拔
出来又舍不得的复杂表情,这是当然了,婧婧这么多年在我这个阅片无数有着资
深理论的性爱大师的调教下,恐怕她的口活不会输给片子里的那些女优。

  「哦!操,这婊子真会吸,我快疯了。」

  大概是婧婧的口活实在太厉害,贝克忍不住骂了起来,好宣泄狂躁的情绪,
身后的志明表哥却只能干瞪眼。

  大概是受到贝克脏话的刺激,小婧的动作变得更加大幅起来,因为双指头被绑
着,只能依靠舌和头部的扭动来刺激鸡巴,这才是真正展示口活技巧的时候。

  突然贝克用指头固定住了小婧的头,早已经身经百战的她当然自然贝克接下来
的动作,表现的十分淡定。

  贝克这鬼佬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拿着婧婧的嘴巴玩起了深喉,那么粗那么长
的鸡巴抽插到喉咙里到底是种什么滋味,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果然,不是自己的女友就是随便玩,不懂得心疼,贝克这鬼佬抓着婧婧的头
部,把她的喉咙当成阴唇道,恨不得把自己的十七公分长的鸡巴全部塞到婧婧的嘴
巴里,任由婧婧如何发出哀求的唔鸣声也不管。

  贝克在这样快速地抽抽插了二十来下,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声,把雪白的鸡巴
从婧婧的嘴巴里抽了出来,挂满了她的唾液和口水,自己用左右快速地撸了几下,
鸡巴就像水枪一样不停地喷出稀薄的白精液到婧婧的脸上,但他胜在量大,把婧婧
的小半张脸都弄得满是白精液。

  「佟林!佟林!醒醒,我们到了。」

  在一阵摇晃中我终于是从这如梦似幻亦真亦假的睡梦中清醒了过来,婧婧早
就醒了,好奇地看着我,而司机大叔则是随意地往车窗外看着,一切都回归到现
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