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小镇性事连载六:大学女友当人体模特】(11)作者:丁勃

发布日期:2015-06-21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丁勃
字数:9741

  连载六:大学女友当人体模特(11)

  「真的假的?就你那小奶子,不服咱比比。」

  「比就比,who怕who!」

  「哟!有种啊!正好没跟你一起沖过澡,我先去了,看你敢不敢来。」

  舍友没再戴上胸罩,只套了条连衣裙,便嬉笑着提着梳洗袋,端了个黄盆子
先出去了。

  雪梅乘她走后,绕到电脑旁先跟我断开视频,再发来一段话:「老公,视频
录好了吗?」

  「老婆你猪脑子啊,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你都说说你还跟她透露过什
么. 」我劈头盖脑就发去一顿骂.

  没几秒,萤幕上先传来一个委屈的表情:「老公~~我错了!不过我保证除
了这件事,其它的她都不知道。」

  「电台的事也不知道?」

  「不知道,其它事情我都没告诉她,她只知道我谈恋爱和这件事。」

  「算了,你自己的事,我也没资格要求你。」

  「那她也要来,怎么办?」雪梅沉默了有一会儿,才再发了一句。

  「她要来就让她来啊,这样她才能守住你的秘密。不过你要跟她讲清楚,不
能告诉其他人,包括她男友,如果做不到就算了。」

  「好,老公,我听你的。」

  「另外,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明天我就转正了,还被升为小组长. 」

  「真的?」

  「呵呵!主要展台策划需要和模特多少有些接触,栾傑怕我这份差事不能服
众,特别提拔我的啦!不过你别小瞧我哦,你老公我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老公终於脱离软饭行列了!」雪梅发来一个「强」的表情。

  是啊,虽然我不满雪梅每次这样对我调侃,但这次却真实得让我无力吐槽,
我不但脱离了吃软饭,说不定还能飞黄腾达,如果不是利用了雪梅,如果不是受
制於栾傑,估计我连实习的可能都没有,刚刚还逮着劲的自夸自卖,此刻想想,
恐怕我和栾傑的勾当只能瞒一辈子了。

  「老婆,还是你厉害,我只是名义上的小组长,工资还是那么多。」

  其实我都没根栾傑谈工资,我只是怕一但真的能挣到很多钱,雪梅便不再去
拍照挣钱,而我想给雪梅开苞的目的可能真要留到好几年后成为未知数。雪梅的
心态正逐渐往我希望的方向靠拢,只待被点燃的那一刻,而我的心态也变了,刚
开始还经常因雪梅暴露的工作反覆纠结和迟疑,现在的我却只为了自己的私心,
变得那么迫切的希望雪梅能按照栾傑制定的路线走。

  「老公,你别看我挣得好像很多,我这都是救急的青春饭啊,哪能跟老公比
啊!老公你将来飞黄腾达的时候可别忘了糟糠之妻啊!」

  「老婆你一百个放心吧,你老公可不是陈世美,只要老公挣到钱,你就立即
辞职。」

  「老公,我相信你说的这一切,就是不知道能否等到那天,如果明天傑哥再
提出更多的要求,你说我怎么办?

  我不知如何回答,正在思考一句最佳的答案,这时雪梅又连着发来好几句:

  「如果我不同意,会不会连你也受牵连呢?」

  「哎,老公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

  「算了,明天见面再说吧,我先洗澡去了!」

  「哎!对了,老公,你明天不用来接我,我和舍友直接过去就行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都没再传来消息,我这才打了一句「好吧」,并发过去
一个流汗的表情。

  第二天,我去得算晚的,上楼看看雪梅他们来了没,只见摄影棚的门开着,
我便径直走进去,就看到栾傑一个人在调相机.

  「傑哥,早!」

  「哦,你才来?」

  「是啊,傑哥,雪梅他们人来了吗?」

  「到了有一小时了,在化妆间试衣呢!她还带了一个同学过来的,你就不方
便进去了。」

  「哦,我知道的,就是她一个舍友,怎么样?」

  「这样,你先去我办公室,我这边安顿一下就下来找你谈昨天说定的事。」

  我心领神会便没再久待,到了栾傑办公室,发现小强也在,正斜靠着沙发翻
看公司的内衣杂志,我瞟到有几页里面的模特身影很像雪梅。

  「强哥早啊!傑哥还没来吗?」我明知故问道。

  「哦,听说新来了个身材很火辣的模特,栾大刚去楼上临时安排那个模特摄
影的事了,一会儿就下来。你找他?」

  「哦,没什么,是他找我。」

  「那就等着吧!正好问你个事,最近楼上那个网店平面模特是不是你介绍来
的?我看你经常在上面一呆一整天。」小强别有用心的问到我。

  「哦,是……是我一个校友。」

  「我看是你女友吧?你看她拍的这些照片,这么暴露,我都没机会去现场观
摩,只能在画册里面欣赏. 」

  小强说着把画册递给我,这时我才确认这本杂志里的模特确实是雪梅,好在
尺度不大,应该是刚开始拍的那几期。虽然雪梅的脸部有戴着面罩,但小强天天
目送雪梅上下楼,想不认出都难.

  「不,不是啊,她是学艺术的,之前也一直有做美院的交换模特,思想比较
前卫罢了,我也是傑哥喊我去帮忙的。」直到雪梅的图片摆在我的面前,我还在
支支吾吾的死撑。

  「哦?真不是你女友?那我可就说了啊!我看过太多火辣劲爆身材的,现在
特别喜欢这种体型匀称的女模,而且她的风格也是清新中带着一丝少妇的娇媚,
正对我胃口,不知道现场如何。我问你啊,她有没有当你面换衣?如果你们只是
同学关系的话,当面换衣的那种感觉想想都刺激啊!」

  「这倒没有,她换衣都是去化妆间的啊!」我装作漫不经心的翻看画册,把
雪梅那几页翻了过去。

  「说真的,从我来这家公司到现在这么久了,都没见过几个是既年轻又漂亮
的女大学生做模的,天天沾腥带荤,偶尔吃吃素菜也不错. 丁勃,你方不方便帮
我跟她幽一下?」小强似乎早已练得眼前无画,心中有画,仍意犹未尽想入非非。

  「啊,强哥,这个不好吧?她是有男朋友的人呢!」

  我心里不禁嘀咕起来:给栾傑拍照是有交换条件的,你小强能拿什么跟我交
换?还要我帮你幽,幽什么?幽炮?小强!你醒醒吧!

  「哦,那就更好啊,不然我还嫌麻烦呢!做这行的哪个没点觉悟,你要肯帮
我,成功后给你二百块介绍费哦,怎么样?」

  擦,虽然我时薪才十元,你还真当我是要饭的呢!等下你就知道了。

  「你俩在嘀嘀咕咕什么呢?什么介绍费二百块?」正当我又要找个藉口敷衍
小强时,栾傑突然现身在办公室门口。

  「哦,没……没什么. 栾大,我是看丁勃收入太少,想给他介绍份兼职,可
以多挣点钱. 」

  「哦,那倒不用了,我找你们来就是这事要跟你们宣佈,从今天起,丁勃就
转正了,同时职位提升为设计组组长,小强你则被提拔为设计组副组长. 」

  「啊……这……这不妥吧?栾大,我来公司这么久,直到上一任组长跳槽了
我才能当个代理组长,无论是资历还是贡献,怎……怎么也得优先考虑我吧?」

  小强一听似乎十分不满这么个结果。

  「这个是栾总亲自吩咐的,有什么疑问你可以找他。」栾傑直接把锅甩给了
栾教授,也不知道栾教授是否知情。

  「这……这!」小强并没有看栾傑,而是对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对小
强表露出一丝看似无辜的表情。

  「还有就是那个模特许小娟的所有资料都拿来了吗?」

  「在……在您桌子上放着。」

  「好,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我和丁勃还有工作要交代。」栾傑说这些
话的时头都没抬,不给小强任何话题可接,小强只好悻悻而去。

  「傑哥,这是不是太过了点?强哥怎么说也是老人吧!」等小强关门出去后
我才开口问道。说实话,我并不想得罪任何人,我不过是这里一个小小的实习生
罢了。

  「这有什么,给你个正式抬头才好做事啊!这份是许小娟的全部资料,是小
强花了不少时间整理的,还有她的照片和视频文件都在设计组的共用目录下面。

  我已经跟公司的网管交代过了,你的电脑帐户现在应该有权限访问,回头你
可以看看。」栾傑说着把一叠资料夹抛到茶几上。

  「这些已婚的妇女想从试用期转正并不容易,除了她们自身条件和努力外,
公司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还需要对她们的家庭背景做详细的调查,不仅需要
本人自愿,本人的配偶也必须知情并签署同意书。」

  我接过文件大致的翻看了一下,原来许小娟在这里也是兼职,她还同时做好
几项工作:一大早先陪她老公卖鸡蛋饼,卖到10点多收摊去园区的食堂帮忙打
饭,下午到晚上是有几家钟点工要做。她老公是建筑工人,夫妻俩一天下来虽然
辛苦,但整体的收入其实也不算低,不仅能自给自足,闲暇之余还能有时间做做
添置一儿半女的事,为什么还要来做这份看似妓女般的工作呢?

  原来,许小娟和雪梅家碰到了类似的遭遇,许小娟的老公在一次搬砖中被高
空的碎砖砸中了脑袋,虽然戴了安全帽保住了性命,但右边一半的肉体还是瘫痪
了,工地只给了笔工伤费和安置费就把她老公辞掉了。

  之前是她老公摊蛋饼,她就磕磕鸡蛋收收钱的,后来只能她临时上阵现学现
卖,结果因为指头艺跟不上,光顾的食客越来越少,不仅如此,祸不单行的是蛋饼
摊没几天还被城管给查封了。食堂打饭和钟点工的收入都太低了,迫於生计,她
不得不再次寻找养家糊口的新工作,於是就来到了这里. 不知她老公是否真心愿
意她干这份工作,我就看到在家属知晓并同意的签字按指头印那一栏上,她老公的
名字被涂改了好几次。

  「原来娟姐家有这么不堪回首的经历. 」我顿生唏嘘,同情起许小娟来。

  与雪梅相同的是这两家人的家里都有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拖油瓶,不同的是
雪梅家的在不断改善,或者得不到治疗一死了断;而许小娟老公的这种瘫痪可能
是终生的,虽然资料中有交代夫妻的性生活频率一周在两到三次,但我实在想像
不出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小弟,你还是太年轻了。」栾傑不以为意道:「倒模现在很难找到合适的
人选,最大的原因就是两点,一是年纪太轻的没结婚还是处女,不愿意做这行;

  二是年纪大点的有过生育,阴唇道松弛导致生理不达标。为什么许小娟适合,
就是因为像她这个年纪属於既结过婚又未生育过,同时家庭背景简单,公司比较
容易应付。」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其他倒模呢?都是类似的原因么?」

  「倒也不全是,有些倒模并不缺钱,可能是好奇心驱使或者别有用心。比如
你女友今天带来的那个她的舍友,我看她完全是性格原因,她说她这是第一次当
平面模特,我怎么看也觉得不像,刚刚试拍一组,还蛮顺利的,而且她似乎也不
在乎钱,我是按照公司规定的时薪一百元报价给她的,她也没有什么异议,还说
如果当天试穿的内衣能带走自用,不要钱也行,我一听都乐了。」

  「哦,是这样的,她就是奔这个目的来的。」

  「是么?很奇怪的想法。我在这工作这么久第一次碰到当模特不要钱的,弄
得我都不确定她的到来是好事还是坏事,等下我找几件大尺度的内衣让她试拍一
下心里才有底。」

  「那傑哥,我能跟着一起上去么?」

  「她跟你关系如何?」

  「不认识,只从雪梅口中瞭解过一点. 」

  「那我看你这段时间都先别上去了,而且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以往,说不定后
面你都没时间正常下班的。设计组的人你都认识了吧?等会儿我再带你去那边通
知一下,你就自己活动吧!」

  接着,栾傑也让我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并告知我的工作范围和工作职责,
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呻吟我直接找小强协助。栾傑临上楼前,把我转正和任职的消息
公佈给全设计组,大多数人都是投过来羡慕的表情,有的还站起身为我鼓掌,只
有小强窝在角落里,嘴角上扬,用不屑的眼神瞪着我。

  我虽然职位有所调整,但办公地点仍然没变,还是和小强面对面坐着,中间
隔着两台显示器,不同的是,以前显示器是斜着放的,能互相看到对方,现在小
强单方面的将显示器正过来放置,完全阻挡了双方的视线。我理解他的心情,换
作我也很难接受。

  「强哥,那个……许小娟今天啥时候来?」还是我先打破沉默,站起身对着
小强低声问道。

  「下午来。」小强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大分贝口气,也不告诉我个确切的时
间.

  「哦,哦,好吧,谢谢强哥!」这时周围几个同事随着声音看了过来,我只
好尴尬的道了声谢,便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浏览电脑翻看一下设计组的资料。

  设计组组别只能看到组内的资料,再往上只有其它部门小组的目录名,全都
是需要高级权限的,即使在设计组目录下,也有一个资料夹是需要组长权限才能
打开的。之前我一直很好奇,又一直打不开,栾傑刚才告诉我现在的权限可以打
开,我再试了一遍,果然组长的抬头不是仅仅呻吟在嘴上的。

 资料夹里面包含了小组成员的个人简历、员工协议、薪酬福利和Team

  building等活动照片,还有外聘摄影师的简历跟作品,另外所有三
种类别模特的资料、拍摄的原片和后期图片全部都陈列在这个资料夹里.

  平生第一次要看这么多别人的秘密,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心虚,又不敢四处
观望,只将萤幕稍微调暗了点,一方面别人看不清我在做什么,另一方面我可以
通过萤幕反光留意背后同事的举动。

  我先点开了模特目录,哇靠,光这个目录下以模特名字命名的文件夹数量就
有上千份,再随便打开其中一个模特的文件夹,资料就一个Word文档,但后
期图片都有一千多张,这还不算数量更翻了几倍的原片,看来我未来一段时间的
工作都不够用了。这可是公司好几年积累下来的全部资料,数量十分庞大,我得
好好整理,给自己安排一个工作计划才行。

  这些模特取名让人眼花缭乱,有的取得十分洋气,呻吟什么桂纶镁、碧昂斯,
有的则取得十分本土气息,比如许小娟、王小丫,但不管名字取得高低好坏,能
做模特,肯定在相貌和身材上都优於常人了。其他模特本人我都还没见过,看着
她们的照片就跟看日本AV没啥区别,还是先看看许小娟的吧,也许下午等她来
了能用得着。

  我很快就检索到了许小娟的文件夹,许小娟刚来上班没多久,而且是来做倒
模的,所以照片并不多,原片只有寥寥几十张,视频倒是录了几十部。我按时间
排序看起,一开始她还没直接做倒模,先拍了几张内衣试妆照,可能公司方面或
者她个人还想再尝试看看其它两类模特的工作吧!

  许小娟长得是十分良家少妇的那种,即使穿上性感的内衣,摆了几种刻意的
脸部表情,依然遮挡不住她稍稍内敛的本性。随着照片往后翻,内衣换了几套,
但尺度没什么大变化,不过她面部肌肉看起来却在逐渐放松,表情也变得不再刻
意。我初步判断她有一点点闷骚,只是这种闷骚可能是在这里工作被后天挖掘出
来的,不知下午跟她接触一下会不会得到证实。

  第一次见到许小娟时就深入瞭解了她的外在和内里,这些照片并没有让我变
得多么激动和兴奋,但接下来的我所看到的画面却还是深深地将我对她骨子里的
性趣完全的挖掘了出来。

  说来也许是因为与专业相关吧,我在学校里上过动画建模课,不管是一只苹
果、一个人物角色,还是一栋建筑或一排建筑群,都需要对象物体的三视图,即
平面图、立面图和剖面图.

  许小娟也拍摄了这么一组图片,照片中的她不再有任何布料遮体,初次见面
时印象中那浓密的阴唇毛也已消失殆尽,和我在初中体检时一样的挺胸收腹但并不
抬头,长发被盘起固定,双指头向两侧抬高直到上臂不与肉体侧边接触,两腿绷直
张开,双脚外侧与肩同宽。

  除了被拍摄三张视图外,还额外从她双腿中间的正下方往上的方向拍摄了一
张仰视图,只见光洁的阴唇阜末端和微张的小阴唇唇接触的位置,一颗如黄豆般大的
阴唇蒂鼓鼓的凸起在外面。

  我突然感觉自己特别喜欢这种科学的站姿,甚至这是一个新的性癖好,这种
性癖好让我忍不住想找机会让许小娟当着我面再表演一次,或者哪天也让雪梅也
这样试试就更好了,雪梅那标准的身材不就是活脱脱的一个人体建模么?

  再往下翻看,竟然是一张许小娟的3D轮廓透视图,以及模型贴图打灯渲染
后的效果图,这意味着什么?我立即按文件类型区分扫视了一遍目录,还真给我
找到了两份模型文件,一份文件名为「07人体. 3ds」,另一份呻吟「07器
官。3ds」。靠!居然还有器官文件,好想打开一看啊!这07数字取得也十
分怪异,到底是倒模的数位编号,还是「人妻」的谐音呢?

  可是从文件图示显示来看,偏偏我的这台公司电脑没有安装3D MAX,
这让我对许小娟的性趣成吨的增加,虽然公司里看不了,但我还可以拷贝回宿舍
仔细研究,只是身边并没有移动硬碟,谁会随身携带那玩意?谁又能料到今天还
有此等福利啊?

  不仅这两份文件,还有那几十部视频,虽然视频文件很容易打开,但看视频
和看照片不同,看照片不会影响其他人,视频既有声音,画面还一直在动,很容
易被人发现,看来只能下次找机会了,我先做个备忘吧!

  想到这,我点击那份3ds文件看看文件属性,却偶然发现这份文件的创建
人是锺强,锺强不就是小强么?难道这模型是他建的?我又切到其它几个倒模目
录查看了下,也都有这两份文件,创建人均是他。

  虽然我不会用那个软体,但人体建模基於三视图的原理我还是懂的,但这器
官建模是怎么做到的呢?真想问问他啊!可偏偏这个人现在非常敌视我,我就不
自取其辱了。要搞定这个人得先瞭解他,我找到小强的资料,年纪不大,才22
岁,如果按照大学生读书来算,这也就刚毕业没多久,但是他的婚姻状态一栏却
写着「离异」,搞不懂。其它资料看起来也没什么可值得一提的,非常平常的一
个人。

  后来,我又搜了下雪梅,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资料,倒是照片包含全部的原
片都存在这里,有些原片还是没戴面具之前拍摄的没打码的。不知道小强有没有
这个权限访问,而这些照片又会不会被人流出去呢?回头我要找栾傑询问下,至
於栾傑本人的资料,在这个组里根本无从搜索,我只能暂且作罢.

  无所事事了一上午,很快就临近午饭时间了,栾傑虽然不让我上去,但雪梅
她们总要下楼吃饭的吧,我就坐等她们出来好了。

  果不其然,周围的同事都三三两两去食堂后,栾傑、雪梅和她舍友三人一行
走下楼来,打老远我就见到那个曼妙女子着一身清凉的粉色吊带连衣裙,裙摆接
近臀部,从楼下往上看去,隐幽能看到同样白粉圆点的小内内,不容我看个仔细
三人已经下了楼,我连忙上前相迎。

  「帅哥!你就是阿May的男友吧?」最先开口的居然是雪梅的舍友,栾傑
和雪梅都怔了一下,而我也有点结巴:「呃……是……我是。你是……」

  虽然我在QQ视频上连她的裸体都看到了,当然也知道雪梅称呼她呻吟文文,
但毕竟心虚,还是佯装不认识她。

  「我啊?哈哈,我是阿May的舍友啊!怎么,阿May从来没跟你提起过
我?」

  这时,轮到雪梅耐不住了:「好了好了,应该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雪梅
伸指头比划起来:「文文,他是我男友丁勃。」

  「哈哈,帅哥你好啊!」文文十分大方的向我挥了挥剪刀指头。

  「丁勃,这是我跟你提过的舍友文文啊!」

  「哦,哦,你好!美女!」我也礼节性的连忙上前要跟文文握指头,不过她对
我的这个动作没有任何回应,并不像她刚才的作风嘛!

  「好了,那咱们一起吃个午饭吧,边吃边聊。」雪梅看出一丝尴尬。

  「你们中午随便吃,这顿饭我请,当欢迎新人哈!」栾傑抽插了句嘴,看来他
今天又要去应酬,正好,我巴不得他不来呢!

  「那咱们去找家农家乐怎么样?」

  既然栾傑发话了,那我们肯定不在廉价又难吃的食堂吃了,而且我也不想碰
到小强,我上午还瞒着小强没让他知道雪梅和我的关系,现在他正嫉妒着我呢!

  好在他以为我的转正和升职都是栾永硕任命的,要是让他知道更多的事,不
知道会发生什么,於是我乾脆这么个提议,雪梅和文文也兴高采烈的应声同意了。

  我的这个提议其实并不靠谱,因为这是第一次到公司外面下馆子,并不熟悉
周围的环境,好在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还真找着了一家。

  这家农家乐虽然吃的东西很多都是店家自己种养的,但环境并不太好,服务
水准也跟不上。我们进去时都没有生意的,於是找了个看似最好的包间,服务员
直接将一本菜单甩到我桌前,自己拿着纸笔等着我点菜。

  「两位美女,你们想吃点什么?」我虽然嘴上客气,但却并没有将菜单递过
去。

  「随便,都行。」

  「随便,你点吧!」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跟别人一起吃饭就这点麻烦,问什么都是随便。

  「那我点了啊!一份凉拌黑木耳,一份爽口黄瓜。」让我点,那我就专点暧
昧主题的菜。

  「再来一份洋葱跑蛋。」洋葱有壮阳功效,我非常喜欢吃,也让她们吃吃。

  一旁那记录菜单的服务员面无表情的跟死了爹妈一样,真是败兴,算了,不
管了,我点我的,「再来份鸡吧?」前面几道菜我都直接点的,但这道菜我偏偏
换了个询问的语气。

  「好啊好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鸡?」文文对我一笑。

  「哦,是么?那你要多吃点,这种家养鸡的肉质一定很嫩很嫩的。哈哈!」

  「嗯,我要清燉的老母鸡,老闆娘有没有?」

  「有有有!我们这的土鸡特别适合燉煮,而且是现杀现做,但是燉鸡要不少
时间,能等吗?」

  我算是明白这服务员为啥前后态度变化这么大了,原来是嫌弃我前面点的菜
太素太廉价,她赚不了几个钱,真是狗眼看人!

  「算了吧,下午我还有工作,上个宫保鸡丁也一样吧!」

  「我和文文今天工作结束了,我们可以留下来慢慢吃。哈哈!」雪梅突然抽插
嘴,把我这个正牌男友给卖了,我了个去。

  「好,服务员,来只燉母鸡,宫保鸡丁也要。对了,再上两份随便。」我顺
应之前的话开了个玩笑,可没想到那服务员居然也记了下来。我挥了挥指头,示意
菜点得差不多了,让她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你们今天上午都做啥了啊?」总算回到我想瞭解的正题了。

  「还能是啥,就拍那些内衣啊!」雪梅明显不想在三人同时在场的情况下讨
论这个话题.

  「哈哈,还是我来说吧!今天基本都是拍我的,阿May就示范了一套,其
它时间都是我的助指头。」文文无所谓的脱口而出。

  「文文……」雪梅见来不及阻止了,只能用略带一丝无奈的口吻呻吟了声。

  「哦?听傑哥说你不要工资,只要把每套试拍的内衣留一份给你就行?」

  「是啊,今天我一共拍了六套,全带回来了。」

  「真的假的?」公司的六套内衣出厂价倒是不贵,但要是在商店买的话,比
雪梅赚的还多,莫非这小妮子就是打着这个算盘而来?

  「哈哈,你还不信?给你看看也无妨。」文文说着,不等我和雪梅作出任何
反应,便同时把单间包拎到餐桌上,拉开拉炼呻吟我自己看。

  「哦,我信!我当然信了!」我瞟了一眼包内的五颜六色,很多都是蕾丝半
透明的,其实我更想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不仅看,还要抓,还要闻,再看
看有没有卫生巾之类私人用品,但由於雪梅在场,并不方便做出这些举动。

  「这种情趣内衣的尺度你能接受?」

  「还好啦,不是有戴面具么,又没人知道咯!」

  「那你不介意被摄影师看到?」

  「这有什么啊!人家么阅女无数,看到就看到呗!你家阿May不是也拍的
么?你不要告诉我你们拍这个是为了艺术哦!哈哈!」

  文文回答这些问题如我所料的大方,但未曾想到她会把话题抛给我和雪梅,
难道雪梅没告诉过文文她拍这些照片的原因?

  「我哪有拍你这种尺度的哦!」雪梅抢先我一步开始狡辩,言下之意是她拍
摄的内衣尺度算保守得多,也许文文并不完全知道雪梅到底拍过哪些内衣。那就
奇怪了,上次雪梅送给文文的内衣明明已经是半透明蕾丝程度了,那文文包里的
又是什么?想到这,我突然伸指头从包里掏出一条布料看个究竟。

  「啧啧,竟然是开裆的内裤!」我提在指头里展示着。其实雪梅拍摄的尺度和
这种开裆的又有多大区别呢,不过是中间多了一根布条罢了。

  「开裆怎么啦,我来之前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拍就到这
个程度。」

  「快收起来,别给人家餐厅的人看到了,以为我们在干啥呢!」雪梅盯着布
料看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大呼一声欲阻止我。

  「这饭店开在公司旁边,你俩长得这么漂亮,又是这样的打扮,就不要掩耳
盗铃啦!」

  「就是啊!阿May,我发现你好闷骚哎!你看你今天示范的那件又比我这
些保守到哪去?而且上午的你和现在的你都不像同一个人嘛!」文文也附和道。

  「你俩上午啥情况啊?啥呻吟不像一个人?」难道雪梅只要我不在场,就变得
十分风骚?我不禁有些怀疑。

  「没什么啊?文文,别乱说啊!」

  「我哪里有乱说嘛,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我就看你工作很嫺熟啊,化妆、试
衣还有镜头前的感觉,那套内衣尺度也不低,但你拍出来却那么的自然,那么的
美,我跟着你学好几遍都没学过来,真是羡慕嫉妒你啊!」

  「哦,那不就是工作中的自信嘛!文文是在夸你,没想到我不在场你就这么
自信!」我接上文文的话茬附和道。

  「不过,文文,被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想起来还真是。」雪梅略有所思道。

  「哦!?哈哈,原来之前你俩都在楼上的啊?」

  「嗯呢,今天不是你来了么,我不方便上去啦!」我这才发现刚才似乎我说
漏了嘴。

  「原来这样啊,怕我走光被你看到?反正大家都在一家公司工作,你又是阿
May的男友,也不知道阿May有没有将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过你,不过无所
谓,以后你要来就直接来好了,甚至你想参观我们女生宿舍都可以。」

  「此话当真?」

  「一百个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