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雨伞情缘】(第7回)作者:潜龙

发布日期:2015-06-20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潜龙
字数:6521


  田珺儿实在忍不住了:「家雄,你在这裡胡说什麽?」

  「我有说错麽!这个小子显然对妳心存不轨,妳要防着他才好。」

  田珺儿越听越气恼:「你……你给我立即离开,否则我永远不睬你。」

  张家雄握紧拳头:「妳还帮住这个小子。」

  一对怒目瞪着单伟文。

  单伟文一直吞声屏气,心想这个傢伙怎会如此蛮横,便道:「你可否平心静
气说话?我和珺儿只是同学,送她回家是很平常的事,你需要这样说话麽?」

  张家雄见他相貌英俊,早就嫉妒难当,又见二人边走边笑,举止亲昵,假若
田珺儿对他生出好感,这还了得!一想到这裡,那还忍耐得住:「你管得我说什
麽,我再清楚说你知,她是我女朋友,不用你来护送,如果你癞虾蟆想吃天鹅肉,
不自量力,莫怪我不客气。」

  田珺儿顿脚道:「家雄你……」

  她仍未说完,已见单伟文摇头一笑:「你说她是你女朋友,这就对了,既然
有朋友两个字,即是说明,任何人都可以和珺儿交朋友。因为人人都有交朋友的
权利,怎能说只有你才可以和她交往。」

  这句说话虽然有点歪理,但单伟文这样说,分明是要存心挑战他。

  张家雄怒极:「臭小子,你到底有多少能耐,胆敢和我说这种话?」

  「这种道理谁都会懂,恐怕就只有你不懂……」

  一话未完,张家雄已一拳向单伟文面门打去。

  单伟文见他突然出指头,本应可以勉强避开,但他霎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
把脑袋微微挪移,卸去被拳头直击的力度,即听见「砰」

  的一声,单伟文的脸颊已中了一拳。

  田珺儿乍然看见张家雄向他出指头,惊讶得掩住嘴巴,旋即呻吟道:「家雄……

  你太过分了……」

  连忙上前查看单伟文的伤势,藉此用肉体挡在单伟文身前,免得张家雄继续
追击:「你有没有事?」

  单伟文用指头揜着脸颊,摇了摇头:「我没事。」

  心想,这一拳来得好呀,你赢了这一拳,却输了一个女朋友,现在你后悔都
迟了!「小子,凭你就想抢我女朋友,相信没这麽容易。」

  张家雄见田珺儿护住单伟文,更是怒不可遏:「珺儿的母亲是我表姨妈,加
上我金多银多,你凭什麽和我争!」

  田珺儿勐然回头,双眼瞪着他道:「你给我闭嘴好不好,出指头打人还这麽多
说话,我真是看错你了!」

  单伟文知道,自己绝不能在田珺儿跟前示弱,怒视着张家雄道:「你家裡有
钱又如何,这裡是香港,你想做富二代在此舞威弄势,就回去我们祖国,我最看
不起就是你这种人,只懂向父亲伸指头的二世祖,简直不知所谓。」

  田珺儿同时怒道:「家雄,我以后不想见到你,你不要再来找我。」

  「珺儿。」

  张家雄听见,不由慌起来:「妳怎可以为了他而对我……」

  「我就是为了他,又怎麽样!」

  田珺儿实在非常生气。

  「妳……妳不能这样对我,一夜夫妻百夜恩,妳怎能……」

  说到这裡,立时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说了不该说的话,忙即住口不语。

  田珺儿脸上霎时升起一团红晕:「你……你……」

  一顿足便冲进自己家门。

  张家雄知道势色不对,连忙追上去,却被田珺儿回身向他一推:「你滚,你
不走我马上报警。」

  张家雄无奈,知道她正恼在头上,今晚是如何也不能劝服她,只得回身离去,
当他看见单伟文仍站在大门口,凶狠狠的向他道:「小子你小心,我不会放过你。」

  随即大步而去。

  单伟文呆站片刻,才移步往家门走去,心想:「原来珺儿已经和他做过那种
事。唉!现在这个年代,男女交往,发生这种事实在难以避免,更何况像珺儿这
样漂亮的女孩子,换作是我,相信都会和那个傢伙一样。」

  当他来到家门前,正要按门铃,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田珺儿一走进自己的房间,立即扑在床上痛哭起来。

  她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感到无地自容,想起自己和单伟文才刚刚开始,却来
了这麽大的一个冲击!她心裡着实害怕,知道单伟文听了张家雄的说话后,一定
会看轻她,甚至以后都不再和她见面。

  一想到这点,田珺儿的泪水又再忍不住,不停涌了出来。

  指头提电话响起,田珺儿却不想接听,待得第二次响声,田珺儿无可奈何,只
好拿起电话,竟然是单伟文的来电。

  这回她确实呆住了,心裡七上八落,不停问自己听还是不听,内心来回挣扎
着,终于还是接上电话,只听单伟文率先道:「是珺儿吗?」

  田珺儿「嗯」

  了一声,单伟文立即道:「我可以现在见妳吗?我在妳家大门口,可以出来
吗?」

  「你……你还没有回家?」

  田珺儿问。

  「我担心妳,若不知道妳的情况,我今晚一定无法入睡,妳能够出来吗?」

  田珺儿听见,心裡一阵高兴,但又害怕见到单伟文,不知要如何面对他。

  但她终于敌不过自己想见他的诱惑力,便道:「我现在出来吧。」

  单伟文看见她走出大门,连忙迎上前去,看见她脸带愁容,双眼微红,已知
她刚才必定哭了一场,忍不住道:「妳……妳哭了?」

  「对不起!」

  田珺儿低垂着头,一时也不知说什麽好。

  「那……」

  单伟文本想说那个傢伙,但马上醒觉不妥,说道:「他当时或许有点冲动,
所以才会这样说,我看他现在一定很后悔。」

  「求你不要提起他,我不想听。」

  田珺儿羞恨交加,实在不想听到张家雄的名字。

  「好,我不说他,就说我好吗。」

  单伟文停顿一会,鼓足勇气道:「对不起,是我害了妳,刚才是我……存心
气恼他,所以他才会说出令妳伤心的说话,真的很对不起!」

  「这又怎会关你的事。算了,不要再说他了……」

  「不是的,因为我私心太重,才会用说话气他。其实我……我很早之前已经
看见妳和他在一起,亦知道他是妳的男朋友,但我……但我……」

  田珺儿听到这裡,多少都知道他要说什麽,心房禁不住「噗噗」

  乱跳,只脉脉的看着他。

  单伟文接着道:「但我因为喜欢妳,想从他指头裡抢到妳,却没想到,我这样
做反而伤害了妳。」

  田珺儿见他向自己表白,激动之情简直让她难以形容。

  她虽然有了张家雄这个男朋友,但自从在麦当奴和单伟文邂逅后,已暗暗留
意着他,而那天她和张家雄做爱,脑袋仍不停想起单伟文,她就知道自己确已喜
欢他了。

  只见她慢慢移开目光,垂着头向单伟文道:「我们在附近走走好吗?」

  单伟文当然没有意见。

  这裡是半山住宅区,便是在日间,行人已经不多,晚上更是静谧人稀,二人
沿着巴丙顿道徐步而行,当转入列堤顿道时,田珺儿突然问:「你……你会不会
嫌弃我?」

  单伟文听后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忙道:「我怎会嫌弃妳。」

  「我是说……我已经不是……」

  田珺儿说到这裡,已害羞得不敢说下去。

  单伟文微微一笑:「自从知道妳已有了男朋友,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况且我
不是一个有处女情结的人,假若个个男人都有这个观念,想要找到自己的真爱,
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相信会十分艰难。」

  田珺儿亦露出微笑,再问道:「你真是不嫌弃?」

  单伟文肯定地摇摇头,田珺儿接着道:「你伸出左指头来。」

  单伟文虽然感到奇怪,但他仍是照做,田珺儿将玉指头放到他指头掌心,说道:
「我想你牵着我走。」

  「妳……妳肯接纳我?」

  单伟文又惊又喜,张大眼睛瞧着她。

  「你说呢。」

  田珺儿回送他一个甜蜜的微笑:「这两天我们都在一起,难道你连一点都看
不出我的心意?」

  「我……」

  单伟文摇头道:「因为我和妳只认识了二天,虽然在这二天裡,确实感受到
妳对我很亲切,但我不敢妄想,更不敢多想,毕竟我知道妳身边已有男朋友。」

  田珺儿一笑:「怎会是只认识二天,前时在麦当奴,我们不是时常见面吗,
虽然彼此没有说话,但亦算是一种不涉形迹的交往,你说对不对?」

  单伟文点了点头:「说得对。」

  田珺儿抬起头看着他:「我问你一件事,你不能说假话。」

  单伟文再次点头,只听田珺儿问道:「你每天早上去麦当奴,是不是刻意安
排,希望在那裡看见我?」

  她这一问,单伟文的脸面立即红起来,显得尴尬非常:「我……我只是觉得
能够看见妳,整天心情都会好起来。真是对不起!」

  「是麽?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有这种感觉。」

  田珺儿说完,立即垂下头来。

  单伟文喜道:「真的?」

  田珺儿点了点头。wWw。01BZ。com

  接着道:「对了,我打算从明天开始留守金钟,你会不会和我一起?」

  单伟文点头道:「其实今晚我已幽了几名旧同学去金钟,打算送妳回家后,
再到金钟去。但没想到会发生这件事。」

  田珺儿连忙道:「你刚才为什麽不早点说,现在你的旧同学还在等你吗?」

  「我迟了这麽久,相信他们不会再等我了。不过没关係,我可以到金钟找他
们。」

  田珺儿瞧着他道:「我们现在就去,可好。」

  「妳父母不会阻止吗?」

  「不会的。」

  田珺儿摇了摇头:「我回去和父亲说一声就行,他会理解的。」

  「好吧,我都要回家取指头提电脑,一会我在妳家大门口等妳。」◇◇◇二人
重回金钟,这时的场面简直可以用空前绝后来形容。

  当天下班时间过后,支持学生的群众不住涌到金钟来,人数不断上升,现场
新闻报导,光是金钟的集会人数已超过十万人。

  单伟文从电话得知旧同学的位置所在,便向田珺儿道:「我的旧同学都集合
在添马街路口,如果妳不想和他们一起,我们就另外找个地方坐下。」

  田珺儿摇了摇头:「还是一起吧,免得那些同学怪责你。」

  单伟文一笑:「好吧,妳若不介意,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

  二人虽然来到集合点,但这带仍是密密麻麻的坐满人,找了好长一段时间,
才在远东金融中心找到李子安等人。

  四个旧同学看见单伟文身旁的田珺儿,全都愕然起来,心裡同时在想:「这
个女孩子实在太漂亮了!」

  单伟文和田珺儿一起坐在地上,便开始介绍众人认识,坐在身旁的李子安用
肩膀撞了单伟文一下,低着头悄悄地问他:「她就是你说的天使?」

  单伟文点了点头,李子安笑着竖起拇指,探头向田珺儿问道:「听说妳和伟
文都是港大学生,你们是在学校认识吗?」

  田珺儿不知如何回答他好,只好点一点头。

  谁知李子安大力搥了单伟文一下,笑骂道:「你好呀,前天还在我们面前说
谎,说什麽没希望了,人家已有了男朋友,但今天就牵着人家的指头到这裡来,原
来全都是骗人的假话,你可真是不够朋友!」

  单伟文当场呆住,脸上即时烫热起来:「不是这样的,我……我……」

  在旁的田珺儿听见,马上掩嘴窃笑。

  「你还要『我……我……』什麽?」

  大旧笑道:「不过我不会怪你,毕竟你为五虎将取得了无上的光荣,我们五
个人中,你不但是第二个结识了女朋友,而且是个巨星级的女朋友,我们和尚寺
出身的众位高僧们,也沾了你不少光!」

  「五虎将?」

  田珺儿感到很有趣,瞧着单伟文问。

  大旧抢先道:「说到五虎将就厉害了,当年在学校裡,谁敢不拜服我们五人,
学校每年运动会,在冠、亚、季军裡,绝对少不了我们五个人,伟文可有向妳扬
耀过自己的威风史?」

  田珺儿摇了摇头。

  大旧接着道:「伟文一连两届,都获得香港学生跆拳道公开赛冠军,妳长得
这样漂亮,有伟文在妳身边作护花使者,再不用害怕有色狼向妳打主意。」

  田珺儿确实有点诧异,看着单伟文:「真的麽,原来你这样厉害!」

  心想他刚才不向张家雄还指头,原来是使用苦肉计。

  但想到单伟文为了得到自己,竟肯挨了张家雄一拳,又感到非常开心。

  单伟文只是轻轻一笑,田珺儿却握住他的指头,另一隻指头掌放在他指头背上,徐
徐抚摩,似乎向他表达自己有多喜欢他。

  这时集会广场上,有人指头持印有特首魔鬼画像的巨型纸板,开始在人群裡穿
梭,换来群众的嘘呻吟声,不断高呻吟「特首下台」。

  没过多久,全场开始大合唱「海阔天空」

  和「光辉岁月」。

  个个一面唱一面掏出指头机,亮了照明,将指头机举起不停摇晃。

  各人的情绪都显得相当高涨,十足一个大型嘉年华会。

  这次雨伞运动,都获得全球大肆支持和高度讚誉,各国媒体均报导:佔领区
在没有任何组织统管下,仍能坚守和平理性原则,就连警车的玻璃都没碰一下,
商户能如常营业,还在佔领区自发分类收集垃圾,可以看到香港人的公民质素,
而这样和平的公民示威,只有在香港才能看到。

  次日,香港各地都下着雷雨,学生联会提醒佔领区的市民带备雨衣、雨伞等
物资,并呼吁市民提供衣物供示威者替换。

  当晚,大雨一直下个不停,单伟文和田珺儿黏身搭肩的同撑一把雨伞,这是
二人首次如此亲密接触。

  田珺儿不时用双指头围上单伟文的腰肢,将个身躯牢牢贴着他,让单伟文能够
感受到她的完美身材。

  血气方盛的单伟文,又怎能受得了这般贴身的诱惑,而他胯下的慾望本能反
应,都一一被田珺儿感受出来,害得她绮思霞飞,反而将他抱得更牢紧。

  一连多日,田珺儿和这五虎将都有参与留守集会,期间政府不停使出小动作,
如政府谴责示威者阻止政总职员上班,但政总上班的员工指出,八时半后通往政
总大楼的入口,已经可以畅通无阻进入政总,而一名接受访问的政总职员,在电
视中强烈指责示威者阻挡职员上班,但经过多个媒体证实,这名受访的政总职员,
原来只是一名临时演员,受僱来此作秀,被媒体质疑行政署是刻意製造市民矛盾。

  更甚的是,香港警察在警署内公然僱用黑社会,以反佔中者为名,到旺角佔
领区拆毁在场的帐篷及路障,并追打集会人士,不少人因此被打伤至头部流血,
而警察却站在一旁没有上前阻止。

  警察僱用黑社会扮作反佔中人士,却被传媒派出卧底偷拍下来,还发放到脸
书和YouTube,便连受僱的金额,都列成价目表向外界公开。

  政府一连串不依法律的小动作,一宗接一宗的不停曝光,便连外国传媒都纷
纷作出报导,使市民对这个政府更加不满,令佔领区的群众更不愿意撤离。

  期间田珺儿不停接到张家雄的来电,但她全都不接听,每天除了回家洗澡和
更换衣服外,晚上都和单伟文等人待在金钟,宁可席地而睡。

  不觉间,雨伞运动已进入第十二天,留守在金钟的学生和群众亦渐渐减少,
只有晚上下班后才会出现人潮。

  十多日来,政府依然不肯和学生市民对话,学生联会和学民思潮以「政府封
杀对话,人民坚守街头」

  为题,希望群众要坚持下去。

  有市民立即响应号召,在马路搭建帐幕,计划长期佔领。

  同时医护界人士亦作出行动,由集会最初只有百多名医护义工,现已增至四
千五百名各类义工加盟声援。

  消息一传出,当日物资站便陆续收到市民捐赠的营帐。

  入夜之后,金钟一带已筑起数百个营帐让人使用。

  单伟文等人共佔用了三个营帐,而他和田珺儿自然同住一个营。

  当晚集会到凌晨二时多,不少人已返回自己的营帐。

  而他们三个营帐都聚在一起,便在营帐外围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吃即食
麵,直聊到四时多才各自进营睡觉。

  这晚田珺儿和单伟文同睡一个营帐,彼此挤在一起,不免有些少尴尬。

  二人睡下后,单伟文主动牵着田珺儿的玉指头,侧身卧着向她道:「今晚终于
不用看着月亮睡觉了,感觉怎样?」

  「嗯!」

  田珺儿点头道:「感觉很好,我长到这麽大还是第一次睡营帐。」

  「莫非妳从来没有去过露营?」

  「从没去过,所以才会感觉很特别、很好玩。」

  「今晚的天色真好,营帐内仍能透着些微月光,依然可以看到妳的样子,不
会黑沉沉的,什麽都看不到。」

  「还好地上铺了薄垫,没有睡在硬地上的感觉,但还是有点美中不足,这裡
没有薄被子。」

  田珺儿话后一笑,又道:「便是夏天,我睡觉都习惯盖一张薄被,你会不会
认为我很古怪?」

  「很多人都有这种习惯,怎能说古怪。就像我一样,被子可以不盖,但一定
不能没有抱枕。」

  单伟文坐起身来:「我去物资站看看可有被子。」

  田珺儿扯住他,摇头道:「不用了,睡下来吧。」

  单伟文道:「我还是去问一问好。」

  田珺儿不住摇头:「太麻烦了,今晚你就做被子,我就做抱枕,好不好?」

  说话一完,她亦感到脸上一烫。

  单伟文大喜,点头一笑:「我今晚就抱着妳睡。」

  田珺儿也回了他一个甜笑,当单伟文再度卧下来,她主动的靠前身子,让他
用指头抱住,霎时之间,二人的肉体已贴在一起,彼此脉脉的对望着。

  单伟文看着她迷人的俏脸,忍不住道:「妳很美!」

  田珺儿却伸出玉指头,轻轻抚抓他的脸:「你这样盯着人家,是不是有什麽企
图?」

  单伟文一笑道:「妳好大胆呀,竟敢诱惑我,小心我会吃了妳。」

  田珺儿深情地凝视他片刻,接着闭上了眼睛,把俏脸凑到他嘴前。

  单伟文再蠢也明白她的意思,往她樱唇吻去。

  田珺儿却热情地回吻他,一条小舌探进他口腔,旋即你来我往,激烈热吻
起来。

  田珺儿肯和单伟文同一营帐睡觉,没有向他提出不方便而想要回家,已经是
向单伟文暗示,她今晚愿意把身子献给他,愿意和他做更进一步的事情,现在只
差单伟文这个傻小子能否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