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胭脂泪】(1)作者:小女纸

发布日期:2015-06-18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小女纸
字数:6667
  第一章:雨夜失身

  首先介绍一下,我呻吟花婉柔,一头波浪般的黑发随风飞舞,远山般的凤眉,
一双美眸如星辰如明月,挺秀的琼鼻,桃腮含嗔,吐气如兰的樱唇,白皙如凝脂
的脸颊甚是美艳,嫩滑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纤弱,便宛如天上美丽的仙女降临
人间,可是郁闷的是刚刚换上的新衣服却被雨水淋湿,好不郁闷。

  「妈的,贼老天!你再下雨老娘就诅咒你!」我一边抓紧时间向办公室跑去
一边大声诅咒天空,没想到今天下雨,我出门没有带伞,忘记说了,姐在一家证
券公司上班,今年刚毕业刚签幽了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可惜刚到了站点就下起
滂沱大雨,你说倒霉不倒霉!

  我将皮质的小包勉强挡在头上,好不容易冲到了办公室,这才发现保安老李
看我的眼神不对:「站住!」老李突然横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老李是证劵交易所的一位保安,我来应聘的时候见过他,可能只见过一面他
忘记我了,此时老李两只指头按在门框上整个肉体向我压来,胸前坚实的肌肉压我
的酥胸上,我急忙退后两步从包里拿出证件:「我是第一天来上班的。」

  老李看都不看证件,只是紧紧地盯着我的胸部,我低头一看,只见白色的小
围衫已经被雨水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我的整个肉体仿若透明,淡粉色的胸罩
若隐若现!

  察觉到了自己的尴尬,我急忙将小包横在胸前防止走光,老李淡淡一笑,说
不出的邪气:「哦,原来是花小姐啊,请进!」

  我并不是笨蛋,这个老李没看工作证件就想起我来,我知道他一定是故意和
我搭讪的,这样的的男子本小姐见得多了,内心对他只有深深的厌恶,便面色不
悦地走了进去。

  老李抹了一把嘴唇,看着我扭动着翘臀走开:「真他妈的正点啊!老子看了
一眼就硬了!」

  我看了一下指头表:「糟糕,被这老李一耽搁迟到了五分钟,第一次上班就迟
到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敲了敲经理胡言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我对经理胡言的印象不错,在我的意识
中他是一位温和的中年男子,这让我忐忑的心情安抚了不少。

  我轻轻地推开门,从包里取出证件递给胡言经理,因为经理是坐在位置上,
我不得不低腰将这个文件递给他,可是如此胸前的一片雪白呈现在胡言的面前。

  胡言一时间看呆了,紧紧地盯着我的胸部,这种欲望的眼光我看多了,马上
意识到自己走光了,但是又不好意思驳了顶头上司的颜面,只好咬咬牙装作不知
道轻咳一声:「经理,这是我的证件!」

  由于我的提醒,胡言经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干笑了一声伸指头接过我的证件,
同时不着痕迹地碰了一下我的小指头:「花婉柔小姐,今天第一次上班就迟到可不
是好现象。」

  我内心忐忑急忙解释道:「对不起,今天下雨我耽搁了……」同时内心恨死
了那个色保安!

  经理也没有生气,淡淡一笑:「没事,以后注意就行了。」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经理指着旁边的一台电脑:「你现在还是实习期,先学
会一些基本的开户指头续,所有资料都在电脑上,你自己去模拟一下吧!」

  我点点头急忙到经理对面的电脑桌前工作,此时我背对着经理,并不知道他
在干什么。

  胡言扶了一下眼镜,紧紧地盯着我的后背,那里因为雨天湿透了接近透明,
此时整个背部完全呈现在胡言的面前,胡言盯着明晃晃的肉体艰难地咽了一口唾
液,不自觉下体硬了起来。

  胡言慢慢地解开腰带,将指头伸进短裤中掏出阳具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同时脑
中幻想着花婉柔洁白的肉体柔软的乳房,如果那对奶子夹着我的肉棒该是多销魂
啊!

  胡言内心意淫乱着将火热的肉棒抽插进花婉柔小嫩穴的情景后,不禁更加亢奋,
肉棒也变得青筋暴起,粗大的龟头极度亢奋着,胡言的动作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
急促,不禁快意袭来龟头一阵酥麻。

  胡言内心一惊,这次怎么喷的这么快?急忙要去找卫生纸,可是慌乱间忘记
了卫生纸放在哪里了,胡言憋得一头大汗。龟头的尿道口一滴晶莹的液体垂涎欲
滴,胡言再也忍不住了,急忙随指头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放在阳具下面,「啊……」
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粗大的阳具连续抖动了数次,一股浑浊的白精液尽数喷进水
杯中,胡言浑身无力地摊在座位上:「他妈的真爽啊,光是意淫乱就这么妩媚动人,
要是真把这小妞给上了,那死也值了!」

  我并不知道胡言在背后做了什么,只是不一会在办公室内闻道一股奇怪的味
道,办公室这么小,不一会儿这种味道就变得更加明显,但是我又不好意思询问,
只好皱眉忍受。

  胡言低头玩弄着水杯,突然心生一个龌龊的想法,取出一包牛奶随指头倒了一
些在杯子中,然后拿到微波炉中加热。

  「花小姐,今天第一次上班是不是很仓促,是不是没有吃早饭?」胡言贴心
的凑过来,站在我的身边问道,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透过领口看到雪白的乳房,
那深深的乳沟让胡言不禁刚宣泄的欲望之火再次攀升。

  我突然听到经理的声音刚要起身,胡言急忙双指头按在我的香肩上:「不用起
来,随意就行,我可不是刻薄的领导。」虽然隔着一层薄衫,但是胡言还是能感
觉出来那种触指头的柔软,不禁心猿意马!

  虽然是夏天,但是因为雨水淋透了肉体我感觉很凉,正好胡言的双指头按在我
的香肩之上感觉很热很温暖,我没有多想,任由胡言将双指头放肩膀上,胡言的贴
心也让我内心一暖,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女子受到上司的贴心关照,那种内心深处
的依赖感,体会过的人都不会忘记的。

  他们说女子是一种缺乏依赖感的动物,我想我也不例外,我感激地小声道:
「经理谢谢您,我早餐简单地吃了一片面包,还好。」

  正在这时微波炉的声音响起:「那怎么行,我刚给你热了一杯牛奶,你先喝
着,肉体是革命的本钱,年轻的时候千万不能糟蹋肉体。」

  我的内心升起一股温暖,和这寒冷的雨夜对抗着,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位贴心
的上司,让我俨然已经把这里当成半个家,面对经理的热情,我也不好拒绝,只
能唯唯诺诺地点头答应。

  不一会胡言端过来一倍牛奶:「来,趁热喝了吧!」

  我端起杯子朱唇轻启,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现在想起来味道和平时的牛奶
有一点点不同,可是当时的我并未能感觉出来,胡言忘情地看着我优雅地喝奶姿
势,在胡言的心中,此刻的我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却不知自己饮下的是胡
言的白精液,这种侮辱仙子的感觉让胡言变态的内心获得极大的满足!

  胡言的肉棒再次坚硬如铁,看到我继续低头学习业务,胡言贪婪地瞥了一眼
我的乳沟,再次回到座位上,可是一个上午,胡言都没能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去吃饭,要知道在证券事务所上班的时
间是很紧迫的,每个人都有争分夺秒的感觉。

  一直到屋外的声音变得安静了,胡言才一咬牙站起来,内心道:「妈的!豁
出去了!」胡言悄悄挪身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上,然后来到我身边:「花小姐,帮
我去内屋将一个红色的文件夹拿来。」

  我起身才发现是中午了,做到了胡言这个职位的经理除了拥有一个独立的办
公室,同时办公室的内部都有一个小屋,为了方便经理休息,我也没多想,起身
来到内屋,大体扫了一眼,虽然内屋的面积不大,但是安排得很整洁。一张小床
和一个书架基本上占具了全部的空间,书架上的文件放得整整齐齐,我一眼就瞥
见了一个红色德尔文件夹,不禁在内心猜测,胡言一定是一个很斯文很有条理的
人。

  文件夹在床的对面,我只好将一条腿趴在床上,企图抽出文件夹,这时胡言
也进来了,随指头将门关死。

  由于我穿的是齐b小短裙,抬腿的瞬间一片春光外泄,170的身高,窈窕
的双腿一览无余,甚至淡黑色的小短裙根本不能遮掩住白色的小内裤。

  胡言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我的小内裤,恨不得一把将小内裤扯下来,我并不知
道这些,拿出文件夹转过头笑着问:「找到了,是这个吗?」

  胡言深吸一口气,并不回答,而是猛地扑身过来左指头猛地捂住我的嘴,一切
发生的太快以至于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胡言迫不及待的另一只指头从领口内伸进
我的内衣,抽插入乳沟的位置。

  就算再傻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嗯……嗯……」我只能通过鼻音呼救,可
是声音太微弱了,再加上两道门的阻隔,屋外基本听不清,再说此时大家都去吃
饭了 .

  我用尽全力挣扎,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哪里敌得过一位男子的力气?

  我腾出右指头企图将胡言伸进胸部的指头按住,可是胡言却趁机一把将我按倒在
床上。

  胡言贴近我的耳唇,粗重的呼吸喷出一口热气让我的耳朵很痒:「小妖白精,
你知道你多迷人吗?我今天看见你就硬了!忍不住自抓了一次,你喝的那杯牛奶
中就有我的白精液,哈哈,味道不错吧?」

  我的内心一片冰凉,原来这胡言是一个外表斯文的变态!

  说着,胡言另一只指头在胸罩内一用力,捂住了一只乳房使劲地揉搓着:「好
嫩啊,这指头感太柔软了!」

  我被胡言捏得发痛只记得指头脚并用胡乱踢着,可是胡言整个肉体压在我的身
上,我的挣扎丝毫不能给他带来一丝伤害,更可耻的是,胡言的双指头竟然让我的
乳头变得坚硬挺立,胡言抓得起性突然抽出指头,让我内心一阵错愕:难道他良心
发现,放过我了?

  我不禁委屈地轻声哭泣,哪知胡言抽出右指头后便开始解我的衣扣,我便极力
反抗,可能是肉体晃动的原因也可能是胡言太过激动,一直没有解开扣子,胡言
不禁大急,一用力撕开两颗扣子,我死命地挣扎,不让胡言得逞!

  「别乱动!否则所有的同事都会看到你的裸体!」胡言威胁道。

  不得不承认胡言的威胁还是有用的,我一阵失神,非常害怕变态的胡言真的
那么做了,趁着我失神的瞬间,胡言已经将我的衣扣全部解开,等我回过神来已
经晚了!

  看到我不在挣扎,胡言得意的说:「算你聪明,答应我了?」

  我不知怎么回答胡言,此时胡言将指头放在我身后胸罩的扣子一扯,将我的胸
罩打开。

  只觉得胸前一凉,我知道自己失守了,胡言将我的肉体扭过来,我趁机咬住
了胡言的指头指,由于这次我咬的十分用力,胡言的指头背上出现殷红的血液!

  「啊!」胡言疼痛地低呻吟了一声,想来他也怕别人听见。

  「你松口!我就放了你!」胡言急道。

  他真能放了我?我看了一眼胡言,只见他的眼中充满着诚意:「对不起,你
太美,我一时糊涂,我这就放了你!」眼中的色彩不像是撒谎。

  我便松口,双指头捂住胸部一脸幽怨地看着胡言,我没想到自己眼中温柔斯文
的上司,背后竟是这一般禽兽的模样,不禁有些伤心。

  可是刚松开胡言的指头,胡言猛地再次扑来并且将我的指头压在身下,企图过来
吻我:「你的眼睛真美!」胡言粗重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我厌恶地躲开。

  胡言没能得逞却伸出舌,舌尖顺着我的脖子一路舔开,那种痒痒的感觉让
我的肉体越发没力。

  胡言低头含住我的乳头在口中吮吸:「啊……你的奶子好白啊!好柔软……
好嫩……」

  「嗯……嗯……」胡言一张嘴不断在两颗乳头上光顾着,任凭我百般挣扎。

  吻了片刻,胡言发现我的肤色变得红润,呼吸也变得急促,便将一只指头抽插进
我的裙子内,隔着内裤抚抓我的的小穴,我本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胡言的肉体
挡在我两腿中间,我百般挣扎也没能如愿,反而我的小穴因为兴奋充血变得膨胀,
在内裤中呈现一个明显的凸起。

  胡言一边亲吻着我的乳头一边调戏道:「你的肉体好敏感,天生就是一个淫乱
荡的女人!」

  胡言的话让我很羞耻也很伤心,我自问一直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过性行为,
为什么会说我淫乱荡?可是阴唇道内传来的一阵阵酥麻让我有些迷茫。

  也不知是我挣扎得太累了还是因为胡言的刺激,我的肉体变得十分酥软,根
本就无力挣扎了,胡言趁机将我十分薄窄的内裤向边上一拉,露出整个阴唇部。

  我大惊,下体的凉意让我再次恢复挣扎的欲望,可是胡言的大指头一把我盖住
我的小穴,准确地按在阴唇蒂的位置不断地揉搓,一阵快感如同电流一般在我的身
体内传导直入脊髓!

  我变得愈发无力,阴唇道内也可耻地变得湿润,突然一阵快感袭遍全身,我感
觉阴唇道一阵抽搐,一股温热的热体从阴唇道内流出,胡言将湿润的双指头拿到我面前:
「你自己看你是不是淫乱荡?哈哈!」

  胡言贴着我的耳朵哈气,我羞涩的闭上眼不看,胡言却将被阴唇白精湿润的指头中
放在嘴中:「兹兹……」吸得出响。

  胡言看我闭眼狰狞一笑,他明白此时我十有八九已经认命了!

  胡言将食指慢慢地抽插入阴唇道中挖掘,那阵阵快感让我几乎不能呼吸,唯有鼻
音阵阵:「嗯……嗯……」

  「啊!好紧的小穴!还是粉红色的嫩肉!这是难得的水晶鲍啊!真是太美了! 」
不知何时胡言已经松开了堵住我的嘴,而是两只指头扒开我的阴唇唇哈气,一阵热气
让我酥麻不堪:「求你了……不要啊……」我压低声音道,我十分担心别同事们
听到,否则第一天上班,大家会怎么评价我?荡妇?妓女?我不敢想象。

  唯有双眼擎着泪花盯着胡言的眼睛,胡言威胁道:「你最好大点声喊,让全
办公室的人都听见,我就会说是你自己主动勾引我,你可以想象他们愿意相信我
这个上司,还是愿意相信第一天上班的你?」

  我的大脑一阵眩晕,胡言说的对,一旦真的让同事知道我该怎么办?

  胡言伸出舌舔了一口小穴:「好甜的蜜液!你是不是处女?」

  「求你了,放过我好吗?」失去了胡言的束缚,我双指头紧紧地按在胡言的头
上乞求道。

  「回答我!我或许会考虑放了你!」胡言一边用嘴吮吸阴唇唇一边诱惑道。

  「嗯……啊……不要……好痒……人家还是处女……放我我吧……啊……」

  「啊……好嫩的小穴……太美了!」胡言听到我的回答后却不肯住嘴,依然
舔得开心。

  「啊……人家回答了……不要……再弄我了……」

  胡言戏谑地看了我一眼:「我该说你傻还是天真?像你这等美色,无论到了
哪里,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放弃的!」

  说完胡言继续埋头在我的阴唇唇出不断的吮吸,我屈辱的哭泣着,却不敢大声
呼喊,唯有本能地用双指头推开他的头,突然一阵强烈的快意袭来:「啊……」我
咬紧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出声,阴唇道内一阵快意袭来,如同尿液一般一股液体从阴唇
道内喷出喷在胡言的脸上。

  我无力地躺在床上,内心十分羞愧,怎么尿失禁了?胡言却并不生气,而是
惊喜地看着我:「潮吹?单单是亲吻阴唇蒂就潮吹,你好淫乱荡,哈哈!」

  胡言戏谑道,我却已经无力反驳,胡言猛地脱下短裤露出狰狞的阳具,我第
一次见到男人的阳具不禁多看了几眼,第一感觉就是男人的东西可怕和恶心,虽
然夹杂着好奇和羞涩,但是不可否认,每个女孩子第一次看到那个狰狞的东西都
是恶心和害怕居多!

  胡言抓过我的小指头企图让我握着,浑身无力的我只能任由其摆布。

  「啊……你的小指头好柔软,好舒服啊!」胡言长长地呻吟了一声,继续握着
我的指头套弄着。

  我只是觉得指头中的阳具越来越硬,突然胡言松开我的小指头,拿起阳具在我的
阴唇道口来回摩擦,我再次清醒,忍住那种酥麻的舒服:「不要!」

  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只能本能的摆动双臀躲避着。

  胡言也不急,不断的用阳具摩擦,渐渐地我感觉口干舌燥,阴唇道分泌的液体
沾湿了洁白的屁股,胡言看得欲火焚身再也忍受不住,腰部慢慢用力巨大的龟头
慢慢地顶开阴唇唇。

  「啊……痛……」伴随着一阵轻痛,我不禁出声,好在胡言的动作十分地慢,
胡言一边不断的抚抓我的胸部分散我的注意力,一直到阳具抽插进去了一半胡言感
觉一层膜挡住了前方,再难前进。

  「啊!虽然只进去了一半但是太舒服了!好紧啊!你真是一个难得的极品啊! 」
胡言一边抚抓胸部,突然趁我不备紧紧地的吻住我的唇,突然腰部猛地一用力,
全根没入!

  「啊!痛!」我的嘴被胡言喊住,否则一定会大声呼喊。

  胡言趁机将舌伸进我的嘴内,不断地舔舐吮吸我的香舌,同时肉体慢慢地
抽动,果然胡言说的没错,片刻之后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快意,
我紧紧地抓住胡言背后的肌肉,有种想要呼喊出来的冲动,但是我咬牙坚持!

  「嗯……嗯……」我只能通过轻微的鼻音呻吟。

  尽管呻吟声十分的微小,但是这样的声音是胡言听过最动听的呻吟声,不像
有的女人故意呻吟的那么亢奋,一看就是假的:「啊……宝贝……你太棒了……啊
……舒不舒服?」

  我咬紧嘴唇不肯回答,可是迷乱的眼神彻底出卖了我,胡言粗大的阳具不断
的在粉色的小穴内一进一出,每次都能带出一丝晶莹剔透的阴唇白精顺着我洁白的臀
部流到床单上。

  胡言不禁看的兴奋:「啊……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啊……啊……」

  胡言急速地加快了抽动,我只觉得小穴内传来的快感极快地增加,仿佛在云
中飘迷失了自己:「啊……」我再也控制不住一股阴唇白精从阴唇道内喷出,达到了高
潮,而胡言本来就是到了喷白精的边缘,突然察觉阴唇道内一阵蠕动,如同柔软的小
舌深深的吮吸着肉棒哪里还忍得住!

  「啊!」胡言低吼一声,深深地抽插进阴唇道内,肉棒一抖一抖的喷出大股浊白
的白精液,然后趴在我的身上剧烈地喘息着。

  片刻后胡言拔出肉棒,白精液和阴唇白精混杂着处女之血,从小穴内流出沾湿了床
单 .

  胡言拔下我的内裤顺指头胡乱擦了一下他的阳具,顺便拿走我的胸罩,锁在床
头柜中:「这些留作纪念,我去给你买饭,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半小时就回来!」

  茫然的我一言不发,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这就是我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