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廿三)作者:harrys(杀人王)

发布日期:2015-06-17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harrys(杀人王)
字数:5480

              (廿三)姊妹丼

  「姓名:章诗凡 年龄:22 身高:163CM 三围:34D,24,
36 体重:45公斤。」

  「特殊技能:姊妹丼」

  「…」

  木无表情的自己,看着这一份「正式」的性奴文件,这一次还有「姊妹丼」
作为「特殊技能」,说明了我们三姊妹在未来的日子,将会有怎样的生活。

  看着正在发笑的主人,木讷的祐瑄学姐,再回眼看一看低泣着的诗涵和不断
发情的诗婷…

  「一切…都是我的错. 」已痛到再无感觉的自己,彷彿世界也与自己再无关
系,便默然地拿着祐瑄学姐递上的笔,就这样的写上了「章诗凡」三个大字。

  在签署了「正式文件」以后,祐瑄学姐拿着一条粗粗的麻绳,把我绑起。她
大力地把我的乳房捆起了,我的乳房夸张地暴大了两倍,更立刻充血起来。

  「小凡,站起来。」祐瑄学姐将我扶起,在一众学姐学妹的面前,展现起我
早已习惯的裸体,把绳索在我的腰部绕了一圈,再把绳结紧紧的绑在阴唇唇中间,
被刺激的禁地一张一合的与绳结磨擦不断,伴随着点滴的淫乱水连续的流出。

  「这是主人吩咐我要帮你戴上的『内衣』。」祐瑄学姐道。

  「内衣?!!」

  「对,身为主人的奴隶,就一定要将乳房用绳索捆绑,您看看。」只听祐瑄
学姐讲完,将我的眼光往外一看,只见抱着诗涵的书岚,还有调教诗婷的碧筠,
会意的她们将身上贴身的套装脱掉,露出了玲珑有致的身材,果然在乳房的四周
都用绳索捆绑着。

  「这是主人调教我后所留下的纪念品了,小凡。」碧筠放开了发情的诗婷和
嘉甄,一边任由静慧学姐用一条麻绳绑起了双指头,一边对着我说出了这些话,而
我只能乖乖的站起来,让祐瑄学姐在她的乳房戴上了『内衣』,书岚也同样方式
炮制,绑起了全身赤裸的诗涵,同时将她带到我的旁边。

  「呜…」梨花带雨的诗涵,被反绑着双指头,完全不敢直视着我,接着诗涵的
脖子也像我们每一个人那样,再被带上了一个写上「章诗涵,AGE15,15
3CM,32B,22,33,41KG」的「名牌」,一同接受主人的检阅。

  「小妹…」羞愧的自己和诗涵一样,再也无法忍住悲伤的泪水,一点一滴的
流了下来,只见同样穿上「内衣」的书岚,将一个极为巨大的红色咀球,塞在诗
涵的口中,无法抗拒的诗涵只能顺从地接受口枷的调教,只见巨大的口枷令诗涵
非常的难受,原来水汪汪的眼晴也受到压力而翻白起来,只剩下一条线。

  此时房间里一块萤幕,正拍着我们的行动,拿着录像机的仪蔓学姐,影着我
和诗涵已然扭曲的脸,我完全不能置信眼前那个是自己的亲妹妹,嘴巴与鼻子都
被挤得变型,口水不断在口枷中流出来,像是一只待宰的母猪母狗一样,是一名
极其下贱的性奴…这样的场境我并不陌生,就如我在调教宜玟时一样,只是我原
来清纯的小妹,此时模样更贱.

  「小凡,话说这两天啊…您作为姐姐的都在变态的调教学妹,您的小妹除了
『观赏』您的行为外,还要姊债妹还呢…您看看」主人一边笑着,一边拿起了诗
涵的名牌,只见名单后面还写上一行大字:「章诗凡附属犬」。

  「书岚,把诗涵的口枷先摘下来,让她告诉自己大姐,自己这两天怎么了。」

  「不要…」我哭诉着。

  「说,诗涵同学,您这两天怎么了?!」书岚一边脱下了诗涵的口枷,一边
厉声地质问诗涵,还将一根巨型的按摩棒放到她的面前,作势进入诗涵幼小的白
虎禁地…

  「我说!我说!」诗涵看来曾有过与这枝「巨棒」的经验,一脸惊恐的她,
只好低声痛苦的回答。

  「我和姊姊都被…被…主人…强奸了。」

  「那主人还有告诉您什么?」

  「主…主人说大…凡母狗是主人的…母狗,所…所以诗…诗涵也母…狗,凡
母狗不想怀上…就要…」痛苦的诗涵再也无法吐出字句…而作为大姐的自己,听
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妹,竟然称自己作「凡母狗」…进一步的心如刀割,泪水也不
禁越加泛滥…

  「就要怎样?」书岚拿起了我调教的鞭子,作势抽向诗涵。

  「呜…就要怀上主人的骨肉!」诗涵大喊着。

  「小凡听到了么?话说诗涵这几天都很乖,趁您休息的时候,跟大、小乳牛
一起给主人中出不少次呢…还签上文件,跟自己的大姐二姐一起做主人的性奴哦,
书岚,告诉小凡,诗婷跟诗涵的特殊技能是什么!」

  「姊妹丼!」书岚重新塞住了诗涵的嘴巴,然后大声说出刚才看着的三个字,
主人跟书岚、碧筠都哈哈大笑起来。

  「小凡,之前您不是很抗拒老师的么,看现在你这个贱样,连自己的妹妹都
牵了进来一起给男人干,哈哈,真是变态啊!」我看到自己的样貌,也很噁心,
主人没有错…我这种人,真的是值得被尽情淩辱才可赎我的罪。

  「贱人,您真该人道毁灭,幸好主人可怜你!主人,请让筠奴为您服务。」
被反绑双指头的碧筠,走到我的面前,一边说道,然后跪在主人的前面,进行口交。
而我则在众人的耻笑声中低泣着,我再也无法否认,我真的是一具猪狗不如的贱
货。

  在另一边,只见仪蔓学姐拍着发情的诗婷,诗婷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继续用
着被绑的绳子,为自己追求着快感。

  「主人,筠奴为您服务的舒服吗?话说大乳牛跟诗婷都已经准备好了,请主
人为她们播种. 」碧筠吐出了已然硕硬如铁的巨炮,准备让诗婷接受主人新一轮
的性交。

  「先玩这个好了…」主人将玩弄着按摩棒的嘉甄推到床铺,迷离的她被翻了
过来,将自己一根极为粗大的阳具慢慢接近嘉甄屁眼,我知道嘉甄被主人进行肛
交了。看着嘉甄小小的屁眼与不成比例的巨炮要进行交合,只见书岚将嘉甄的屁
股两边向左右分开,方便主人的阳具抽插入去…跪在床上的嘉甄,她的指头脚已全被
书岚绑着,乳房被麻绳围了一圈,把乳房都挤得大了一倍;而麻绳把下体的阴唇唇
都分开,麻绳就在阴唇唇之间;另外,她的咀也被一个红色的口枷塞住,口水在她
的咀角中流在乳房上,果然像一头等待被凌辱授白精的大乳牛,主人一边从后抱住
她的腰,把她举起,无视嘉甄的大声呼呻吟及大力挣扎,粗大而且四周佈满了青筋
的巨炮不断翻飞,那根粗大的阳具竟抽插进了嘉甄细小的屁眼中,身子一挺,巨大
阳具抽插了一半,开始用力抽抽插,看着嘉甄痛苦的表情,我整个毛骨悚然,只是痛
苦至极的嘉甄配合着强力的春药,令她在闪过痛苦后又开始不断的高声欢吟起来…

  「大乳牛爽吧,好了,现在就轮到诗婷了…」抽出巨炮后的嘉甄,只见菊纹
已然消失,整个肛门变成一个黑色洞穴,所幸的是主人都涂上了白精油,才没有弄
到里面肌肉出血。

  「主人肏大乳牛的菊花,要先清理呢…」书岚轻柔地喷上了消毒药水,充份
的看出书岚爱乾净的个性,只见到巨大火炮稍稍抖动了一下,笑了笑的书岚拿起
了自己的双指头,专注地进行「打指头枪」的动作。

  「主人爱书岚帮您打指头枪吗?」

  「哈哈,那书岚爱帮男人打指头枪么. 」

  「主人说过,书岚的指头除了拿粉笔跟自抓外,最会帮男人打指头枪了…所以书
岚的指头只可以帮主人打指头枪…」套弄着不断怒起的巨炮的书岚温顺地道,彷彿一
切的凌虐都是理所当然,完全没有理会与自己身份的违背…

  「好了,要让诗婷爽了,诗婷想要主人的大鸡巴要怎么样呢。」挺起巨炮的
主人看了一看诗婷,只见已被放下来的她,全神贯注的看着这根数天以来在自己
子宫里不断受白精的阳具,拖着动情到散发着淫乱秽的诱人女体,顺从地躺在地上,
将两腿张开成M型轻微的曲起等待自己的主人。

  主人就压在了诗婷白皙的女体上,不断用巨炮轻抚着年轻的肉寇,发情的诗
婷,被弄得不断呻吟着,双腿也开始环抱住主人。等待男人的诗婷,产生着莫名
的快感,只见原来的乳房稍稍在主人的玩弄下,开始胀大起来,乳头更是硬直的
站立,少女的蜜壶看来已熟悉了这根强大的阳物,不断的渗出爱液。

  「哈哈,真是淫乱荡的母狗啊,有其姐必有其妹!」主人看着诗婷的阴唇户,便
低下头不停吸啜爱液,细意品嚐,然后深深吸了一口,再灌到旁边碧筠的小嘴内,
将碧筠看作是痰盂一样,迫於无奈的碧筠,只好吞下自已调教下的小女孩爱液,
而主人则趁机侵进碧筠的小嘴内,与碧筠的香舌相交缠起来;接受了爱液的碧筠,
反绑着双指头,伏在诗婷的肉体上,不断的轻抚磨擦,而诗婷则倍加温顺地接受着
调教自己的美女为自己所作的「人体爱抚」。

  此时主人的阴唇茎已怒胀起来,紫黑色的龟头,如同棒球一样。诗婷的阴唇唇则
随着双腿的张开,轻轻的夹着,主人一边抱起了碧筠,一指头揉着碧筠被「内衣」
弄得坚挺的双胸,另一指头则用力揉动诗婷成熟的乳房,然后用力一扯,抓着酥胸
的主人,将巨大的阴唇茎再次挤进少女的阴唇道内,转瞬间,深深抽插进少女的体内,
开始了不断的活塞运动,而爱液血由诗婷的阴唇道口不断流出,下身被巨炮不断的
灌穿,,不停猛烈抽抽插,享受着少女肉壁的挤压。作为大姐的自己,心中只感到
极度的痛楚,可是却竟然一边观看着…

  「小凡,诗婷在被主人干呢,竟然还目不转睛的看,阴唇道还出水了,真是呢
…」祐瑄学姐这时候抱起了我,冰冷的道。

  「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被主人干,您还不承认自己是个变态的贱货么?」学姐
问。

  我看看已被绑住双指头的裸体,不断流出淫乱水与流动着兴趣想法的自己,低头
不语,而祐瑄学姐就开始肆意地抱住,玩弄起同性爱抚的场面,同场的静慧学姐,
也开始抚弄起发情的嘉甄学妹,小乳牛则被小爆芺及艺术美女相韵抱住,不断吸
食着骄人的双峰,小只马易蓁跟大只马毓洁学姐互相拥抱着,书岚抱住了被绑的
诗涵…仪蔓学姐则专注的拍摄着交配的各个场面,眼光同时继续观看着禽兽男与
少女之间的淫乱秽交配。

  「嘿嘿…」这时候主人突然回看着被玩弄的我,然后停下了抽抽插,伏在诗婷
的肉体,湿吻着属於青春少艾的各处,双指头则在诗婷的乳房上用力扭动揉弄,娇
喘连连的诗婷被亲得娇喘不断。

  「不…不要!啊…」彷彿清醒了的诗婷大喊,可是阴唇道已被主人的龟头不断
磨擦,上满了春药的肉壁,再次狠狠夹着男人的阴唇茎,并由穴心喷出的阵阵卵白精,
洒落在男人的龟头上。只见诗婷一下子被干到高潮,男人的下体再次不停抽送,
龟头仍不停撞击着我的穴心,听着主人不断的低吼…巨大的火炮看来就要在诗婷
的体内喷白精…

  「主人…不要喷里面…」我只好慌忙哭求着主人不要喷到她的体内。

  「小母狗,我喷了。」全不理会的主人,用力一顶,然后龟头硬生生抽插进诗
婷的子宫内。诗婷再次达到高潮,灼热的卵白精不停的泄喷在男人的龟头上,阴唇道
则反覆挤压着男人的阴唇茎. 而主人的白精液则全力的抽插进诗婷肉体深处,白浊的白精
液不停的泄喷到她的子宫壁上,直至大量的白精液充斥在年轻的子宫内。男人的阴唇
茎仍留在女体之内,毫无打算退出,虽然刚喷完白精,但阴唇茎仍异常巨大,把阴唇道
塞满. 主人看来还故意把龟头紧塞着子宫口,令内里的白精液没有一丝能流出体外。

  看着失神的诗婷,母性的本能更令她夹紧着强劲的火炮,而白精液已与自己的
卵子相遇,正努力结合着。一边享受高潮的余韵,再缓缓的抽出来。

  「哈…碧筠,想不想要白精液啊。」休息了大幽半分钟,问着趴在地上,一边
看着「爱情动作片」而不断喘气的碧筠。

  「要…我要白精液…」碧筠听到白精液两个字马上抬起头来。

  「好,那就先把诗婷的吸乾净,送给诗婷吃!」

  「是!」碧筠像听到了指令一样,就反绑着的肉体伏到躺在地上失神的诗婷,
然后张嘴对着诗婷的阴唇部吸了下去,发出「支支」的声音,再将大量的白精液与诗
婷刚才流出的爱液,混合起自己甜美的唾液,与诗婷法式湿吻起来,不断湿吻着
诗婷的双唇。

  「呜!」此时诗婷的肉体突然痉挛起来,然后不断的挣扎着。

  「呵呵,碧筠别玩了。把诗婷弄醒就好了,书岚,重新把诗婷绑起来」主人
一边坐在沙发上说. 而诗婷则惊吓的被迅雷不及掩耳的书岚绑起了双指头,

  「小凡,话说诗婷之前都是被碧筠催眠的哦,而开关密码就是法式湿吻,现
在她可是清醒的看着你呢…不过嘛,看来春药的效力还没有过哦…」看着被绑住
的诗婷,竟然还被催眠和媚药一同调教。

  「好了,小凡,今天这可是最后一步了,快把这两份文件签好,您的性奴仪
式就正式完成了!」主人拿起了两份文件,丢到地上,赫然一见,正是诗婷与诗
涵的「性奴幽定」!

  「签署人:章诗婷,见证人:___」、「签署人:章诗涵,见证人:__
_」

  「小凡,快将见证人的名字签下去,不然就…」只见主人在碧筠的逗弄下,
很快便重拾雄风,并准备坐在诗婷的乳房上,双腿紧夹着诗婷的头部…至於另一
边的诗涵,则低头痛哭着,彷彿已得悉此为自己大姐出卖自己的最后一步…

  「不…我…马…马上签。」我再回头看着诗婷,惊慌的自己只好暂时不理痛
哭的诗涵,拿起了签字笔,在两份文件上,填上了「章诗凡」三个大字,看着我
填字的诗涵,不断的流下眼泪.

  「好了,小凡,您跟诗涵,还有诗婷现在是我正式的性奴跟情妇啰,诗婷,
快来帮主人庆祝一下。」主人一边说着,一边让仍未媚药控制的诗婷,为自己口
交,而被穿上了「内衣」的诗婷,纵使已被反绑了双指头,但仍彷彿忍不住自己强
烈的性欲,不断的舐弄中出自己的巨炮…

  「至於小凡您,今晚您可以回家了,至於诗婷跟诗涵嘛,暂时留在我这里,
开学以后您就可以见她们了,碧筠可是对她们有任务呢,嘿嘿…」从诗婷嘴巴抽
出了巨炮的主人,换着迫我替他口交,把阴唇茎往我嘴内一送,完全无法反抗的自
己,只好在诗婷的面前,把他的阴唇茎含在嘴内。不停的用力抽送,每一下的抽抽插
也把龟头撞到我的喉咙深处,自身的津液沿着阴唇茎流落沙发前面。

  「要看着诗涵!」主人双指头捧着我的头喊着,然后不时以龟头磨擦我香舌的
主人,转为不断的抽抽插起来,直抽插到我喉咙的深处,难受的自己边被命令看着痛
苦的诗涵,一边被呛喉的口交弄得眼泪直流…

  「咕噜咕噜…」在十分钟的口交后,主人终於把充满腥臭的白精液,喷进我的
小嘴内。大量白浊的白精液由我的嘴角流出,我强忍下噁心的感觉,把嘴内的白精液
吞下肚,与此为伴的,是成为性奴,以及出卖自己亲姊妹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