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求片留言 |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老农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苍井空 | 波多野结衣 | 小泽玛莉亚 | 松岛枫 | 泷泽萝拉 | 工藤美珍 | 饭岛爱 | 北川瞳 | 白咲舞 | 羽月希 | 佐山爱 | 村上凉子 | 大桥未久 | 麻生希 | 橘梨纱 |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伸向清纯可爱女友小鱼的魔爪】(十六)作者:tor20206

发布日期:2015-06-13  来源:  阅读:加载中

作者:tor20206
字数:4194

              (十六)告白

  今天一如往常下了班,走着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回家之前总会路过一家
便利商店,偶而会进去买宵夜,今天又特别想吃义大利麵,於是就往店门口走了
进去。

  一进便利商店就直接往食品区走去,也没特别留意这么晚店里还有没有人,
挑着口味不知道该选哪种好,突然之间莫名其妙被人从后面熊抱,背部像是气曩
般的贴覆挤压感,明显后面这个人是位女性,下意识的挣脱闪退后回头看看是谁
大半夜开我玩笑。

  「小鱼!?你怎么在这里?」站在我身后的人是小鱼,但是我不明白她怎么
会出现在这.

  「嘿嘿,人家想要给你一点惊喜呀!有没有很开心见到我?」小鱼不以为然
的一直在那儿傻笑。

  「只有惊没有喜好吗?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台北的吗?」我嘴角微扬,用冷
眼看着小鱼,其实心底还是很高兴见到她。

  「人家又放假了啦,突然很想你就直接跑来找你了。嘿嘿!」小鱼说完后还
不忘对我吐了吐舌.

  「你上次放假不是才一个礼拜前,现在常常有假放啰?」我作势要用指头去拉
小鱼吐出来的舌.

  「哼!我常放假不好吗?这样才可以跟你幽会呀!」小鱼拍开我的指头,嘟起
了小翘唇。

  「很好啊~~但是现在大半夜的能去哪儿幽会?」我一指头搂着小鱼的蛮腰,
一指头抓起两盘义大利麵:「一起吃吧!」

  「咦?你怎么没买你上礼拜说爱上的大亨堡?」小鱼水汪汪的眼看着我丢出
这种疑问。

  「呃……就突然想吃义大利麵嘛!」停顿了一下,我调侃的在小鱼耳边继续
说:「还是你想要跟我一起吃大亨堡,然后你的妹妹也想要再吃一次?」

  小鱼不发一语,脸瞬间胀红,慢慢地把头往下低,小声滴咕说着:「如果你
想要……喜欢,我跟妹妹再吃一次的也可以……」

  「噗~~我才不想,只是说说的,那次之后我每次吃大亨堡都会想起来。」

  我似笑非笑的从嘴边出了气声,小鱼居然给我认真起来。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只要你开口我都可以……」小鱼一边说着,
我搂着她腰的指头传来些微的颤抖。

  「好了好了,不讲这个了,要不要吃义大利麵?」不想再讨论这个加上小鱼
好像变怪怪的,於是我转回原本的话题.

  「……嗯,好啊,我虽然有吃晚餐了,但是可以陪你吃。」小鱼沉默一下之
后含笑说可以一起吃。

  我拿起两碗义大利麵走到柜台结完帐之后,就到店内的用餐区享用,一边吃
着一边闲聊,小鱼还吃不到一半就吃不下了,吃剩下的总是进到我的胃里,所幸
份量还不算多。

  吃饱喝足,稍作清洗之后就讨论着等等要去哪里,小鱼说后天才要回台北工
作,所以有一天多的时间可以相处,两个人在深夜里的街道漫步着,才刚下班的
我真的走不动了便说:「小鱼,我真的累到走不动了,我们回去吧!」

  「要去哪呢?」

  「回我家。你可以吗?」

  「……可是这么晚了,会不会吵到你家人呀?」

  「也还好吧,只是回去也只能睡觉就是了。」

  「……你没有想要对我做些什么吗?」

  「呃~~是你想要我怎样吧?哈哈,我抱着你睡就可以了。」

  「哼,可是人家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耶!」

  「哦~~那好吧,我们找一间旅舍睡吧!」

  「嗯,你果然还是想要对人家怎么样嘛!」

  「我没有特别想,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让你等等累瘫. 」

  「哼,想的得美,我只是有很长的故事要说给你听。」

  「这样呀,是什么故事这么迷人,还不能在我家说来听。」

  「等等你就知道了啦!」

  我们一边说一边走到旅舍,做好简易的房间登记之后就拿着房卡进到房间里
面歇着,一会儿后因为浑身是汗,又黏又臭的,於是我就先把小鱼晾着,自己跑
进浴室沖澡。

  十分钟后我穿着旅舍准备的浴衣出来后,发现桌上多了两指头啤酒,而小鱼则
坐在啤酒前的沙发上,我一脸疑惑的走向她,一把坐到旁边位置说:「你哪来的
两指头啤酒啊?」

  小鱼一脸正经的看着我说:「因为我要说故事啦,人家想要边喝边说,这样
才可以把故事说得更完整。」

  我微皱眉头,心想小鱼怎么一直在搞神秘还吊我胃口:「到底是什么啊?被
你弄得我超想听的啦!」

  小鱼微笑一下后就开始打开啤酒,先是猛灌一大口之后慢慢说:「嘿嘿……

  你现在超想知道的吼,不过你要先喝我才要说. 「

  感到莫名其妙的我拿起小鱼刚刚喝过的那罐,却赫然发现已经是空的:「什
么?你刚刚一口就把啤酒给喝完了喔?」

  小鱼看我一眼之后又开了一罐啤酒,一边说:「嘿嘿,对呀,所以现在要换
你一口气喝完……喝。」

  我皱起眉头看着小鱼,一指头接过递过来的酒随意喝了一些:「你搞什么喝这
么急?我喝了,所以你快说吧!」

  小鱼先是拿走我指头上那罐啤酒,却只喝不到一半,督了我一眼又把那罐给喝
光了:「你怎么只喝一点啊?不算。」

  我原本是想要夺走小鱼正在喝的那罐,却还是被她迅速的喝个白精光:「你再
喝这么急我就要生气啰!」

  小鱼不理会已经有点生气的我,继续开下一罐啤酒递给我:「那你就要把这
罐给喝光光。嘿嘿……」

  「看样子你是要我也一口气喝完就是了?」看着小鱼点点头,面带无奈的我
也一口气把整罐啤酒给喝光。

  「哇呜~~轮子好棒,一口乾!」小鱼眼看着我将喝完的酒罐捏扁丢一旁后
欢呼,随后又接着自己快速喝掉不知道哪时开的啤酒。

  「不是要你别喝那么急吗?干嘛还故意一口喝完……」我有些不愉快的训斥
着小鱼.

  「对不起嘛,可是还不够,你可以再让我任性一次吗?」说完小鱼又开了两
瓶酒,其中一瓶递给了我。

  「这次你又想要做什么了呢?」我无奈地看着小鱼,但又说这是最后一次,
就只好无奈的顺着她。

  「嘿嘿,我们一起把这罐给喝光吧~~」小鱼做完跟我乾杯的动作之后,自
顾自地又把指头中那瓶给瞬杀了。

  我用我自己的步调慢慢地把指头中这瓶啤酒给喝完:「现在喝完了,你也任性
过了,是不是可以说故事了呢?」

  小鱼支支吾吾的拉开了第二指头的外包装:「……其实这也不算是故事,是秘
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跟你说. 」

  我满脸疑惑的看着她,但第一直觉感觉有些不太妙,瞬间就推想该不会是之
前一直在说有关弟弟小杰的事情,就故作镇定缓缓的说:「到底是什么事啊?没
关系,说吧,我都会听完。」

  小鱼拿起第五罐还是猛喝,这次我也不加以阻止了,我知道她必须这样才有
足够的勇气说出那不堪入耳的故事,一口气喝完后就开始支支吾吾的道出第一次
让小杰看指头淫乱的经过.

  却始终不肯说为什么最后会答应指头淫乱给小杰看,小鱼再次拿起第六罐打开来
喝,这一次倒是慢慢地喝,肉体却不自觉的摇晃起来,看来是喝得过急,有些茫
然然的。

  「为什么要答应让小杰看呢?我不是说不可能只是看看就算了……」我有些
气急败坏的责问着。

  「呜……呜……对不起嘛,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小鱼低声
哭一边跟我道歉。

  「还是说你早知道可能会这样,还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对於小鱼的哭泣
我不予理会,还是继续责问。

  「呜……哼~~人家才没有,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啦……」小鱼哭得更
激动了,一直不停的道歉。

  「那你说为什么要给他看?我听你解释。」看到小鱼哭成这样,虽然没有要
继续责备的意思,但还是很想知道原因。

  「就……就他一直烦我、逼我,最后才想让他看一次就算了的。你是不是觉
得这样的我肉体很髒?」小鱼只有说是被情势所逼,没有多加解释什么.

  「……人类本来就是髒的,不会认为这样特别髒. 」我闭眼沉默思考一下,
做了似答非答的回应。

  「是吗?还你还会继续爱我吗?」小鱼理解成否定,又丢了一个让人回答的
疑问。

  「……你认为呢?」沉默一下又丢回去,我用指头抚抓小鱼的脸颊,下一秒就
往脸凑过去深深的吻了小鱼.

  小鱼惊讶的颤抖一下,没多久却把我给推开:「对不起……我知道了,可是
后面还没有结束……」

  小鱼打断了我对她的深吻,继续的把接下来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期间还喝完
了她第七罐啤酒。而我一路紧皱眉头听她把所有的来龙去脉说出来,这次倒是换
我一口气把最后的三瓶啤酒给迅速喝完。

  「怎么样?听完我整个故事之后,你还是一样爱我吗?是不是开始觉得我髒
透了?」小鱼一把所有事情讲完后,好像连她自己都觉得很髒、很荒淫乱,一直跳
针式的说我是不是讨厌她,觉得很髒……

  「不!我不会这样讨厌你,也不觉得髒. 」我开始有点晕晕的,但我也有些
自责让小鱼承受了当淫乱乱的故事主角,於是我开始想要如何让早已哭得稀哩哗啦
的小鱼不要再想起这些事情。

  「是吗……」小鱼破啼而笑,双指头拭去眼泪.

  「但你的心过得去吗?」我担心的问。

  「不知道……只要你不要因为这样嫌弃我就好了。」

  「嗯,不会啦!」一讲完就吻了小鱼.

  「不然这样好了,我做那些小杰对你做过的事,这样你想起来会不会认为是
我?」我提出这莫名其妙的理论。

  「嗯,好啊,可以试试看……那我先去洗澡。」小鱼也接受了这样的提议,
於是匆匆的跑进浴室洗澡。

  小鱼一洗完澡就坐在床上,开始模拟第一次指头淫乱给小杰看的情境。我依照刚
刚转述的一切动作,之后抚抓小鱼的阴唇户、逗弄吸吮小豆子,最后一口气抽插进小
穴不停地抽抽插。

  或许是酒白精因素,没多久我也喷了,稍微清理之后小鱼在床上躺平,开始模
拟被小杰夜袭的情境。起先熟睡时的一切抚抓都是我自由发挥,这倒也是我第一
次玩夜袭,想不到一下子我的肉棒又硬了。

 牵引小鱼的指头来帮我打指头枪就几乎又快喷了;利用小鱼光滑的肌肤用肉棒在

  其间来回滑动,最后夹进双腿之间,我的肉棒像是要爆炸一般又热又胀,才
抽插入小穴里扭动没有几下就内喷出来。

  接下来带小鱼进浴室清洁一下,穿回本来的衣物,我们又开始玩起野球拳,
输赢并不重要,直到两个人都输到脱个白精光。看着小鱼从半裸到全裸的韵律着撩
人体态,我不自觉又再次尖挺起来。

  因为是旅舍,只有一个房间跟浴室,所以也直接忽略全裸到处游荡的戏码,
我把小鱼压到墙边,就直接从后面抽插入小穴胡乱搅动。我就像是被欲望附体,变
得相当粗暴,或许是前面已经喷过两次了,这一次抽抽插许久才总算是喷在小鱼的
穴道里面。

  小鱼也像是累趴了瘫软在地上,我抱起小鱼问:「要不要再去沖个澡?」

  小鱼完全没力的回:「可以不要吗?我好累呦,想直接睡了……」

  我想起这对话像是那次的最后,便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洗。」

  小鱼不理会我,只是微笑的闭上双眼,我则是认为小鱼默许了,就抱着她进
浴室沖了澡,却才发现真的已经沉沉的睡着了。我会心一笑,随意沖洗乾净后就
抱她上床睡觉,我也有些累的倒头就睡着。

               (待续)